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十五届菩提静修营拣菜组

文 | 观丛    图 | 智器等

  豆黄,笋绿,木耳黑;藕粉,椒红,萝卜白。这满屋子的色彩斑斓,怕是摄影镜头最喜欢的地方,若再加上延时摄影,还会有明黄圆圈与平行线的交互。明黄的是拣菜组的黄小觉们。圆圈时,围坐一起拣菜剥豆;平行线时,站在水池旁和条案前洗菜、切菜。诺大的静修营,整整七天,1000多人用斋的小菜,堆起来以十位数的卡车计,单包物件从车上卸下每个都有二三十斤重,就这样在不到30平方米的空间里,在圆圈与线条的穿梭中,完成拣、洗、切,然后传递到帮厨组的大锅灶里,变成静修营期间的美味佳肴。

  这样的数量,体量,重量,在女师兄占绝对优势的拣菜组,是怎么实现的呢,通过几天的观察,我的心里慢慢有了答案。
  大小宽窄不一的海带片想要切成粗细均匀的海带丝,是有善巧的。一向快言快语的观君师兄说,“圈起来!圈起来再切,又快又好!”看来莫说修行,就是生活琐事,也是方便与慧缺一不可。

  切花菜,是一刀刀平切下去,散落无数小花,让十方供养从指尖流失,还是按花型,沿着根茎的脉络斜插入刀,让一棵棵大花菜变成一朵朵小花菜,筷子易夹、对火候要求亦均衡?观祈师兄说,“别看事小,用心可不小!”
  善涌师兄,您的手指怎么了?“我呀!要忏悔!一分心切俩指头!”来自东北鸡西的善涌师兄爽朗地笑着说,“切菜要专注一心,不能散乱,修学和做义工呀,给我带来了太多任何家人和朋友都不能给予的智慧,我虽然已经54岁了,明年还要来!要抓住还能做义工的机会,感恩导师传法到偏僻的鸡西!”

  不多的几位男师兄,一个说,“拣菜组的女师兄们像打了鸡血,天天抢活干!”另一个说,“把我的活也都抢了,我找不到活只好扫扫垃圾扫扫尾……”

  智春师兄说,“这里分工不分家,每个人眼里都是活,根本就闲不下来。”
  慧佩师兄欢喜笑着说,“我来对了,这现场清净温暖的氛围,重新坚固了我没来之前摇摆的道心,对治了我一段时间以来的游离状态。”
  观芊师兄,自己有两个宝宝,一个三岁,一个一岁。当修学到念死无常时,突然想,我对宝宝再精心呵护又能如何,如果自己不能真正解脱,又如何真正帮到他们?警醒后,修学和做义工的意愿更加强烈。当初静修营义工报名没有被正式录取,但还是在传艾培训一结束,就提前来到西园,每天启白三宝加持,终于等到补录机会加入拣菜组做义工。
  观历师兄和观超师兄,一直在“找回自己”公众号承担美编,现在来到了拣菜组,她俩惯用画笔、裁图、修图的细腻柔软的双手,和其他在拣菜组的师兄一样,不是在水边菜下,就是在案前刀上。我笑问,在这里能找回自己嘛?观历师兄笑答,“简单的重复,单纯的用心,我这一刀下去,不知道会与多少众生结善缘。”
  看着拣菜组这些铿锵玫瑰们安静、美好的面容,回想她们手指翻动溅起的水花,我在想,若每每念及此时的致心一处,心会充满力量吧。温柔、安静、平和而广大,这恰恰正是找回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