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观杰

过去

  “我是一个吃货”,这是许多追求美食,并且自诩有点品位、爱生活的人的称呼。我算得上一个真正的吃货。
  无论在本地还是外出,我都很关心美食排行榜、美食地图、美食攻略,经常会为吃个好吃的早餐乘车几公里。追求“新、奇、特”,电视上那些所谓的挑战,对我来说都不是事。自己也喜欢烹调,家里有西藏、云南、日本等地的特色石锅、陶锅、砂锅、铸铁锅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厨具餐具。我曾经暗暗立志退休以后专心研究烹饪。
  对于素食,我认为那不过是个小小配角,无肉不欢。2013年在北京见到一位画家朋友吃素不喝酒,很为他难过。我认为他失去了人生一大幸福,觉得他当天的感冒或失眠等等一切不好都是吃素造成的。甚至后来以他喜欢的茶具、文玩作为交换条件,怂恿他喝酒吃肉,想打破他的这个“不良”习惯,“拯救”他。
  2015年,我第一次参加素食主题的读书会,初步知道了素食的好原来是身心健康、培养慈悲、环保等多方面的。参加西园寺静修营,七天的斋食也让我神清气爽,十分难忘。但总觉得吃不饱、留恋肉食美味。结束后,特意在苏州搜罗各种名吃,还专门跑到阳澄湖、太湖狂吃了几天。
  回来后一切如故。可慢慢发现,美食带来的快乐享受如过眼云烟,没留下什么。不断追求享受的过程,还为其所累,为其所烦扰。而且我多年的胆囊炎发作由原来的半天恢复,变成两天、三天、半个月恢复,甚至到了感觉不可逆转的地步。消化系统逐渐不好,严重影响睡眠,情绪也非常不好。

改变

  一切的变化发生在去年再次参加素食主题的读书会,我为《十善业道经》里所说的素食十大利益所吸引。“无畏施、内心柔和、消除仇恨、身体健康、得长寿、护法保护、不被伤害、无冤仇噩梦、不堕恶道、得生天道”,这可消除我好多身心的烦恼啊。也对“食肉令众生心生恐惧,有违慈悲的修行;素食是培养慈悲的直接途径,和众生广结善缘”的利益进行了深深思考。自己对佛菩萨慈悲与智慧的向往,对生命品质改变的愿望,不是将这些佛法当成理论知识学习或站在门外观望赞赏就可以实现的,而需要亲身实践。否则,所有的益处都与我无关。
  接下来的几天,读书会群里还时不时有书友在讨论吃素这个话题。突然有一天,看见悟宏师兄在群里说:“我们仅仅是为了自己一时的口腹之快,而动物失去的却是生命。”这深深地震撼了我,打开了我长期迟钝麻木的心,往事浮现:冬至时,菜场里那一排排狗羊尸体;饭桌上很多吃不完倒掉的荤菜是冤死的动物;路上看见狗被屠夫拖着走发出的哀嚎,屠宰牛猪的血腥场面……“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再想到济群法师的开示,“生活改善让我们有了无数选择和诱惑,却让我们变得越来越躁动、疲惫,身心混乱不堪。”我下定决心,不再肉食!

践行

  先德有云,“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之所能为。”我也想说:“吃素,乃大丈夫之所能为。”吃素,其实面对的是自己的身心,还有牵扯不清的社会关系。准备充分才能赢得胜利。我是如此应对以下问题的:
  1.社交环境的压力。对于工作关系,我以身体不好需要清淡婉拒;对于亲朋好友的担忧,我是以自己饮食营养补充方法和良好的身体精神状态使之放心的。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让更多的人知道素食的好。
  2.营养不良误解。肉食有许多人为或先天的危害,得不偿失。而我通过豆类、坚果、菌菇、瓜果蔬菜、五谷杂粮可以获得足够的营养。
  3.美味的诱惑。肉食所带来的快感是虚假的,是我们自己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习惯(串习)。对于许多人(像悟宏师兄)乃至明星(像刘德华),他们在自己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一直素食,孩子长大也没有对肉食的欲望。这种欲望,其实就是贪著,进而会演变成执著。而我们吃素成为习惯后,素食就是一种美味。
  进入三级修学后,我还知道了,其实吃肉就是在吃轮回道里自己的亲朋好友,自己也会因此造业而在轮回里早晚遭受被别人杀戮吞噬的痛苦。知道了这个道理后,我更加了坚定了素食的信念。

现在

  现在,我吃素一年多,感觉身心轻健,少了浑浊之气,几十年的胆囊炎再也没发作。由于消化系统的改善,吸收营养能力提高,疲惫烦恼减少,精神轻松,体能消耗低,反而不像原来肉食时那样经常感觉饿了。
  我发现,国家的八项规定出来后,大家不在公款上大吃大喝,身体也好了,与家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和谐。我还发现,吃素可以省下不少钱。以前吃肉喝酒,动不动千把块钱就出去了,还经常因此产生矛盾。现在省下来的钱积少成多,可以捐助贫困、助印经书、做公益,也减少了自己对金钱的需求,日子过得也轻松。我还发现“慈悲心增长,福报增加,事业顺利,众生就会越来越欢喜我们”在我身上也得到了逐步的验证。
  “油腻腻的中年人”这句话最近很火。其实它除了说中年发福、啤酒肚等外在形象外,更多指的是欲望、自私、世故,说的是“凡夫以自我为中心,陷入我执,迷失自己”的生命现象。而吃素就是“将生命重心从自己转向他人,弱化我执,成就慈悲”的简便修行方法,我们还等什么呢?
  站在地球上已知生物链的顶端,我们的幸福还仅仅是肉食这样简单吗?我们不该将我们生命的“高级”体现在什么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上吗?
  我已经开始走向“大丈夫”了,您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