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幸福吗?”在2013年之前,我的答案是“幸福”; 2013年之后,我的答案是“不幸福”。
  学生时代,我成绩优秀,身体健康,母亲宠溺,生活很是安逸;大学毕业时,当同学们忙着为找工作投简历、面试的时候,我已有了稳定的工作;当大家忙着相亲谈恋爱为寻找另一半烦恼的时候,我已为人妻为人母;当大家不停更换工作为更高的收入奔忙的时候,我已拥有独立的公寓并开着代步的小车;当大家开始买房装修的时候,我已换房换车……孩子父母公婆带,肚子饿了就回家吃饭,心情不好有母亲陪伴开导,想疯想玩时有同学作伴,想旅游看世界,打包行李就出发——帅气的老公、可爱的女儿、稳定的工作、小资的生活,无不让人羡慕。这样的生活,当然是幸福的。
  但是,2013年的一通电话将我带入地狱。那时,我正在清迈旅游。当得知母亲因车祸而在急救室抢救时,我悲痛难抑,犹如天塌。
  我浑浑噩噩地辗转从清迈赶到重症监护室。看见母亲因重伤昏迷,我泪如雨下,伤痛不已。没过几天,母亲就撒手人寰。母亲走的那天下午,父亲刚做好手术;半夜,母亲停止了呼吸。
  当时我神智全无,由着亲戚们安排母亲的后事。但当看见父亲坐着轮椅出现时,我所有的伤痛顷刻转为愤怒。我指责父亲开摩托车导致车祸发生、母亲过世。我恨他,恨他害死母亲,恨在事故中死去的不是他!
  我和父亲互相责怪、争吵、憎恨。我不想看见父亲,能不回家就不回,更不要说回家吃饭了。同时,我的这种痛苦也蔓延到丈夫、孩子身上。从此,家无宁日,犹如地狱。这样的生活,自然是不幸福的。
  到底什么是幸福?
  进入三级修学后,我才知道,幸福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事实上,任何一种快乐都有某种痛苦与之相应。佛法认为人生是苦的,并不是就现象而言,而是透过现象所做的本质判断,苦是人生本质,而快乐只是对痛苦的一种缓解。
  我不禁开始反思,这些年我所认为的那些幸福到底是什么?成绩良好,被妈妈认可,所以觉得幸福;想要过安逸的生活,妈妈创造好,所以觉得幸福;想要稳定体面的工作,妈妈安排好,所以觉得幸福;想要结婚,妈妈安排了合适的人与我相亲结婚,所以觉得幸福;生了孩子嫌折腾,公婆和爸妈帮我带,所以觉得幸福;想要买房买车,妈妈出钱支持,所以觉得幸福;心情烦躁,遇到烦恼,有妈妈陪伴开导,所以觉得幸福。
  我意识到,我对每个时间段的幸福需求都不同,但又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在向外追求。当我有需求,有欲望,有烦恼时,母亲给予了全部满足,所以我觉得妈妈就是我的幸福。当她突然离世,我的幸福就坍塌了。我不愿接受,我想永远幸福下去,于是把这种无法承受的痛,牵怒于父亲;把无法宣泄的苦,发泄给身边的人。我在痛苦的深渊里无法自拔,意志消沉。
  因为我不知道人生的本质是苦,因为没有正见,所以我不知道,把“母亲当作幸福”的背后,是源于自己内心的所有需求。也可以说,在失去母亲的同时,我也失去了满足自己欲望和解除烦恼的保障,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的恐惧、焦躁、迷茫等负面情绪。
  因为没有佛法正见,所以我不知道只有消除内心的恶性需求和烦恼,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痛苦,获得究竟的快乐。
  当了知这一切行为背后的原因,我逐渐清醒过来,我决心带着忏悔的心向父亲认错悔改。但是,认识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长期的恶劣关系,使我无法直接和他低头认错,我只能从行为上慢慢改善。
  我不再终日在外流浪,下班会直接回家。我出门与回到家时,会先去他的房间与他打招呼;当他没有煮饭时,我自己买菜烧饭;当他大声指责我浪费时,我不再争辩……虽然,做的过程中,起过很多情绪。最初我和父亲打招呼时,他不予理睬,渐渐地用鼻子哼一声表示回应。那时,我也会烦恼。我都妥协了,你作为父亲为什么不肯让步?当这种思维生起的时候,我就会告诉自己,你的贪欲又起了,请你看自己的心,你这么做是为了忏悔自己的行为,而不是为了得到父亲的让步。
  我周而复始地对自己这样说,并坚持每日和父亲打招呼。逐渐的,父亲的态度转变了。从刚开始的不理睬,到慢慢地有回应,到询问我晚上是否回家吃饭,到劝我早点睡觉……在我刚开始自己煮饭时,他是不吃的,慢慢地发展到随便扒两口,如今他已开始帮我洗菜洗锅。父亲嗓门一直很大,之前骂我时整栋楼都能听到他的怒吼;现在他也会骂,但只是轻轻嘀咕。
  每遇父亲对我大声谩骂,不理不睬,不吃不喝,我便会反复调整自己的心态,让自己安住在佛法的正见中,让自己向内看,看清自己的心是在忏悔,不能对父亲的反应带着目的、带着要求、带着欲望……如此反复,经过半年多的时间,父女关系逐渐回暖,家还是家!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正是因为有佛法的指引,有了正见,我才渐渐走出了人生的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