周六下午带同喜班共修完,回泉的路上。车刚下高速,过了两道红绿灯,转弯到了石狮水头处,仪表盘便开始频频提示发动机有异常。当时天色已暗沉,我沿着江滨路,寻找了一大段,也没一家修车点或加油站。这可是黑灯瞎火的沿海大通道啊! 回泉市区还有四十多公里。我内心不由地着急起来,车上还坐着一位来泉的三明师兄,而自己又急着想赶回参加本班的大共修。
  车不给力,无奈中只能坚持开着。没过一会儿,车就趴路边,动弹不得了。黑压压的柏油路及一辆辆呼啸而过的汽车,看着三明师兄露出不安的眼神,我内心一股无名的烦躁“突”的升起。
  (一)是什么唤醒我内心的烦躁呢?
  过去曾听过南怀谨大师开示的《维摩诘经》,里面有句“一切不如意,一切让自己痛苦的人和事叫辱”,听了并不是很明白其意。但通过学习导师本期开示的“忍辱度”,方才搞明白,原来忍辱度并非如此简单。
  我过去总认为忍辱,就是忍让别人对我的恶语,忍让别人对我所做一些不如意的事而已。但真正的忍辱度,却要从三个角度去思维去践行:“耐冤害忍,安受苦忍,谛察法忍”。更重要的是自己内心本有颗嗔恨心,所以面对一切不如意的事时,包括从环境、身体、疾病、冤亲的伤害,到正见的碰撞,自己是根本没办法忍耐的。真正要改变的不是客观的结果,而是根除内在的这颗嗔恨心,只有这样自己才不会感觉到痛苦。
  (二)“嗔”的种子,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当面对车子突然出现的无常,我之所以没有这种忍耐的能力,正是源自我内心固有的嗔恨、嫉妒、怯弱、好面子、不乐于接受劝告的种种不良心理,才导致面对一切不如意现前时,我不是怨天尤人,就是找个发火的理由。
  而种种不良情绪让身边的亲友有时也受不了而慢慢疏远我。为此我也曾有过自责,也反思过,但往往还是找各种借口、各种理由掩饰自己的错误,从没真正思维过嗔心的过患,更没有认识到嗔心生起时,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自己。
  (三)调心利器,八步三禅
  当我察觉到莫名的烦躁再次从我内心生起时,我想起导师的开示:“当面对不可改善的现实环境时,内心由衷欣然地接受,积极地面对,就不会产生嗔恨心了”。
  我一边忆念导师的开示,一边反问自己:“现在这车不还可以开一段吗?不就是停一会儿,让车冷却一下,再开一段,不就可坚持开回泉吗?也可以叫救援拖车,最坏的打算就是叫朋友开车从泉赶过来,帮忙拖回。想想不就没什么事了,自己有啥可烦可急躁的?三明师兄的不安情绪可能是自己设定的,这一切都是我执在作怪。从好处想,这不是还有三明师兄一路相陪吗?还可分享本期带班的情况,让他给我提点需改进的地方。
  通过这么思维以后,结果很清晰了,心里反而坦然接受了这个无常。心静,路就不长了!
  我深深体会到,当不良串习现前时,只有认真按照八步三禅去观察去思维,方可真正调伏自己内在的嗔心。
  感恩三宝的加持!一路断断续续终于平安回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