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三级修学以来,对于修学有明确的要求,要“每天保证相对固定的闻思时间,养成精进修学的习惯”。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做得还是不错的,因为每周要共修,不做好自修就无法保证共修的质量,所以,我总会挤出时间来闻思法义,对照《辅助材料》进行学习。
  这几天放假,刚开始的头几天,我还会按时早晚课,因为到时间点就醒来了,不看书觉得心里没着落,晚上不坐下来学习,会觉得很无聊。可是随着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我开始有了很多打破刚刚形成的生活规律的理由:早上有事,可以白天再学习;偶然一次聚会去去吧;因为修学疏远了朋友,趁现在双节假期,可以多联系联系……就这样,早晚课悄然落下。
  昨天有师兄问我:“在坚持早晚课吗?”我竟无言以对,才发现自己的心又陷入了红尘,开始一如昨日般家长里短,推杯换盏,迎来送往的生活,修学已被世事冲得无暇顾及。
  此时静下心来,思量自己这几天的心路轨迹,很是惭愧。原来放假之初的豪言壮语:“我会和没放假一样做好自修,放假是一个很好的复习法义的机会……”原来竟然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之语,这么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原来我们的凡夫心这么顽强,一有机会就会卷土重来!
  我深感串习力量之巨大,它可以将我刚刚养成的良好生活规律打破,让我现出原形。看来,改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修行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那是在和自己无始以来的串习进行斗争。
  此时,我不禁想起了导师就当今学人修学中存在问题的开示,导师说,修行就像“一人与万人敌”!是啊,我们已经习惯了贪嗔痴的生活,要彻底改变,走向觉醒是很难的,特别是在这个诱惑重重的时代,把握自己很难很难。当然,这也正是三级修学“有引导,有方法,有次第,有氛围”的殊胜之处。看看自己,才放假几天,离开了原有的氛围,就面目全非了。此时的我更加理解了三级修学。?
  “财色之于人,譬如小儿贪刀刃之蜜甜,不足一食之美,然有截舌之患也。”安逸如刀口之蜜,我竟然忘了如此蹉跎、懈怠有着堕于轮回的割舌之患!“三界无安,犹如火宅。”就像那个火宅之中的孩子,我还在欢喜雀跃,竟不知大火已在屋外燃起。其实,还是自己没有从心底生起出离心,更不要说是菩提心了。
  如此想来,我便在床头写下一行字——每日问,用于提醒自己:“今天,我自修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