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学时,有次数学考砸了,班主任登门家访,为此父母把我狠揍了一顿。那天晚饭后,心情郁闷的我,独自跑到天台散心。
  那是家属大院里的唯一一座高楼的天台,平日少有人去,但打扫得很干净。沿着天台外围,垒起了一米多高、两米宽的水泥台,最外边用铁栅栏做了围挡。那天晚上,我躺在水泥台上,看着星空,默默流泪。
  泪眼中的星空是那么辽阔,无遮无拦。星星洒在墨色的夜空,看起来很远又很近,令人不由得想伸手去够。哭累的眼睛很酸,索性闭上。我能感觉到白天晒过的水泥台微微发热,能听到马路上摩托车、汽车行驶的声音,还有院中高大的玉兰树送来的阵阵花香。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离白天的狼狈恐惧,离不及格的数学卷子,甚至离平日的生活是那么远。
  星空浩瀚,比起它,我是何等渺小!烦恼融入星空中,一下子消解得无影踪。从那以后,我常常去天台看星空。后来,搬了家。2005年我在外地读大学时,大院拆除了,旧城改造,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回到旧址,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天台所在的位置,怅然若失了许久。
  今年年初,因缘际会,参加了读书沙龙。第一次读到《佛教怎么看世界》,我的内心便深深折服于导师的逻辑之美。佛法弘大的世界观、时空观,于导师娓娓道来,毫无晦涩与谈玄说妙之感。说来惭愧,亲近佛法几年,每每有人问起佛法如何阐释世界,我常无法言说。那天沙龙结束后,我特别向义工师兄申请能否把书本带走,得到允许后,从此我的袋中一直揣着它。
  六月份,有幸加入三级修学。共修时,我们再一次学习了《佛教怎么看世界》。师兄们分享了各自感受到的震撼,他们的每句话都落在我的心里:
  “原来我以为世界就是人类生活的地球,现在才知道它有十方三世,有有情世界、器世界,有欲界、色界、无色界,有十法界……我们所在的只不过是一个小世界,还有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世界如此大,地球这么小,人类就更小了。从前以为处处唯我独尊,事事要顺心顺意,这样的‘我执’真的很傻,很没必要。”
  “导师说世界不是唯物的,也不是唯心的,而是唯识的。从前我一直觉得佛法是不是洗脑,共修时,暂时自我麻痹获得快乐,出门后就又回归烦恼。但经过这一课的学习,了解到缘起法,对照自己生活里的一切,无论是悲还是喜,无论是亲友还有陌生人,确实都是无常恒不变性、无独存主宰性的,也明白了一切是因缘所生,唯识所现。如此想来,有时遇到事情,觉得是别人和我过不去,其实是我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如果想开了,不在意,任凭什么事也不会让我感到难过,心才是所有行为的真正根源所在。”
  ……
  师兄们的分享还在继续,我闭着眼睛聆听。
  那一刻,感觉童年的那片星空,那一颗颗星又回来了,它们化成了一个个文字,落到我的耳朵里,留在我的心上。是的,幼年的我觉得是星空为我带来了宁静,排解了忧愁。楼房拆除,星空消失,我的心灵依怙好像也少了一块。
  现在,我终于懂得了,“境由心造,境不离心”。如果我心中有烦恼,哪怕逃到天涯海角,面对多么殊胜的境况,亦不过是短暂缓解,过一段,烦恼又将生起。
  只有真正深入甚深的佛法智慧,打破自己狭隘浅显的观念,去看真实的世界,去了解烦恼的缘起,去改变自己的心行,真诚、认真、老实地去信、去学,才是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