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自己:我幸福吗?
  我在冬天来到人间,听妈妈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连着棉袄一起称重才5.5斤。尽管如此,我的体质还算不错,从小到大没犯过什么大毛病,平时除了体检连医院也很少去,从身体的角度,我是幸福的。
  我长在和平年代,社会安宁,身处南部城市的小康人家,经济说不上富裕,但似乎也没有为柴米油盐发过愁,从物质的角度,我是幸福的。
  我父母双全,原生家庭关系紧密,两代人之间相处融洽,大家平时的沟通也非常平等、开放、民主。在我记忆里,家人从来没有用争吵和对立的方式解决过问题,从亲情的角度,我是幸福的。
  按理说,我应该感觉到很快乐,很满足才对啊!而实际上却事与愿违。曾有一段时间,我患上严重的失眠,经常在床上望天打卦,辗转反侧;有时候,半夜实在睡不着,会无聊到一个人在屋子里游来荡去,孤独的影子撞在墙上砰砰作响——心理医生说,我的失眠来自于抑郁症。经过药物的调理,我终于可以入睡了,工作和生活也慢慢走上了正轨。但焦虑和烦躁的情绪却时隐时现,总在压力来临之时或季节交换之际,如期而至。从心灵的角度,我算不上幸福,甚至谈不上真正的身心健康。
  我一直用“诚信”二字来打造自己的个人品牌,自认为待人处事的原则和基本素养兼备,算得上有德之人吧。佛法告诉我:好德包括外在和内在两个方面,除了外在的品行,内在方面还要有健康正向的心理。这,让我非常震惊,原来我之前的理解是如此片面且肤浅,在严格意义上,我并不完全符合好德的条件。
  仔细回想,发现以前的我确实活得比较悲观消极。学习了这一课,我用佛法的正见重新剖析过往的点点滴滴,看得更加清楚了:我去医院看病吃药,情绪只是得到了暂时缓解,但问题并没有根本解决,因为我只是在养生,并没有养心。我的心灵垃圾没有得到及时清理,越积越多,最后导致生命难以自主,出现种种状况。
  幸福的头号杀手是烦恼,烦恼的头号杀手是智慧,要根本扭转这种状况,我需要用佛法智慧和相应的禅修去训练自己的内心,提高心灵的自我管理能力。在这三个月里,我已经尝试着在练习:
  以前,父母身体有病,我惧怕死亡,害怕分离,情绪容易低落;现在我了解无常的真相,学会接纳,变得坦然;
  以前,我对自己要求高,对别人要求更高,凡事追求完美,喜欢纠结;现在,我认识到我执是制造烦恼的根源,试着用“随喜别人,检讨自己”的方式去处理事情,慢慢发现自己变得柔和,没有那么偏激;
  以前,念头来了,我随波逐流,会越想越多,越想越复杂;现在,我知道对自己每一个的起心动念都要保持有距离的观照和评估,有意识地提醒自己掐灭无谓的念头,不任由它绵绵无期地牵扯我的心行。很明显,我的失眠少了,精神面貌比以前好了。
  …… ……
  无疑,以前的生活案例带给我的感觉是苦的,因为我过往成就的是以迷惑、烦恼为基础的生命品质。佛法让我的心行发生了变化,同时又给了我希望:凡夫的生命品质并非恒常不变,也不是我的唯一选择,凡夫和觉悟者的生命在品质上有所差异,而本质上并无不同。我们完全有能力发掘内心觉醒的潜能,不依附外力,找寻幸福的本质性存在,最终拥有像佛陀那样智慧、慈悲的生命品质。对比自己在修学前后的种种变化,也恰恰印证了“幸福向内求”的真理。
  我以前听过这么一句话:“生命是一只自由快乐的小鸟,翱翔在佛法的蓝天”——真美!
  师兄们,你愿意和我一起开显生命的本性,共同追寻生命之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