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演晟

  上周的某一天,吃烤鸭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活鸭的形象,又仔细品尝了口中的“美味”,好像一团模糊品味不出来。之后,就决定吃素了。这应该是第二次。上一次这么做还是2013年,那还是刚接触佛法、决心皈依的时候,也是决定吃素,信心坚定。这回我又吃素了,心里还想到前几天父亲带我去看中医,他主动向医生谈到我只吃荤、不吃素的问题。“好啦,这回我吃素,不吃荤了,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此后,对于自己吃素,我开始“观察修”:吃素可以减肥,我要瘦身;吃素健康,吃肉不健康,我要吃素;吃素内心清净,我要吃素;要吃就吃全素,一鼓作气,忍一忍就过去了。
  然而,吃素和慈悲心什么关系?我却把这“观察修”放在了脑后。当周围的环境中很多人没有素食习惯时,我坚持素食,该如何智慧处理,也没有考虑。
  我之前的“观察修”到后来,得出的结论就是:“我吃素,我高贵。”当然口头上是不敢承认的。
  于是,考验接踵而至。
  约了朋友们周三去素食馆吃素,原本打算分享学佛经验,希望他们也一起加入的。面对他们对素食的疑惑。我却没有及时回应,还想着:吃肉,多不健康,要换种生活方式啦。接着,整个吃饭过程中,我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他们在做烦恼的“观察修”,担心着自己“造口业”,也没有试着去关心他们。这样一来,原来的分享自然是实现不了了,心里也觉得变了味道。
  周四,家里亲戚约了我好多次,我都以要学佛为理由推脱了;因为十一期间要去静修营做义工,我再一次推脱,提出要换时间。想到自己开始主动邀约了,本来还满心欢喜,结果听到父亲说他们可能要吃牛肉火锅,我的脸一下拉长了,说自己就吃素,不吃肉。于是,围绕着吃素的问题,我和父亲起了矛盾,情绪一直延续到第二天:他觉得我吃素没营养,我就举出要多种素食搭配。结果是,谁也没说服谁。
  接二连三地围绕素食产生矛盾,我在思考为什么?导师开示,素食和慈悲心有关。反观自己呢?却是为了显示和他人的不同而吃素,为了说服他人,不惜与人争辩,争不过就撇清:你吃不吃我不管,反正我要吃的。要不就自个儿想:吃荤不清净,会影响修行,你还没学佛,不懂的。
  感恩这周末又要做分享员,还有很多义工工作要承担,又恰好面临毕业,最近学校压力比较大。带着紧迫感,我开始认真学习法义。在此过程中,还要感恩慧沐师兄的《由吃素引发的思考》。师兄分享道:“今后在遇到境界时,先不要急着给事情‘定性’,也不要忙着想办法去解决‘问题’。先静下来,真诚地面对自己,问一问自己的发心。也许调整了发心,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反之,没有正确的发心,即使是在做种种善行,还是跳不出凡夫心的轨道,也不可能真正地自利利他。”
  再次思惟起素食和慈悲心的联系。渐渐的,想到鸭啊牛啊什么的死前挣扎的画面,我感到不忍。接着再想到这些尸体化成盘中肉,我就感到吃不下口。
  同时,再思惟起自己和朋友吃饭的经历。那时的我,处处彰显自己优越感,面对他们抱怨生活的烦恼,不吭声,却总想着自己是“屈尊”来见你们的。惭愧的是,本来打算自己请客吃素的,最后还是让一个朋友请的客。自己是凡夫心,被别人“慈悲”了……
  与我父亲也是这样。在自己带着凡夫心吃素时,知道对方目前接受不了全素,却一个劲地彰显素食的优越;说服不了对方,就想撇清和“肉食者”的关系,彰显自己的优越;自己不下锅,却突然变得极力推崇素食,这种转变,让主厨的父亲感到有压力,产生烦恼;陷于人我是非的自己,想了一整晚对方的不是,却没有想到父亲口头上虽然不接受我的素食观,当晚为了配合我吃素,特别去购买素材,作了一大锅素面,而自己却只是动动嘴皮子、麻烦别人;最后,还以饮食习惯为话题,回避对亲戚的关心,不免冷漠。这也不是佛教提倡的慈悲心啊……
  思惟至此,我一阵脸红:像这样表面上在吃素,哪一点又是和佛教吃素的发心吻合呢?我原来是,带着凡夫心在吃素啊,也带着凡夫心在与人宣扬素食经验。难怪烦恼重重、是非不断。
  那么,从现在起,我就要调整自己的发心:发慈悲心来吃素,以接纳、理解的心面对周围的亲朋好友,同时忏悔自己发心中的杂质,不断提纯。
  感恩导师,感恩三宝,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