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带班的几个月中,忐忑焦虑一直挥之不去,压力也越来越大。我所带的班级师兄大部分是我在原始点专项活动中认识,并因此进班的。进班前他们因身体的种种状况来公益点求助,每每看到他们那么痛苦,烦恼那么重,渴望能有人指引获得解脱,身上的使命感油然而生。那时我在想,我能给他们什么?我要怎么做才能真正帮到他们?于是就想到把他们引进三级修学,让他们在模式中系统学习佛法。
  但是一切都是无常,当我看到学员由原来非常渴望的眼神(那时是多么清净的求法之心啊!)变成散乱、躁动不安的情绪时,我如坐针毡。及时调整心态,审视一下问题出现的根源,我逐渐找到了答案——他们没有于法受益。再仔细对比一下,有时学员在这节课受益程度比上节课好点,而下节课状态可能又不一样。通过梳理我发现自己是凭感觉在带班,没有按照模式来,为什么呢?我问自己:仪轨有做,班级共修和小组共修也都有做,也很认真地投入和付出,感觉模式里有的我都有。问题出在哪里呢?
  “烦恼即菩提”,在一次选拔正行中,我参加计时义工,在认真倾听他人的分享中,对照自己,发现了许多问题,简要和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为做事而做事。“修学是为了调整心行,做事是为了进一步历境练心,把修学落到实处。”我在投入做事,但是站在“我”的位置来做的,比如我要在分享前准备好分享稿,然后学员分享完后我总结分享(照本宣科)。我很忏悔没有发现学员需要什么,哪里比较薄弱,应该如何帮助他们提升,这些都没有觉知到。我已掉入到“为做事而做事”的坑里了,像在完成任务似的,而不是真正在修心,更不用说要引导帮助学员在修学层面受益了。现在认识到依托模式的指南,在修学和做事中就比较不会偏离方向。
  其次,口说模式却无实际内涵。三级修学模式的宣导在班级活动中基本都在做,但似乎有走形式的感觉。所以就有学员进班不到三个月,认为我说的模式没什么意思,并没有能够真正受益,于是就直接退出修学。后来我也一直在反思,模式是什么?反复把《学员手册》翻了好几遍,最后回归到十八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上。我问自己,我口口声声说十八字方针,自己践行了多少?八步骤三种禅修我落实了多少?我有指导学员如何实操和对照吗?好像也不是每节课都坚持用心去做,清醒时做一下,否则就稀里糊涂过了,所以学员不能够真正于法受益。
  没有做好引导已经很糟糕了,在他们提出问题时,没有用三级修学当期法义去解决,反而说哪个法门如何管用,结果又造成更严重的散乱,确实是愚痴行为,也深深地忏悔。“书院是一个修学团体,很多学员之所以能够在书院发心做事,能让做事成为修行,靠的就是三级修学的利益”。 模式是最好的指南,修学做事要真正受益,需要不断地深化领会模式精神。
  第三,辅导员是三级修学的传承者。带班中,有时发现师兄们的问题,但没有做到及时正确的引导,让她们遇到挫折失去信心。我也在检讨,自己没有真正把握好辅导员的定位,没有站在更高的格局来辅导带班。一次听觉平师兄的分享,他说要从帮助班级师兄们的成长到帮助无量众生。“一即一切”,我有用这种格局和视野认真地面对每一位师兄吗?答案是没有。因为我的所行没有真正依托模式,引导学员安住于法,在修学中产生意乐,我给他们的很大一部分是原始点的意乐。我要忏悔,我没有引导师兄们用三级修学来对治烦恼,而是向外攀缘。作为辅导员,没有传承好三级修学,这种恶果思之真恐怖。
  做事是修学的检验,辅导也是一门功课,深入领会模式精神,才能在做事中得到更好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