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级修学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些中途退转的情况。虽然我从未想过离开书院,但偶尔会产生休学的念头。觉得自己以后能有更多时间修学,且能修得更好。如此,让自己心安理得的休学。可是,当有师兄来劝我回归的时候,我又明显能感到自己的动摇。怎么办呢?
  我现在是同喜班的学员,已经修学九个月,同时也是一位在校博士生。数天前,系里召开了一个大会,宣讲了毕业论文的时间节点,掐指一算,离提交论文初稿的时间不多了,而十万字成系统的学术论文,岂是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于是,我顿时觉得自己需要全力应战,无法去做别的事情,休学的念头再次产生。
  “翘了”两次共修之后,平素与我关系甚好的师兄来找我,说:“你又紧绷了”。当时,我特别希望她能理解我,好在她并没有强求,在我替自己辩解了几句之后,她竟然说:“我会默默等待,为你祈祷”。我感受到其中的温暖与爱。于是,在我心中,又埋下一颗回归的种子。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我想明白了,学佛和写论文实际上并没有冲突。我的“贪执”使得我想要把除了吃饭、睡觉之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提高专业水平上面,以备毕业和找工作之需。加上佛学与文学的思维方式不同,我还不能做到十分圆融,常常两个就打起架来,引起了种种妄想和烦恼。虽然,学佛以后,我的情绪处理能力已经好了很多,一般不容易生气,即使生气,也能比较快地走出来。表面上看,我已经很平静了,而且大家都觉得我很温柔。可是,我仍能察觉到脑中有很多混乱的想法,且不受自己的控制。
  前些天看到班里师兄转发济群法师的微博法语,“如果不对心灵进行管理,即使在看似平静的时候,不良情绪也会像泄漏的煤气一样,慢慢包围你。一旦遇到明火,就瞬间爆炸了。”我的确遇到过这种情况。自以为已经很平静了,每天坚持8-10小时的阅读,虽谈不上甘之如饴,但也是痛并快乐着。
  但是,当突然得知今年的奖学金名额远远多于去年的时候,我很难过。(惭愧)以我的成绩,如果留到今年来评,我可以得到最高的国家奖学金,但我去年参评过,参评过的成绩都要归零。而去年参评时,只有一个名额,而我恰巧排名第二,与国奖失之交臂。我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是不是福报不够啊,但是明明都有在修布施啊,那么,一定是过去世没做好吧,顿时有点生自己的气,种种妄想又开始把我包围起来。后来,我转念一想,名额多了,说明更多的人可以得到奖励,我应该为他人感到高兴。妄想也就止息了。
  此外,我注意到,自己还经常犯另外一种错误,有时会“心平气和”地说出一些惹别人生气的话。因为我比较缺乏现实感,可能跟不接地气有关,美其名曰“精神洁癖”——实为缺乏慈悲的表现。《西藏生死书》中曾提出:“慈悲远比怜悯来得伟大和崇高。怜悯的根源是恐惧、傲慢和自大,有时候甚至是沾沾自喜:‘我很高兴,那不是我’。诚如斯蒂芬·莱文所说:‘当你的恐惧碰到他人的痛苦时,它就变成怜悯;当你的爱心碰到他人的痛苦时,它就变成慈悲。’”
  学佛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贪、嗔、痴、慢俱全,而学佛是要让我“自净其意”。净什么呢?就是净贪嗔痴慢疑,净惑业苦,净无明……这下好了,我终于明白,我得先把自己弄干净了。但是,当面对他人的时候,“精神洁癖”、挑剔的不良串习又跑出来的话,该怎么办呢?   我发现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导师说的:“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己不足”。屡试不爽。而且我注意到,我们的辅导员每次在认真听完他人的分享之后,都会说:“随喜师兄”。我能感到这对她来说不是一句简单的套话而已,我暗自感到十分佩服,并生起对法、对三级修学、对导师、以及对师兄们的信心。毕竟“心佛众生,三无差别”。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父母,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