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上班不久,善宝师兄打来电话,急切地说道:“昨晚,吴师兄突发脑溢血,手术不太成功,被送回家了!”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喃喃自语着,前阶段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可能?是真的吗?曾经的老班长,其身影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闪现。
  中午一下班,就打的直奔吴师兄家。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吴师兄,身上插满了管,静静地躺在厅边,还有些许生命体征,手脚指头偶尔还会动一下,可是已经没有了意识。任由身边的妻子儿女们呼唤,也无动于衷。那凄凉的呼唤,那真情的呼唤,可是再也唤不回来了。
  就像《心匙》里面描述的:虽然四周围绕着近亲、知友以及贴心的人,他们怀着慈爱、眷念,为着最后的相聚伤痛、哭泣,就在那时你将永远别离,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此景此情,让多少人动容、落泪,自己的眼睛也朦胧了。这位师兄,同道中人,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不灭的记忆,有欢声笑语,有激烈争辩,有冲突矛盾,是那样的栩栩如生,如在昨日。在我的成长历程中,他曾经鞭策过我。在三级修学,我有今天的收获,要感恩这位师兄。只可惜,师兄可能要先行一步回归故乡了,或许这是好事,真正离苦得乐了。
  人生如此无常,师兄再一次示现,如此的淋漓尽致,让人慢慢地相信、深信!凡夫愚痴,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总是有一种鸡蛋挑骨头的精神,如今无常再一次示现,就在身边,就在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候。
  在声声的“阿弥陀佛”中,我祈求着弥陀的加持,让吴师兄能够离苦,能够信愿往生!让自己能够长养、发起出离心、菩提心,能够舍弃自我,全然归投三宝!能够时时刻刻沐浴在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慈光悲愿中。
  于对境处,正是观无常时!试想躺在那里的师兄就是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一定很痛的,被插了那么多的管,有点生不如死。那种要离开这个世界、面临四大分离、饱受折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我想起了自己曾经的种种遭遇,那一次大手术,当我从ICU醒来的时候,痛不欲生,连呼吸都会困难,都会疼痛,身上也是插满了管,就像任人宰割的畜牲,无可奈何。
  死是一定的,死时除佛法外皆无有益!真实不虚,每一个人都会死的,在面临痛苦、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外在的一切都是无益的,只有佛法能够让自己坚强,能够指引着自己,是要深信了。
  亲人的呼唤,亲人的哭泣,亲人的不舍,都会让逝者的神识痛苦难舍。作为一名修行者,在此刻是一种示现教育!可是,如果是自己,死亡的时候,能够这么坚定吗?能够信愿具足吗?能够顺缘具足吗?故此,要好好地把握当下,好好地修行,感得善缘具足,能够善终,能够顺利地蒙佛接引,能够顺利地走下一生。  
  当看到师兄的妻子儿女不舍又无奈,期盼又无助,悲伤又失落,在等待中慢慢地接纳一切,在伤感中慢慢地送别!一切轮回的盛世终将息灭,终将抵不过无常。这又让我想起了父亲离去的日子,是如此的不舍,是如此的痛苦,但又如何呢?爱别离之苦,谁也逃不过,正如佛陀所讲人生是苦的,是那样的真实不虚。
  是无常、是痛苦让人醒悟!与其在等待中到来,还不如现在未雨绸缪。修行就要来真的,舍弃今生,清净发心,依教奉行。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放下吧,死正是生的开始,学佛修行人就应该如是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