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班一年多了,且行且学且珍惜地走到今天,我的心也从粗走到细,从只关注自己到开始关注他人。伴着师兄们的成长,反省自己做辅导义工的心路历程,发现每一点收获都和师兄们密不可分,深深感恩师兄们带给我的成长机会。
  一年来的记忆太多,忏悔自己没有及时整理,在此用导师提出的八字方针来做一个大致梳理,希望对师兄们有所帮助。
  陪伴
  所带班级去年7月30日开班,同喜班时师兄们的状况比较多,尤其是前半年,有的师兄对模式还不能完全接受;有的师兄刚进班家里就有亲人生病;有的师兄觉得这里学习进度慢,换到其他道场;有的师兄找到男朋友后班级共修基本就消失了……
  刚开始,我就像个消防队员到处灭火,和有状况的师兄一一电话沟通,了解情况,尽力劝说师兄们安住修学。就这样,在和师兄们的聊天中,我学会了陪伴,看到了师兄们的不容易。
  其实师兄们遇到难事或许会一时想不开,但更需要的是向人倾诉。这时,辅导员的理解、同修之间的关爱,是对师兄最好的支持。接受模式需要时间,亲人康复也需要时间,师兄们的成长更需要时间。所以我能做的就是陪着师兄们走,静待花开,做师兄们的亲人,让他们感受到亲人的温暖,有事愿意向辅导员说,向班级师兄们说,而不是闷在肚子里。事实上,这样开放的氛围很利于班级的稳定和师兄们的成长。

关爱

  现在师兄们都在说关爱,我感觉关爱需要建立在陪伴的基础上,没有平时的陪伴,关爱会显得比较突兀。而且关爱不仅针对修学遇到问题的师兄,还应该包括所有师兄,修学精进、义工承担多的师兄同样需要辅导员的关爱。师兄们升同修班时间不长,有的师兄承担的义工岗位开始增多,班委师兄们也对班级辛苦付出,这些我都会默默地关注,会在适当时候和师兄们沟通,给予支持。
  生活中的小挫折经常会发生,谁都可能遇到,所以每个人都需要关爱。有的师兄在大家的陪伴下走过来了,有的师兄可能因此懈怠了修学。同喜班时期,发现问题后我通常会在比较早的时间主动和师兄沟通,争取让问题及早得到解决。也会和班长商量,推动班长去关爱。
  升入同修班后,我参与班级事务越来越少,而是推动班委师兄们发挥发动机的作用,培养服务意识,从服务他人、关爱他人中得到成长。班级事务师兄们自己做主,关爱也不只是班委师兄们的事,每位师兄都可以关爱别人,也可以被别人关爱。尤其是同组的师兄,如果组内有师兄家里有事或者修学有懈怠,从组长到组员,大家都可以送上温暖的关爱和问候。小组温暖了,班级也就温暖了,充满爱和正能量的班级才是最有凝聚力的。

理解

  理解这门功课太深奥了,要真正理解别人并不容易。陪伴、关爱、理解有次第,但也是相辅相成的,理解了,也就更容易陪伴和发自内心地关爱。于这一点,我是走过弯路的。
  同喜班前期我总是拿着一杆尺在衡量,希望师兄们都能尽快进到三级修学模式的“碗”里来。其实是我自己没有接纳缘起,没有接纳每位师兄。理解说起来容易,做到真的很难。理解师兄们生活中的困难和烦恼相对容易,但对师兄们不能很快接受模式的理解就有些难,为此我也起过烦恼。
  其实对模式的理解和完全接纳也是需要时间的,随着师兄们修学的深入和参与义工行,之前的很多疑惑会自动消除。只要安住修学,于法受益,对三级修学的信心自然会增强,接受模式是顺理成章的事。
  现在再看师兄们,发现人人都是班级的宝。之前有过修学经历的师兄,对三宝坚定的皈依之心和对修行如救头燃般的精进,震撼着不能生起“病者想”的佛法小白们。而“小白们”对于模式比较快的契入和因此收获的法喜和成长,也印证着三级修学的效果。大家互帮互助,互通有无,互相增上。班级就像一个能量场,需要不同的能量进入,最后在模式的引导下融为正能量,这样的正能量会源源不断地给到每位师兄加持。

引导

  引导是目的,陪伴、关爱、理解都是为了引导师兄们安住修学,坚定地走在解脱的路上。反省自己,因为理解做得不够,引导也有欠缺,需要不断提升。虽然自己的引导还有待提高,但我想,最根本的引导是导师说的法和施设的模式。只要师兄们具有真诚、认真、老实的修学态度,学会运用八步骤三种禅修,一定会于法受益。而于法受益,很多问题自己就能够解决,或者也就不再成为问题。
  所以班级共修时,我会把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分享给师兄们,也一直鼓励师兄们把自己如何运用观察修理解、接受法义的过程分享出来,这样班级共修分享有实例,接地气,大家会很受益。几位率先学会做观察修的师兄的分享也可以帮助其他师兄尽快掌握这个方法。因为修学不受益的师兄往往是学习方法没有掌握。最近班长师兄又发心把自己日常做的观察修发到班级群里,希望给大家启发,学会方法,修学不掉队。
  大家学会了方法,乐于观察和思考,就会有法喜,有修学的意乐。而修学的意乐又会促进师兄们真诚、认真、老实地学习。
  带班的过程,其实是和师兄们一起学习的过程,从学习法义到学习做事,从自己受益到希望更多人受益。在服务班级的过程中,心量变开阔了,心态变调柔了。谁说不是师兄们在“陪伴、关爱、理解、引导”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