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初秋,阳光透彻,天湛蓝,祥云恣意。“大德曰生”处四棵百年香樟树枝繁叶茂,阳光从树叶间隙洒落下来,折射到斑驳的黄墙上。光影随风而动,犹如水上的波纹。
  今天,盂兰盆节和地藏法会,寺里留饭。佛门中,吃饭的地方叫“五观堂”,吃饭不叫吃饭,叫过堂,服务不叫服务,叫行堂。借着法会因缘,过了一次堂。
  排班
  诵经完毕,稍息,黄衫绿马甲义工手举“止语”引导牌,引导大家分男众和女众两列排队前行,一路止语。队伍穿过拱形小门,眼前一条百米长小弄,一侧红墙,一侧白墙,似乎是西园寺的另一方天地,走至尽头,豁然开朗。
  今日过堂的大斋堂就座落在这里,红砖墙面大平房,散发着岁月的气息。
  
  此时,大斋堂内准备就绪。浅灰色长桌分东西南北四个方阵排好,桌上已经摆好餐具,每个位置上放好一只白色大碗和一只白色小碗,一方餐巾纸,餐巾纸上横放着棕色木质筷子,浅灰色方凳排放在长桌下方。三十几位义工,高矮胖瘦不等,年长青春混合,人人头戴一次性厨师帽,一次性口罩,露出一双眼睛,一字排开,正静静待岗听命。
  斋堂门口,两位义工笑意盈盈,用手势引导大家入座,一排满员再引一排。及至座位,轻轻搬出桌下方凳坐下。今天中午,数百人同餐。
  
  坐下后,发现大碗里半碗饭三个素菜,小碗里一份汤。这就是今天的午餐,吃得饱吗?
  抬头环顾,斋堂正前方供奉着弥勒菩萨像,“五观堂”匾额高高地挂在菩萨像后方,匾额下方有一副对联。
  白墙和庭柱上分别贴着“包容”“惜福”“止语”“感恩”。
  三台大型厨房专用消毒柜矗立在西侧墙边,有这个,卫生之事,妥妥地放心啦。
  “叮”一声悠扬的引磬声,瞬间拉我回来。开吃?未见左右动筷子,遂不动。
  但见一位法师站到弥勒菩萨像前,拿起话筒开示过堂仪轨。
  1.提醒大家将手机关闭或者调成静音,整个吃饭过程要求止语。吃饭时就专注于吃饭,不要发出“喳吧喳吧”的声音,细细品味饭菜之味,不评价好吃歹吃,咸有咸味,淡有淡味;不要东想西想,不用担心吃不饱,需要添饭添菜添汤时,可以将碗放到桌边,行堂义工看到会过来服务,有特殊需求可以举手示意。
  2.左手托碗,右手举筷,端身正坐吃。不要趴着吃,趴着吃是乞丐吃相。不要跷二郎腿,双腿放平。
  3.佛门中,吃饭不是为了饱,非为满足欲望,故应节欲离贪,不能这个菜觉得好吃就多吃,那个菜不好吃就不吃。吃饭是治疗饥饿之病,既然治病,适当即可。
  4.吃饭是为了成办道业,如果发菩提心吃饭,哪怕是金子也不怕不消化。
  5.寺中饭菜来自十方供养,同时又有大量义工为之服务,请惜福,尽量吃干净,不剩饭。吃好饭后,餐巾纸擦完嘴后,再擦一下碗,这样洗碗义工就可以省力些。
  6.吃好后,自己将碗筷带走,从正门或者弥勒菩萨像背后去洗碗处交给洗碗义工。
  ……
  吃饭是治饥饿病。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新鲜!
  随后法师领着大家一起念诵供养偈,供养十方三世一切三宝。音调很好听,词没怎么记住。
  念诵完毕,左邻右舍开始举筷子,于是有样学样举筷子。
  
  端坐,托碗,举筷,不发声,不说话,一口一口地咀嚼,细细品滋味。刚吃上几口,已有一行行堂义工前来巡餐服务,添加的依然是碗里的那三个品种。不用再寻思别的,要或者不要,应需而动,要就把碗放桌边,不要则不放。
  大几百号人就这么同时就餐,没有喧哗,只管对自己负责。
  餐毕,擦嘴,擦碗,方凳归位,轻手轻脚走出斋堂,将碗送至洗碗处。
  
  过堂毕,顺势与几位师兄聊了聊今天过堂之体会。
  师兄一说:“一米一粟当思来之不易。”吃饭念恩是老生常谈,但是每次在西园吃饭,感恩之心特别浓烈。每次活动的圆满都离不开大和尚、常住法师和义工的付出,大家都在为活动尽心尽力。吃饭时看到年老的师兄和瘦弱的师兄行堂,眼泪常常不自主地在眼眶中打转。
  师兄二说:在西园吃饭感觉特别好,吃完以后很轻松,很平静。在这里吃饭就是吃饭,在家吃饭要陪聊天,在外吃饭更加要找话题,投人所好。这边吃饭,只要照顾好我的胃就可以了。
  师兄三说:每次来西园都吃撑了,感觉很幸福,不由自主地就吃起来,太好吃了。
  师兄四说:在这里吃饭,我的觉知力变强,一直在观照自己。师兄们打多少,我就吃多少,每次都感觉正正好。
  师兄五说:在西园做义工,因为心情好,所以胃口好。胃口好了就觉得味道好。同时,味道好了,做事的心情也好,相互增上。
  师兄六说:在这里吃饭,妄念少,专注吃,愉悦体验,感恩心重。
  万人吃饭万人味,吃饭叫过堂,个中深意,只有来过,才略知。不打广告,下回你来说道说道过堂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