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学佛者的角色定位

缘起

  自己所带的班级刚结束第一遍《道次第》的学习,自己所在班级也已经开始第一遍《入菩萨行论》的学习,在两套模式中学习和做事,受益良多,通过对法义的思维,在修学做事过程中对各种缘起的认识和观察,心逐步澄静,对佛法的学习路径似乎也日渐清晰。而籍此反观自己一路来的修学和带班,也会生起某些认知和判断,在此提出来和大家一同商榷。
  我发现在自己的修学和带班过程中,于己于他,都出现过一种比较明显的学习心态,那就是想早点进入下一阶段内容的学习。在同喜班想早点进入同修班学习,在道前基础想早点进入三士道的学习,在下士道、中士道想早点进入上士道的学习。这种学习心态从刚开始修学时,到第一遍《道次第》的学习期间,表现尤其明显。
  像我本人在同喜班学习期间,有段时间就在想,辅导员哪天会来跟我讲:“宗安啊,以你这段时间的修学表现,我力荐你现在就进入同修班。”当然,这种事情后来没有发生。还有一个记得的例子是自己在学习三士道安立时,对导师开示的佛菩萨宝相庄严的状态,羡慕不已,恨不得一步登到上士道,去领略菩萨的境界。这种心态导致自己面对当期法义,如果感觉深邃难懂,或者篇幅冗长,或者内心躁动时,就想将就过关,总想着前方还有更殊胜美妙的法义等着我。
  在自己所带的班级中,也出现过这类倾向。师兄们对法义进度的态度在共修时不会轻易表达出来,但是言行中不免会流露出以上这种心态。例如分享时,会引用一些前面班级师兄的修学分享,来说明我们当期对法义讨论的不究竟性,甚至还出现过引用其他法师对诸如缘起性空的开示,来作为当期法义讨论的补充思考;又如对平行班修学进度的关切,对自己班级修学进度靠前而表现得开心;进入同修班修学后,在同喜班师兄的面前难免略感优越等等。此类例子,不一而足。
  随着对修学态度和方法的理解和掌握,这种修学心态的持续时间有长有短,有的人会逐步消除和转变,但也许有的人会一直持续下去,直至产生修学瓶颈,导致修学懈怠、学员流失等情况出现。对于这种修学心态,我初步将它纳入学佛者角色定位的范畴进行思考,也就是说,在有生之年开始佛法修学时,作为一名学佛者的角色定位,我们应该是作为一名“旅行者”,还是作为一名“建造者”?

旅行者的心态

  我们都有旅行的经历,旅行的目的在于放松心情,调整身心。比如我们现在要去参观一座美名远播的三层宝塔,我们会选择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去登塔,我们不会在塔下,或者在第一层、第二层做过多的停留,因为“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们会到顶层去领略美好的风光。接着我们可能会略作停留,选择最佳角度拍照合影,并且及时发送朋友圈。
  然后呢?一般我们不会想着一直待在塔上不下来,更不会想着在塔上过夜,接下去我们可能需要打道回府,或者赶赴下一个景点。这座宝塔就成为人生旅程中的一个小小的篇章,日后可能会成为和朋友聊天时的谈资,或者是吐槽的对象。如果这座宝塔景色迷人,也不排除我们会去第二遍登塔的可能。

 建造者的心态

  并非所有人都有过建造者的经历,但是假如请你作为一名建筑师,来建造一座三层宝塔,在你眼前已有一副缜密细致的工程建筑图纸,接下来你会考虑什么问题?
  为了建造一座品质过关的宝塔,我想我们要考虑的因素有不少:采购质量达标的建材,符合工程要求的工具,采用成熟有效的建筑工艺,每日有预设完成的工程指标……而工程正式开始时,我们虽然有对三层塔楼的完整规划,但是我们的关注点肯定不会只放在第三层,相反我们最关注的应该是塔基的建设,有关塔基如何建造夯实、承重防震等等。对三层塔楼的关注,应该是塔基>一层>二层>三层,塔基是最花力气和材料的地方,其次是一楼,再次是二楼,最后才是三楼。因为三楼如有质量问题,可以对三楼进行重新改造,而塔基如有质量问题,那整座塔都得推倒重来。所以重地基,重基础,是建造者最关注的问题

  基础,还是基础

  旅行者和建造者的心态泾渭分明,如果选择旅行者的心态修学佛法,那也许佛法将是我人生中一次或愉快或平淡的旅行经历,在余生之年,我可能对期间某个片段、某个人留有影像,或者到最后根本没有印象。而选择建造者的心态修学佛法,就意味着给自己找了一件要花时间花精力的苦差事,是我决定要在自己的心中建造一座宝塔,这座宝塔将是我尽未来际生命旅程中熠熠生辉的人格代表。哪一种才是我学习佛法该有的正确心态?我想孰对孰错,不言而喻。
  记得导师在《道次第》的道前基础部分,曾对这个问题有明确的开示。导师以西园寺三宝楼的建造为例,说为了建造三宝楼,在地下打了几百根地桩用以夯实地基,以此为例来告诫我们要重视基础建设。而导师也不止一次地谈及汉地大乘佛法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学人不重基础,不重次第。
  所以,作为建造者必须重视基础建设,重视次第建设是理所当然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三级修学的内容是导师围绕着“生命改造”这一课题,为我们开示和设置的“生命工程建设图和工程说明书”,用意在于希望我们都能够成为自己生命改造的建造者,而非旅行者。
  如果作为建造者的定位进入三级修学,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需要先用同喜班一年的学习来纠正我们对佛法的误解,树立对皈依的正确认识?为什么《道次第》总共112讲,导师花了41讲的时间来讲授道前基础?为什么《百法明门论》虽然短短23讲,导师在前面要花6讲的时间来帮我们提炼唯识的理路纲要和必要的基本认知?
  我自己之前一直觉得导师的《人生五大问题》堪称一本优美的散文佳作,经过几年的学习和研读,才发现自己有眼不识泰山,这俨然是一本生命工程的简要说明书,提醒我必须站在生命的层面来学习佛法,才能进入佛法。近期进入《入菩萨行论》的学习,发现导师在开示第一品“菩提心利益品”时,一直强调的是必须建立对生命状态和生命意义和价值的深入思考,这才是进入“利益品”的基础,堪称基础中的基础。如果以建造者的认知去思考导师对修学内容的开示和设置,无一不透露着导师对心行基础的重要性的反复强调,如此我们才会对导师的良苦用心豁然开朗,心怀感恩。

  小结

  当一名旅行者拿起一本工程建造手册当成游记来阅读,我想对彼此都不合适。学佛者如果能够定位于建造者的心态来学习佛法,明白修学佛法的目的是为了建造一座自己生命的宝塔,这样才会重视基础,重视次第。在自己生命的工地上,哪怕风吹日晒,都能勤快地保质保量完成每天的工程量,才会经常对地基或底层进行勘探检修,才会考虑天气恶劣或暴风雨来临之时,如何保持宝塔的屹立不倒。有了这样的定位和认知,我们的修学之路才能目标清晰、次第分明。
  最后,愿大家握紧手中的铁铲,为地基的建设埋头苦干,祝大家心中的三宝楼早日完工,且巍峨庄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