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同喜班的压轴课程《皈依修学手册》,师兄们渐入佳境,还在徘徊的师兄也逐渐生起了紧迫感。《皈依修学手册》表面上精简、空疏,但若不能够贯通和运用起来,会觉得云里雾里,难得要领。因此,在这个阶段,很需要大家能够分享法喜、心得、经验、教训,相互增上。
  于是我写下所学的心得,希望师兄们从中得益。
  自个人学完以后,我把这本书内容归纳为三大板块,感觉比较好理解。

一、为什么皈依

  这就包括了本书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
  学佛之所以要皈依,是因为皈依在佛法中占核心地位,是学佛的开始、目标、根本,并因皈依而有种种法门的施设。我的理解是,就像一本《圣经》涵盖了基督教的全部一样,“三皈依”也可以涵盖佛法的全部。可以把它比作“万能钥匙”,打开的是你的自性三宝;也可以把它比作“根”,当我们遇到任何难题,循着“三皈依”,便会顺着佛、法、僧之“根”,嗖嗖嗖窜到你需要的佛法“枝叶花果”供采撷。
  皈依之因,还因为暇满难得、死无常、三恶道苦、三宝功德。这部分内容每天的皈依定课中都要求观想,但一开始确实很难观起来。我自己的做法是,先想想自己为什么有时间有能力有因缘修学佛法,等到衰弱的那天还可能吗?再想想生命只在呼吸之间,顺着调息去体会生与死;再想想最近贪嗔痴病毒发作时自己痛苦的惨状,而“三恶道“不就是三种心念的延伸吗?再想想修学以来自己发生的任何一点点细微变化,这都是三宝功德的阳光照在自己身上产生的一点点暖意。
  我们需要皈依,还因为皈依有“利”可图。凡夫都是趋利避害,因此本书第七部分讲利益。这八大利益,可以通过自己和周围人的来信解领会。举两个例子:“集广大福“,我的阿姨在二十年前人生最低谷时(离婚、亲逝、女儿无人管等等)开始信佛学佛,现在二十年过去了,她不但完全冻龄,而且战胜了脸部肿瘤,获得了事业、家庭、女儿前途的大满贯,堪称奇迹。再例如,我自己虽然存的那几个佛法“小钢镚”还买不起“玛莎拉蒂”(这是我们班师兄对忏悔文的戏称),但我学佛以来许下的四个凡夫愿,已经实现了三个。

二、皈依什么

  这是本书的纯干货第三章。
  皈依的是佛、法、僧,包括住持三宝、化相三宝、理体三宝、一体三宝和自性三宝。此外还有许多需要注意的其他概念,如经律论、教法和证法、凡夫僧和圣贤僧。
  这部分法理若要长成自家果园子里的果子,一定要区分、贯通这些概念,运用八步三禅种在自己心里(实际上,我也是通过这一部分进一步理解了八步三禅的殊胜)。
  举例来说,如果我们能够理解住持和理体三宝,就能够更好地理解和包容当今佛教现状;如果我们能理解化相和理体三宝,就不会落入“法执”,盲目的吃素、放生,却不长养慈悲心,导致被普通人视作佛里佛气,甚至怪里怪气;如果我们能理解自性和一体三宝,就不会落入我执,为自己的凡夫心搬出“即心即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等挡箭牌;如果我们能区别教法和证法,就不会落入玄谈或盲修瞎炼……

三、怎么皈依

  这可以囊括本书第四、五、六、八章。
  为了理解方便,可以类比为三部分:培育皈依之花(座上的皈依);促生皈依之叶(四法行);增肥皈依之土(遮止、奉行、共同学处)。个人认为,这部分多为贯穿于整个皈依仪轨的零珠碎玉,我们需要做的是,在日常皈依仪式之前、之中、之后,常读常反思,看看哪里还没有理解到位和做到位。
  “皈依之花”(座上的皈依)在第四、八章,以我自己的反思为例:其中第44页讲几种不正确的皈依发心(好感、慰藉、护佑、投机),就需要想想我有几样,为什么不该这样?再如第46页讲“生命轴心由自我转变为三宝,就像火箭推动飞船进入太空”,就需要反思如何看出我在地球上而不是太空?如何有足够的火力?再如念诵到七支供,就需要想想我能否打开心量“一一遍礼刹尘佛”?念到四无量心,就需要反思我昨天、前天、大前天,哪里做到了慈、悲、喜、舍?
  “皈依之叶“(四法行)在第五章,它为皈依之花给养。这部分内容帮我们告诉我们如何如此。当我们彻底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后,更多需要时时思考自己有没有做到位。例如亲近善知识,我有没有净信为本、念恩生敬,会不会师父打个喷嚏、多叨叨几句,就起了慢心和不耐烦?有没有身口给侍,是不是空占着珍贵的学佛资源偷懒?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也一样,而这三法行(尤其是如理作意)更多需要翻回八步三禅,去读透,去做到位。
  “皈依之土“(遮止、奉行、共同学处),指的是通过有所为有所不为,为皈依创设良好的环境。遮止学处指不能做什么,包括不能皈依外道、需要守五戒十善;奉行学处指敬佛、敬法、敬僧;共同学处指随念三宝(德、恩、悲),启白三宝,守护皈依体。
  然而,语言是有边界的,皈依共修的利益,关键在体悟。拿我自己来说,皈依共修很投入的那几天,连着有两三个同事与学生说看到我就感觉很开心,并且自己工作、生活中都沉静而高效,还用佛法轻松化解了一桩陈年旧事。虽然这点儿“小钢镚”不值一提,但是它像信号灯一样,告诉我走在为自己和别人创造幸福的路上,能不欢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