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十五届菩提静修营医务组

文 | 善纷       图 | 道力等

  最近,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说师兄们都怕善医。如果有谁身体不舒服,一听说要去医务组看善医,病痛马上就能自愈大半,连连摇头改口说:“不用了不用了,好多了!”乍一听,有点“讳疾忌医”的味道。莫非,古有蔡桓公讳疾忌扁鹊,今有修学人讳疾忌善医?虽然之前也听闻过擅长治疗肌肉疼痛的善医师兄“下手比较狠”,戳中要害时,硬汉也免不了泪奔。可话说回来,修行修的是解脱之道,到最后连色身都要弃置一边,怎会因顾忌疼痛而对这位义工师兄胆寒呢?

  为打破砂锅问到底,我们来到前花园教室,探访本届静修营的120大本营——医务组。说它是120一点都不夸张!刚从研究生毕业的智研师兄,年纪轻轻却已连任两届医务组骨干。她告诉我们说,随时应对突发状况是常有的事。昨晚就有师兄发烧,她连夜赶到寝室去救治,时间已是晚上9点半。5号上午的受戒法会上,有人晕倒,她和组员师兄马上飞奔去施救。十万火急,不容丝毫犹豫,紧张程度不亚于救火队。正在交流过程中,时不时就有师兄来访,攀着门枋向内张望询问:师兄,有感冒药吗?有伤筋贴膏吗?偶尔还有来电预约看诊的……俨然一个随时整装待发的急救窗口,非精兵强将难以堪任。
  对于大家口中“可怕”的善医师兄,本届医务组内的三位成员怎么看?
  成员之一,智研。“要讲真话吗?”智研师兄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身为三级修学家庭的菩提二代,智研师兄从小就跟爸爸妈妈一起耳濡目染佛法正见,对西园寺和菩提静修营有一份与生俱来的亲近感。但进入医务组接触善医师兄后,“我原来学的体系都崩溃了!”据说,在他的“洗脑”下,智研师兄对自己所学的专业理论产生了质疑。“但这种质疑是好事,因为学到了利益众生的东西。”也是在善医师兄的影响和静修营义工行中,刚毕业就迷茫的问题渐渐找到清晰的方向,坚定地在中西医执业之路上走中道,把西医领域的基础学科学好,再结合中医的治疗手法,更好地利益他人。

  成员之二,李老师。“他是‘魔鬼面孔’,菩萨心肠。”李老师不无敬佩地评价道。要不然,也不会从杭州被“忽悠”来,成为“纯属帮忙”的编外成员,服务了静修营整整六天,天天佩戴着临时义工证早出晚归却毫无怨言。只要善医出现的地方,一定有他如影相随。
  成员之三,心奕。“心奕这个法名,是前天皈依时师父取的。”看起来阳光而健硕的小伙子,谁也想不到,他是位白血病骨髓移植康复者。说起重生的原因之一,“一切都靠运动,慢慢锻炼起来。做过骨髓移植后,因为肌肉萎缩,下床连走路都不会,很需要运动的辅助。”正是结识了善医师兄,令他对运动康复有了全新认知,现在已通过培训投入这个专业的服务。此次不远千里从重庆来到苏州,也是为了把这种理念带给更多人。
  调查一圈下来,发现善医的确是位“善医”,人如其名。那引起师兄们误会的到底是什么?当事人给出了真相。原来,问题出在他给师兄们提了对方不愿接纳的建议。
  “我发现两个问题,不得不说!”一提起师兄们的健康问题,善医师兄瞪大了滴溜溜的小眼睛,绷紧眼角所有的表情纹,辅以手势助阵,集中一切力量表达他对此问题的关切。“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师兄们的健康将每况愈下!”

  问题一:师兄们信奉坐着不动的“精进”,却为他们招致了“禅病”。
  “行走坐卧皆是禅。并非盘腿坐在那里就能成佛。可师兄们有个最大的弊端,就是不运动。不运动,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肽、脑啡肽这些物质不出来,就没有精气神,整个人变得没有阳气,无法振奋精神。时间久了,就得了‘禅病’。非但精进不起来,还昏沉掉举,影响修学状态。”
  “但大家不愿意我提运动,好像我一提,就得罪了他们似的。我说你要跑跑步啊,他说我就不想动,你给我按一下就行了。这就像对师父说:我不想学佛法,太麻烦,你给我传个咒,我就成佛了。哪有这样的?”
  “我们有些师兄身体状况堪忧,也不锻炼,走一公里都喘,还在那里唱《追随》。我说,你不要唱了,因为你追不上啊!师父每天都爬山,他走起来像风一样快,你在后面半天也跟不上。所以,身心一体,是同时修的。”这种掏心窝子的话,还真有点“刺耳”啊。

  问题二:在不了解自己身体真实情况的前提下迷信艾灸养生。
  “第二个问题,我们对身体的认识是零,也就是一无所知。”
  “正因为我们对人体解剖学、病理学、生理学没有科学系统的认识,就会信奉似是而非的中医与保健。找些所谓的养生方法,刮痧呀,拔罐呀,艾灸呀,天天烤得云山雾罩,其实未必对症。举个例子,膝关节滑囊的功能之一是散热,散热后要分泌润滑液,减少关节震荡。如果膝关节得了滑膜炎或滑囊炎,会引起腿痛。有些师兄没搞清问题,就认定自己受了寒气,赶紧艾灸,结果越灸疼痛越加重。为什么?滑囊是散热的,它应该冰敷。如果措施相反,一再给它加热,就适得其反了。目标不明确,方法不正确,越‘治’越坏。”
  “所以,如实认识身体结构,才能对各方面的调理起到决定性的帮助。这就像学《百法》,对心理现象有了认识,就能找到病因和发病机制,正确对治心理问题。道理是一样的。”
  听了这么多关于人体运动功能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等专业术语和案例后,了解到师兄们如果偏执地信中医或西医,在对人体的认知上都属于误区,而由此形成的傲慢与偏见,会使病痛因无法准确找到病因而耽搁治疗。由此,也明白了善医师兄遭遇误解的原因。
  如果不是他从三年前的菩提静修营开始就一路跟踪治疗服务过的师兄的身体状况,深入调查,仔细分析,他就不会一针见血地指出大家修学生活中的弊端。
  如果不是他从佛法的缘起观正确认知中医是中道的医学,不偏执一端,而是对中西医同等尊重与运用,他就不能在精通现代医学理论的基础上,以传统的中医手法为大众拔苦除痛,且每次“狠”到不留余疾。

  最后,让我们以善医师兄的一段分享,为维护健康的暇满之身表达同愿同行的心声。
  “如果你有正知正念,体格又强壮,那么出现各种突发事情时,你一个人就能让大家镇静,这就是菩萨的无畏施,对吧?前提是有好身体。”
  来吧,让我们以佛法正见疗愈心灵,以正确的医疗与运动强健身体,不讳疾,不忌医,不忌“善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