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来得那么突然,班上莲师兄的先生过世了。
  头天晚上我们还聚在一起庆生,言笑晏晏。第二天中午,辅导员师兄在班级群里发了个通知,告诉我们莲师兄的先生刚刚往生,让我们为他助念。当时,莲师兄正赶往机场,只身一人飞到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送她先生最后一程。
  我握着手机,一股锥心的痛从记忆深处袭来,多年前的一件往事浮现脑海。
  那是北京的深秋,当时还是学生的我们,下了课打闹着回宿舍。好友的手机突然响起,她听完后脸色突变,瘫倒在地。 “我爸出车祸了,我妈让我立刻回去。”犹如晴天霹雳,直到陪着好友抵达机场,我们都没回过神来。而受到如此打击的好友,已近崩溃,被空乘搀扶着上了舷梯。
  人终究没有救过来。返校的好友也失去了活力。我试着宽慰她,但语言如此苍白,她反反复复地问我:为什么是她爸爸那么好的人横遭恶难?为什么偏偏是她的家庭那么不幸?爸爸走了,她和妈妈未来怎么办?
  我无言以对,她也找不到根本的答案。只好一天天封闭自己,最后办了休学,回了老家,换了号码,彻底和我们断了联系。
  我不由得想起差不多是同龄人的莲师兄,一户普通的农家,一夜之间,年少的儿子失去了父亲,中年的妻子失去了丈夫,而年老的婆婆失去了儿子,他们要怎么度过这难关?虽然在同喜班学习了“无常”,也听过“因果”“因缘”,但事非亲历不知痛,人在事中,真的能超脱吗?
  几天后,莲师兄回来了。我们去探望她。出乎意料的,明亮干净的农家小院丝毫看不出经历过的变故,坚强的女主人微笑着迎接我们,一遍遍地告诉我们:没事的,一切都好。
  真的没事吗?莲师兄说是的。她向我们回忆了与丈夫生活的点滴,这么多年来他们彼此扶助,感情深厚。丈夫的突然离去毫无征兆,所幸助念团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伸出援手,在异乡给了莲师兄无穷的勇气与无微不至的帮助,助她度过了人生一大关。
  “他们(助念团)说的对,一切因缘生,看似很突然,其实都在因果里。怨天尤人没有用,只有调整心态,一心助他此生最后一程圆满,才是最好的爱。”
  莲师兄还向我们分享了她为先生做的开示,我瞬间泪涌:“你安心去吧,不要挂念我,也别担心孩子,我会照顾好妈(莲师兄的婆婆)。你不要放不下,也别再担心,因为无论你怎么舍不得,以后也没办法再帮我干活,再陪我说话了。你就安心去,一心求往西方极乐,在那里好好修行,学成后再回来度我们。别担心我们了,就当你又出了一次远门,这次回来的时候,你就有更大的能力来帮更多的人。”
  我本以为要去安慰莲师兄的,没想到,却从她那里得到了救赎,一解多年的心结。
  是的,因为时代政策不同,我们这一辈人,兄弟姐妹少了许多,几乎都是独生子女,大多数人同父母祖辈、爱人小孩的关系非常亲密。哪怕没发心去做临终助念义工,终有一天都会面临送别至亲的场景。有时候丢失了一件东西或者失恋了,尚且要痛苦一阵时日。如若是相处几十年的人,过了今天再也见不到了,那种心理冲击真的很大。很多时候,亲人永别不是不痛,而是被压抑到潜意识了,如果没得到合适的疏解,很容易对身心产生毁灭性影响。感恩临终助念,能指导我们如何助力亡人,更能让经历变故的人们在佛号中安住,缓释痛苦,得到解脱。感恩临终开示,让我们学会如理思维,用智慧的方法,真正懂得亲人的来去因果,明白了死亡并非终点,一切希望都在我们当下良性的心行里孕育。那里不是绝望,而是一片清凉,是新的开始。
  意识到这些的我,很感恩莲师兄,也牵挂着我那位失去音讯的好友,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她是否已经从丧父的痛苦中走出,我衷心祈愿她早一天能听闻正法,得智慧,得解脱。我也暗暗发心,要更精进学习,希望有朝一日能加入临终助念团。因为临终助念不但是佛教助人的一种方式,更是现代人非常需要的心灵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