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印度朝圣路》摄影沙龙

图 │ 观尘等

  六月周末的一个下午,炙热的天气并没有挡住师兄们参加摄影沙龙的热情。印度,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国度,在朝圣者观尘的叙述中,在师兄们眼前缓缓拉开帷幕。

  两千五百年前,一个伟大圣者的足迹遍布古印度各地。他以觉悟者的慈悲与智慧,倾其一生,教导大众证悟生命实相及解脱苦难的方法。这位圣者就是本师释迦牟尼佛。穿越千年时空,经过历史沧桑,佛陀的故乡——印度,将以怎样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

  观尘师兄常去印度朝圣,在他的介绍中,我们看到印度很多地区是那样贫困,却充满信仰和灵性的力量。佛教虽已不复辉煌,只是少数民众的信仰,但依然扎根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从未离去,至今仍在引导世人走向觉醒。

  观尘师兄回忆起初次前往印度的情景,那时,当地人的生活仅相当于中国八十年代的水平,但人们总是很快乐。藏族也有类似的生活状态,这与信仰密不可分。而我们虽然身处经济发达地区,却屈从于金钱、地位、物质享受,得到的是压力山大的精神生活和无尽烦恼,这正是缺乏信仰所致。可见,佛教对当今社会的意义不言而喻。
  前几年,观尘师兄曾和著名演员郝蕾一起去印度朝圣。郝蕾当时刚皈依佛门,对那次行程非常投入,专门剃了光头,并设计了一袭白衣。就这样,两位佛子在佛陀的证悟地菩提迦耶,创作了系列摄影作品《如是》。

  拍摄当天,地表温度高达50摄氏度。郝蕾在古印度的残垣断壁间,或行走,或侧卧,如舞者般,用各种造型感受着眼前的世界,宛如穿越历史时空的白色精灵。面对古城墙上的时光印记,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

郝蕾:如是我思,如是我行

  一直在娑婆世界寻寻觅觅,除了结缘就是了愿。无数个轮回周期性地出现在生命中,混混沌沌地度过几十年,越发失去真我。
  佛说:照见自己的本心,就能见到佛性。原来,我们与佛的距离只在一念之间。佛就在我们心中,如如不动。但在末法时代,我们只是睁开了看世界的眼睛,却忘了感知世界的心。可悲的是,向外寻求任何东西,都是找不到的。焦急、失落、悲愤,所有痛苦皆因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
  我想闭上双眼,用纯净、自在、空空的心去感受,去经历。借由一个名字、一副皮囊行走于世。如是我闻,如是我观,如是我思,如是我行。

  恒河是印度文明的发源地。今天,依然平静地流淌在人们的信仰与生活中。在印度圣地瓦拉纳西的恒河边,观尘与郝蕾继续创作。通过作品,我们看到印度风格的建筑,以及在河中沐浴洗礼的人们。眼前依然延续着古印度的人文风情,即使有一点现代景物的干扰,也不影响这座城市扑面而来的古韵。可见,印度人对信仰与传统文化的尊重。
  公元前6世纪,释迦牟尼佛曾在瓦拉纳西附近的鹿野苑第一次说法。该城现存各种庙宇一千多座,还有十几万栩栩如生的神像,被誉为“印度之光”。每年有400多个宗教节日,接待数百万朝圣者。千年古刹,朝圣者的身影,慈悲的笑容……观尘师兄用镜头映照出恒河两岸的文化传承与修行者的世界。

观尘:我看见了看见

  一次目的不确定的旅行,行来走去,似乎实现了一个不会完结的心愿。在佛陀曾在的地方,如遇见己,如遥望佛。酷热的天气,发烫的相机。行走在那条路上,言语无多,彼此似乎有一种“自觉”。为何拍下那些影像?说不清,或许是某些被感动的感动。为何而感?为何是我与她同来?不知道。缘起并无自性,好似恒河水流,如是,我看见了看见。

  通过这次摄影分享活动,我们观赏到观尘师兄新“西游记”取回的影像记忆,感受到他艺术创作的升华。他的作品,令我们对今天的印度人文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不仅享受了一场摄影艺术的视听盛宴,还激发了大家学习摄影的热情。感恩三宝加持本次活动圆满结束。
  注:以上仅为作者所感,不代表《如是》主创团队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