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于一个“名利双收的家庭”,至少以前我是这么认为的。父亲在我8岁时通过经商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有钱人,吃、穿、用我从来没有发愁过。印象中,99年的时候我每个星期的生活费是20块钱,不管到哪里,我都觉得自己不可一世。花钱大手大脚的日子熏习久了,我也就不学习了。长此以往成了学校的“重点关照生”,染着一头小黄发,腰里别着小匕首,结交了一批和我“志同道合”的小朋友。因为各种捣乱,小学、中学、中专都被开除了好多次。但每次家里都能把我“送回去”,每当这种情形出现,我就更自大了,成了家中的小太爷。记得小时候因为母亲没有照顾好我养的猫,我把母亲臭骂了一顿。因为回到家没有做好饭,我就要掀桌子。最严重的一次竟拿起菜刀向母亲砍去,还好菜刀被爷爷挡住,抢了去。现在想想真是忏悔。
  2003年,我一个人背上书包前往500公里外的青岛市上学,临走时母亲哭得稀里哗啦的。那时的我搞不懂母亲难道不知道“男儿志在四方”吗?有什么可哭的,真是小家子气。现在想想:儿行千里母担忧,每个儿子都是娘的心头肉啊!?到了新学校,可能因为人生地不熟,我收敛了很多。不过相比同学,还是过分的。一个学期的生活费28000元可能就是最好的凭证吧。
  2006年,小时候一起“捣蛋”的玩伴与我联系,要庆祝我“毕业”和朋友“当兵专业”。我当时因为工作原因就借口推辞了,结果哥五个喝了酒开车,在我们老家公路上与一辆货车相撞,被推到50米深的悬崖处,五个人全死了。另一个好哥们2013年喝了酒开车,与挂车追尾,变成“高位截瘫”,家人辗转各大医院才慢慢好了很多。去年见他时,还好已经能正常生活了。想想小时候的玩伴,“健全快乐”的好像只有我了。剩余的一些“二线”朋友,我就无从得知了。14年我患了抑郁症,弄得我死去活来。没学佛以前,我找不到出路,总觉得,哥几个混的这是什么命啊!死的死!伤的伤!抑郁的抑郁!
  2016年,我开始接触佛法,刚开始觉得把老太太们的信仰放在我身上,好比“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头上裹着个老太太的头巾”,看到就别扭。对在观音菩萨面前求求拜拜的大爷大妈们,我也是一脸嫌弃。我状态不好的时候,母亲也要求我去拜拜,我勉强信了一次,买了20块钱的香火,点燃后,插到香炉里就跑掉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正信的增加。我越发觉得磕头烧香的我其实也蛮可爱的。那种“欲迎还羞”的感觉,想不到我也会出现。不过回味当初情景时,我越发接纳这种感觉了。
  学到导师说的“因果”“无常”时,我突然灵光一闪,莫名感触,虽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去思考,但随着点滴的学习积累,同时结合以前自己的经历,醍醐灌顶!真切地明白了“一切唯心造”,因果法则,真实不虚!
  小时候的我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优越,变得精神上也“优越”起来,成了纨绔子弟,玩世不恭。不仅学习耽误了,还养成了养尊处优、众星拱月、舍我其谁的人生态度,最后得了个“抑郁”。在青岛上学期间,慢慢收敛了些,让我捡回了一条小命。想想如果那时的我还这么张狂,觉得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逢请必到,逢事必应,去参加那场宴会,喝了酒也坐上那辆车的话,就没有今天活蹦乱跳的道滨了!
  庆幸之余,也真心忏悔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替我那些死去的兄弟忏悔。酒后开车,酒驾找人摆平,狂傲的个性造就了他们的命运。这就是因果,天不怕地不怕、全无敬畏之心的人总有一天会有无法挽回的苦果。我为他们的父母双亲感到难过。而现在通过学佛,跟随导师修学的我及时踩住了“性格刹车”,挽救了自己。
  学佛后的我对待父母、妻儿虽不敢说完美,但时常提醒自己要尽心尽力。每次都提前回到家,给父母、妻儿把饭菜做好,总包在家时的一日三餐。怕母亲住到城里不习惯,每周只要有机会,我都要带着母亲、孩子去城乡结合部赶农村的“大集”,每个月给母亲一些零花钱。每逢年过节都要给母亲磕几个头祝福母亲平安、健康。妻子看到了也很是不解,觉得我这人活该受气,几次婆媳关系危机之后,也开始觉得我是对的,慢慢和我变得“志同道合”了许多。直至今日又给我起了个绰号叫“想开哥”。我也呵呵一笑,不再争辩!
  其实,说这些,并不是炫耀我自己有多少功劳、收获。而是告诫自己:“人要心存敬畏”,没有因哪有果,内心种下花的种子得到的就是花的海洋,种下荆棘将来得到的也是荆棘。我不在乎将来收成是多少,我只知道,内心播下的是花的种子,平日里再做好“养护,去除去除“心里杂草”,将来肯定不会遍布荆棘。至于提到的烧香拜佛一事,随心而已,因为“无相”,虔诚地跪在那儿,其实就是跪给佛菩萨——心中的佛菩萨,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个解脱的人,自由的人。向佛菩萨看齐。信服、接纳、微笑。
  感恩佛法,感恩导师,他们改变了无知、无畏的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学佛注重实战,知行合一。每一个念头的感知都是实战。现在的我真真正正信了那句话:“积德行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