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善智

  在杭州云栖竹径绵延的山脉中,有一间掩映在茶园里的茶舍,暖暖的灯光下簇拥着一群表情欣慰的人们,耳边是《菩提花开》的歌声,眼前是四年一路走来的照片锦集……这就是我们今天班级共修以及修学四年的班级庆典现场。
  我们这个班从2013年11月开班到今天,已经在菩提之路上彼此陪伴走过了1460天。从最初深陷职场或家庭种种烦恼而四处寻觅解脱,到走进读书会拨云见日般第一次品尝到佛法甘露;从心之向往与忐忑不安的录取面试,到法喜充满、醍醐灌顶般的同喜共修;从阶段性的迷惘与挣扎,到不定期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从单纯热情地承担义工工作,到为利有情地做事修行……转瞬即逝间,我们一起走过了整整四年。我们坚持不断地自修与共修,如果说师兄间是前世今生的重逢,那么这四年,我们已经周而复始、持之以恒地相会了384次,共修了192场,阅读法义576遍……
  我们已经开始第二遍学习《菩提道次第略论》,今天班级共修的内容是“闻法规则”。在这庆典上,除了回眸过往,庆幸自己遇到佛法和感慨自己这四年的变化外,我们更多的是紧紧围绕本期法义来给自己这四年的学修做一个总结,以此承上启下、继往开来地走向我们的“成佛之路”!
  四年学修中,我们不敢给自己一个定性的评价,越是学得多、行得多,就越容易看到曾经“完美无缺”的自己是那么地“千疮百孔”,好像唯一可以定性的是:我们真诚如实地承认了自己是“病者”。在这四年中,我们虽然已经“皈依”成器,但是它仍然避免不了会成为“覆器”“垢器”“漏器”。我们时隔两年重修《菩提道次第略论》,又是如何看待这三种过的呢?

一、关于覆器

  之前认为不接受佛法、排斥佛法、拒绝听闻乃是覆器,但是如今我们会觉得没有“专注”闻思就是覆器:没有按照八步骤的方法而是一目十行,没有做前行的“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甚至没有将闻思当做禅修来反复自我检讨的种种行为,都逃脱不了覆器的嫌疑。

二、关于垢器

  之前认为带有自己的观点断章取义地理解佛法是垢器,但是如今我们会觉得:如果我们修学《菩提道次第略论》,但发心仍然是小乘,甚至是为了现世利益而求法,都可以说明我们对于法义的理解有失偏颇。因为济群导师是以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为前提来做课程开示的,如果心行没有调整到与导师一样层次的发心,又如何去正确地理解导师的开示呢?这也类似导师讲学佛中的攀缘现象,此处选了马场,却跑到了另一个地方去赛马。

三、关于漏器

  之前认为忘记了导师所讲的法是漏器,但是如今我们觉得:即使我们能信手拈来,但是法不入心、满嘴佛法却不见付诸行动,仍然是漏器。例如我们两套模式学修,很多同修没有承担义工岗位,没有在实修的平台中去历练自己所学的法,这难道不算漏器吗?
  我们一致认为凡夫心是如此强大和狡猾,它可以化作七十二种变化来迷惑自己,让自己沉浸在一种假象中。这也正是阿底峡尊者所强调的,没有比“皈依”更好的法门了。虽然我们皈依了,已经具有佛弟子的身份了,好像已经成器,但是我们需要时刻提醒自己是否成了“覆器”“垢器”“漏器”,重视皈依,反复思维自己为什么学佛,检验自己的发心,才好从本质上预防“三过”。
  这次班级共修质量非常高,一方面这静谧、安详的环境沉静了我们的心灵,另一方面驻足“不忘初心”的反思能唤醒“学佛三年,佛在天边”的习以为常。这次班级庆典,除了大家一起素食、共修,善悦师兄还献上了古琴一曲;善单师兄伴随琴声幽幽,为大家当场挥毫泼墨“慈悲喜舍”四个大字;慧烛师兄从头到尾让大家处在“禅茶一味”的氛围当中……
  在此,也愿在未来的四年,我们能“大器晚成”——菩提路上不问早晚,关键在于“成”,直至菩提永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