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离我到底有多远?死亡,与我到底有何关系?死亡,到底是什么滋味?我想死一回,体验一下万念俱灰的死亡。参加过两次现场助念,亲眼见证如婴儿沉睡般的宁静。这次借培训的机会,扮演了一回往生者,与大家分享我的死亡体验。

生——死,一场拔河

  早上与孩子们在一起,开展了家庭亲子运动会。加油,加油,加油,当绳子越过红线,宣布赢了时,孩子们欢呼雀跃着。最近每个双休日都被义工生活排满了,每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每天与时间在拔河,每天与死亡在拔河。问自己,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一向喜欢的闲适和独处,自从进入两套模式后,就被打破了,看到了另一个活跃的自己,一天被分成几天来过。

我死了,别烦我

  下午很想休息,最想的就是睡觉。正好助念培训需要义工,便自告奋勇地扮演往生者。今天,把妈妈也带来了,很想让她知道我在忙什么,希望得到支持。来到现场,心还沉浸在上午的兴奋中,感觉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刚往床上一躺,耳边传来妈妈的声音:“舅舅打电话来了,外婆那里……”我挥挥手:“妈,我已经死了,任何事情都管不着了,不要再来烦我,让我好好睡一觉。”当往生被往我身上一盖时,妈妈脸色突然一变(事后,听师兄们说的),死亡,来得太突然了。上一秒还兴高采烈的,下一秒就生离死别了。
  我死了,但还感觉着
  接着,听见耳边七嘴八舌的声音: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灵台放哪里?位置好像不对哦?搬一搬吧。接着把我的尸体移过来,移过去。每一次搬动,尽管很轻微,但都能感觉到痛。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48小时内不要触碰尸体。再接下去,我的老公开始哭泣,问存折在哪?密码多少?一下子感觉世间苦苦追求的财富,亲密无间的爱人,辛勤培养的孩子……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属于你。那一刻,我在想,我该如何用好财富,如何耕耘我的福田。生命有限,价值无限。尽管我的生命已结束,但我希望创造的财富还能帮助到更多的人。自从修学后,我学会了布施,学会了善待家人。但当我死的那一刻,我能放下拥有的一切吗?我静静地思考着。

我死了,安静地睡了

  随着助念团的到来,七上八下的心开始逐渐平静下来。听着一声声佛号,不再害怕,不再执著,慢慢放下我拥有的一切。我想睡觉,我想安静地长睡一会。刚才亲人的哭声,让我头很疼,让我放不下。现在,你们的安静,让我很欢喜。迎接死亡,不需要眼泪,希望欢喜送我一程。生命是无尽的积累,在生命的长河里,我在继续流淌着。
  从恐惧-痛苦-放下-安静,我体验了一回生离死别的切身感受。当我还沉浸在死亡体验中,一个喷嚏又让我复活,也让旁边的师兄吓了一跳:“死人,活啦!”尽管这只是一次死亡体验,但让我更珍惜每个当下。每一天,我会努力地活着,不但为自己,更为众生,离苦得乐。
  回家路上,问母亲,没打招呼就带你来参加助念培训,有什么感受?母亲答道,我害怕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希望我死后,也有人为我助念。会的,师兄们比亲人还亲,他们会来的。
  死亡,离我到底有多远?呼吸之间;我对死亡到底有多恐惧?死过一回,不再害怕,唯有精进修学。“三有无常同秋云,众生生死等观戏。众生寿行似空电,如崖瀑流疾疾行。”我似闪电过,我站危崖边,所幸遇到了三级修学,让我不再害怕死亡,每天与死亡在拔河,与时间在赛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