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带班,往往是心理压力最大,最辛苦的时候。然而,走过一段日子,再回顾,居然发现,那些紧张焦虑,那些困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自身精进用心的修学状态,欢喜调柔的带班体验以及对修学模式的彻底折服。
  这是怎么回事呢?仔细梳理自己带班过程中的种种“发现”,一个发现是课程的设置合理而精妙,特别符合师兄们的心行变化规律。
  在辅导中,发现多数师兄会出现阶段性的共性问题,或者是情绪低迷,或者是修学懈怠,或者是义工行无力,最后的结果都会影响到修学的效果。我这个菜鸟一遇到问题就很着急,想着怎么加一点引导的“料”去尽早帮助解决的问题,典型的是八步骤的引导和学习。
  刚开班时,发现几次共修下来,师兄们都还不明白怎么运用佛法正见,分享心得也很难达到“要求”,就想着提前推介八步骤三种禅修。推了几周没什么效果,甚至还有个别师兄表示反感。好在过了两个多月就开始正式学习模式篇。学完这两课,听到了师兄们心中的想法——原来在一开始,很多师兄都无法接纳,或者认为就是不必要的学习方法。因为觉得都是上过学的,还不会看书学习吗?所以我在前期的推行“计划”与师兄们该阶段的心理其实是背道而驰的,怎么能有好的引导效果呢?
  为什么大家后来又接受了呢?那是因为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熏陶,师兄们逐渐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心开始打开了,愿意接纳了。这时应机宣导模式,接受起来就容易多了。这个“发现”让我特别兴奋,开始用一种神奇的眼光看待课程的设置,这些内容里,该蕴含着多少智慧!
  另一个发现是,师兄们进入同修阶段后的一段时间,心态逐渐稳定,但也陷入一种较为“任性”或“麻木”的时期,类似的“寻过”之心较易生起。这也影响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对辅导义工也开始提怎样怎样的“要求”。
  这个时期我特别纠结,用了各种方式想要解决困顿,甚至想到换一个辅导员来辅导。然而,不久后学到依止法,师兄们出现了一大波的自我检讨,包括对善知识、对三宝、对同修师兄。依止法到念恩生敬这两课的学习讨论中,师兄们把之前的负面情绪扫荡一空,调整了自己的观念和心行。
  这次发现让我彻底折服,对课程的设置产生了彻底的信任,内心的种种担忧焦虑云开雾散。我想,该是怎样的智慧,才能把修学的站点设计得如此“精妙”,让我们在途中渴时得饮,饥时有食呢?
  因为真切体验到课程设置的合理性及两套模式的殊胜性,我放下了心中出现的焦虑,不再设定一定要怎么做。因为撤销了设定,也逐渐缓解了带班过程中的紧张感。现在我特别欢喜,也特别感恩有机会去辅导。这个义工岗位给我太多微妙的受益,让我一方面对修学生起无比的信心,一方面放下所有的心理包袱,轻松而大步地走在辅导路上。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