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辅导员师兄在班级群里发了一段话:请师兄们积极分享自己成长的心得,供养导师,利益更多人。“供养导师”四个字重重敲在我心上,加入三级修学以来于法受益良多,多么应该向导师汇报一下啊。
  我的义工岗位是召集义工。作为召集人真的是最最着急上火的人。刚进班几个月,别的师兄优哉游哉地学学法义就可以了,我除了学习法义,还要做法宝结缘、办读书会……心里满满的都是事。我这颗凡夫心哪里受得了,开始埋怨师兄们不承担不分担。于是,矛盾接二连三地出现了,我烦恼不已,找观青师兄倾诉,希望她能站在我这边说句公道话。
  但没想到,她告诉我:一切是非烦恼的根源都是因为我执。我听后很震惊,先是抗拒,然后沉默。经过痛苦的反思,我认识到自己有怨言,一是因为大家对我所做的没有表现出认可和感激,二是我认为自己付出他们不付出,我觉得吃亏了,全是在计较我的利益我的得失。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把指责别人的手转向自己,过程很艰难,但痛过之后是无比的轻松,我体会到了修行的奇妙,原来,越检讨,越进步。
  之后我又进一步思考,首先,次第修学本身就是最安全最有效的,其次,将学习教理和做事结合起来,在学中修、在修中学,避免学了一堆佛法知识而用不起来的弊端。三级修学这么好,这样的修学体系弥足珍贵,对普通大众来说,真的是太需要了!而它的内涵如果没有进来亲身体验是很难领会到的。召集义工承担着在当地传播三级修学的使命,要接引更多的人走上正确修学佛法的道路。而我现在做了一点点就叫苦连天,学佛到底是为了什么?做事又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自己,那不做事就能为自己了吗?在反问下,我惭愧无比,学佛是为了成就佛菩萨品质,做事本身就是修行,在服务别人的同时成就自己。于是我重新调整发心,再次上路。
  事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虽然道理想通了,但是心行积累远远不够,不能从根本上应对所有问题。之后又不断出现各种情况,每一次,我都是先理直气壮地起着嗔心,这个师兄怎么这样、那个师兄怎么那样,等等,全都是烦恼的理由。虽然我心里很清楚有烦恼肯定不对,但就是没有能力化解情绪,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问题。
  所幸的是,觉净、净琼、智韬等多位师兄主动关心我们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向他们求助,他们没有嫌弃我哪儿哪儿做得不对,而是慈悲耐心地教我如理思维,帮我把心行调整到位。每次跟他们谈话结束,我都像被打了强心针一样,心力大大增强,一方面有能力把凡夫心掏出来反复研究、反复检讨,一方面有能力面对问题,化解矛盾。就这样,一次一次地经历着摆脱错误、重复正确的训练,心行在反复锤炼中渐渐稳固下来。师兄们对我的帮助太重要了,每次陷在坑里,他们轻轻一拉我就能出来了,如果靠自己,许久都爬不出来。
  一年多来,我一边修学一边做事。修学提供基础,做事促进修学,就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着,想不成长都不行。如此精妙的安排,使我常常感慨导师的慈悲和智慧。
  现在遇到情况,该如何如理作意、如何正确用心都形成了一定的套路,心也越来越开阔,何况还有苏州师兄这棵大树可以依靠。有了底气,人就变得轻松了,有种大踏步前进的感觉,不再像以前那样沉重焦虑、不堪重负的样子。再回头看,过去的事就像挂在天边的云彩那样遥远,而其中的感悟感受都浓缩成了修行中的某个观念或者心态,同时沉淀成坚定的信念:三宝在加持,导师在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