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这座火炉之城,在持续了数日的酷热之后,似乎正在被一场秋雨一场凉所取代。看到日历上标注的“立秋”,心里仿佛被点击了一下,浑然不觉间,一年已经过了大半。这大半年里,我又做了什么呢?脑海中开始闪现碎片似的记忆,细数,我自己都惊住了。自从报名辅助员后,竟然已经连续做了两次辅助员,现在正走在实习辅导员的路上。
  然而,回顾这大半年里作为辅助员的历程,却又五味杂陈,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因为期间看到过师兄们因被病痛折磨而不能继续修学,也有因工作忙碌而中断了修学。直到如今,依然能够清晰地记得,在我第一次做辅助员带组的那一个下午,组内一位师兄突然电话我,她在医院做例行检查时,被医生检查出淋巴和肺结核的病变,不能来参加小组共修甚至班级共修了,医生要求必须马上住院治疗。在和这位师兄交谈的时候,我反复默念着:千万不要出现恶性病变啊!好在结果未曾变坏,可是修学就此止住。
  当三个月即将结束,我就要离开这个小组的时候,能够参加小组共修的师兄只剩下了两位。在那一段时间里,我的心里尽是遗憾和无奈,我能够强烈地感受到,那些未能继续参加修学的师兄们心中对佛法的渴求和疾病在身的痛苦。可是,我对此却无能为力。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问自己,究竟能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师兄们呢?我该如何做呢?
  如果说当初报名辅助员是带着一些好奇和新鲜感的话,那么,在经历了这种种无常和病痛的洗礼之后,我毅然决然地报名了辅导员。因为我开始慢慢明白,这世间,除了佛法的智慧,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一个人究竟地脱离苦海呢?
  我不断地回忆,曾经同喜班的日子里,因为无知和懈怠,那一段路走得是那样匆忙而又迷茫。我一次次地问自己,到目前为止,同喜班的课程在我的心里,还能留下多少呢?我拼命地去想,心里却是了无痕迹。带着这一份担心和怯懦,我又一次上路了。
  有了两次的辅助员经历,我对无常和疾病这两个高频率的字眼,有了些许坦然和接受。同时,当我面对班里学历参差不齐的同修道友时,我又在想,该用什么方法让大家从一种松散的生活状态走向每天固定的闻思修之路呢?作为一名辅导员,最重要的一份职责和担当又该是什么呢?学习者、分享者、服务者、辅助者。我要把自己曾经走过的曲折经历和师兄们分享,让师兄们可以少走弯路。同时,作为一名服务者,我会每天早晚两个时间段,早早地开始守候,等待大家一起来做定课。每晚定课结束后,我开始尝试着把自己学习当期法义的思考分享出来,和师兄们一起讨论。慢慢的,师兄们开始从起初紧张的状态中走出来了,学会了如何联系自己来做分享。
  我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就在我们学习到第三课,谈到人生的幸福时,师兄们把曾经的经历、那些不为人说的苦难和如今学习佛法后对幸福的认识娓娓道来,我又一次被震撼了。我在想,四年前,当我第一次学习这课时,我的分享是什么呢?脑海中一片空白。师兄们的每一次分享都鞭策着我,提醒着我作为一名辅导员,作为一名学习者的责任。
  所以,现在每个晚上,不管一天的工作多忙碌,我都会在晚课结束后和师兄们一起分享学习心得。我想,这是不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在和师兄们一起培养固定时间闻思法义的习惯呢?同时,每晚睡觉前,我都要把自己修学的内容,和自己带班修学的内容,在心里如放电影般地过一遍,让法义的脉络更清晰,让重点更突出。否则,我不知道第二天要和师兄们分享什么。通过这种方式,我发现,对我而言,自己竟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佛法正慢慢进入到我心里。班级共修时,我会很自信地和师兄们分享我对法义的认识。这一份自信,把刚刚进入修学状态的师兄们也带入到对佛法的信心中来。
  感恩辅导员这门修行课,让我从懒散的、从不为别人着想的我执状态中走了出来。同时也让我感受到两套模式的殊胜,在服务大众的过程中检验自身修学中的不足,从而更加明白,作为一名学习者和修行者,我永远都还在路上。
  感恩我曾经辅助过的那两个小组的师兄们,感恩正在共同修学的同修道友们,是你们让我在菩提道上快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