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双十一”,自认为物欲较低的我,很少参与购物狂欢,那“剁手”一说从何而来呢?
  这还得从近期家中不时冒出的一些“奢侈品”说起,风衣、皮带、靴子……不一而足。都是家中师兄请海外买手代购的。因我平时较少了解相关信息,只觉得应该价格不菲。
  当时便心生不爽:“为何现在买东西都不和我商量下?能用就好,怎么买那么贵的东西?”
  家中师兄忙不迭地解释:“常用的东西不要将就,品牌的使用周期长。另外,这些都是国外‘黑色星期五’(类似双十一)时抢购的,打折厉害,算下来很实惠。”
  听着有道理,便不再纠结。谁知,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和国外友人聊天时,我才知道,原来,那些东西的价钱,绝非家中师兄的报价那么低,甚至,有些单品的价格是他告诉我的数倍。
  他撒谎了!他欺骗我!
  嗔心起,如百爪挠。庆幸进入三级修学后,我的脾气收敛了一点,遇事不再立刻“炸毛”。正巧家中师兄要出去,我关起门来,誓要抓住这“烦恼贼”。
  为何生气?因为受骗了。
  受了什么骗?没如实报帐。
  这样的事值得大动肝火吗?值!
  第一,虽说家境尚可,但如此胡吃海花不加节制,无常来临时,有何积蓄可用?第二,购物报账这种小事,他现在就欺瞒,难保以后不做更多更坏的事。第三,花销甚大,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花的是冤枉钱。第四,家中婆婆要添置一件秋衣,尚且一拖再拖,老人最后还是选了普通价廉的,再看看他的大手大脚,实在不孝。   
  如此一想,家中师兄实在错得离谱,今天势必要有场“大战”了。可导师说,佛法是来照自己的,修学后,遇事先看看自己是否有问题。可是,我有错吗?
  “购物款瞒报”这样的事,相信一些家庭也会遇到,但人人都和我一样的反应吗?想来未必。同样的对境,迥异的反应,我该问问自己,是否自己也有问题?
  回来再去梳理下那几条“罪状”:
  第一、我担心无常到来时无积蓄,担心以后家中师兄变本加厉,这只是我的猜测,却给我带来恐惧。究其原因,是我的“不安全感”在作祟。
  导师曾说:“人的不安全感来自哪里?来自内心潜在的不安全因素,也来自对外界的过分依赖。在这世间,哪有什么可以永久依赖的东西?当你想靠又靠不住的时候,这种不安就会被放大,被强化,成为头顶那把悬而未落的剑。”
  是的,今天,这把“剑”落下了。居安思危、合理用度的消费观并没有错,但如果只是消费观的不同,我完全可以和家中师兄好好沟通,相信以他的性格也会接受。而我多出来的嗔怒,根源是“不安全感”,是我对钱财乃至感情的依赖与执著。殊不知,这些都有因缘因果,我因追求“不变”,产生了强大的“我执”,外境稍有变化(比如这次购物款瞒报),我的不安全感就会爆发,情绪失控。抓住“不安全感”这只多出来的手,剁之。
  第二、家中师兄确实不该撒谎,但我的沟通方式也有错。因为带着兴师问罪的态度,所以,从头到底我都是咄咄逼人。
  或许,我应该多想想他为何瞒报?买的东西里,有一部分是给我的,他觉得这是表达爱的方式,但又怕我顾忌价格而不收,于是少报了。这可以理解。而他给自己买的东西,我总是看不上,但却从没注意到他用起来是很开心的。久而久之,他也不敢和我实话实说了。其实,一家人共处,没有谁是绝对正确的裁判员,更多的是不同观念的碰撞,这就需要平等交流。这只多出来的“贡高我慢”之手,剁之。
  第三、我责怪家中师兄买东西不和我商量,平素家中事无巨细我都要求全盘掌握。这看似对家庭用心,家人关爱,实则不是。爱和付出应该是快乐的,不该引起烦恼。所以多出来的那只手,是我的“控制欲”。我希望事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稍有差池都不容许。我希望改变家中师兄的消费观,甚至希望短时间内立竿见影,但从没想过,真正的改变来自于他自己,是他想要改变,不是我强加的过激反应可以一蹴而就的。这只多出来的“控制欲”之手,剁之。
  第四、对比婆婆和家中师兄的消费观,我为老人不值。但客观地看,平日里他很孝顺,老人有何需求都是第一时间满足。也许当初为婆婆选购秋衣时的拖延另有隐情?(事后了解到,是婆婆想要自己挑选合适的,犹豫了一段时间)。那么问问我自己,我平日里关心老人吗?其实,我做的非常不够。这只多出来的手,叫“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剁之!
  想清楚了这些,才发现负面情绪像纸老虎,一戳就破。此时的我,不但怒气全消,而且还有了愧疚。我整理了思绪,改成了以下三点:
  第一、好好沟通彼此的消费观。分享导师教给我们的财富四分法。“第一份用以保障家庭的日用开支;第二份用以投资增值;第三份用以储蓄,以备不时之需;第四份用以慈善事业,一方面回馈社会大众,一方面为自己耕耘福田。其实这也是一种投资,是对未来幸福的投资,而我们能从中收获的,决不是有限的财富所能比拟的。”
  另外,导师曾告诉我们:“现在的人缺少精神追求,会把物质追求当成人生一切。有人就会把如何达到物质追求最大化当成是人生的唯一目标。但是有精神追求的人,认识到良好的心态、高尚的生命品质对于每个人是多么重要时,就会把物质追求看淡,物质世界的变化自然也就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这段话我也想分享给他。
  第二、改变自己的沟通方式。家中师兄也受了“五戒”,其中之一便是不妄语。我要向他忏悔自己沟通方式的不当,也要和他分享“说妄语”的过患:撒一个谎(购物款瞒报)就需要编造更多的谎言来维护,买多了、买贵了,坦诚面对,不过是钱财的流失,下次注意就好。但不正视,想用谎言掩盖,求一时太平,却不知迷失的是自己的心行。钱花了也罢,但心落入虚假中,越来越沉沦,这才是最可惜的。另外,造作的业果,还得自己承受,得不偿失。
  第三、感恩家中师兄的付出,尊重他的想法。打开衣柜,发现他为家人购买了许多,给自己添置的倒不多。那些买回来的东西,也确实是他需要的。虽然品味不同,但我要学会尊重、欣赏他,而非一味打击。
  另外,尊重他购物背后的根本需求,向他分享我的看法: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但我们也要明白,臃肿的体态、邋遢的生活习惯,即使被华衣美服包裹,也无法传递给人愉悦的感官。相反,有效的身体管理,整洁利落的生活行为,乃至朴素惜物的观念,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强大的魅力,纵使是粗衣布鞋(此刻我想到了导师),也令人倍生敬仰与喜爱。
  想到这里,我按捺不住要拨通家中师兄的电话。但拿起手机的那一刻,我停住了。中道!中道!盛怒时要吵架,不对;想明白了就不管不顾地要分享,也不对。
  我再等等,等他忙完回来再说。可转念一想,我如此“和风细雨”地处理这次事件,家中师兄会不会看我不“炸毛”了,他就得过且过,甚至变本加厉?哎!凡夫的串习真的很强大!这不正是“我执”那只手又冒出来了吗?剁之!剁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