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智常,智慧的智,经常的常。可能是导师期望我智慧经常有,经常有智慧。
  没修学前,我就在西园寺做义工,做过文明进香组的义工,护持过皈依共修,还做过放生义工。
  修学后,我又做义工了。第一份义工工作是分享员。为了写好分享稿,我到学佛沙龙上学习、观摩主持人、分享员怎么分享;第二份义工工作是护持西园寺和定慧寺的学佛沙龙;第三份义工工作是沙龙的召集工作。
  这三份义工工作让我很开心。那时我有一个想法,我将来只做点灯和传灯这两件事。慢慢地,我发觉自己对义工岗位产生了贪心和分别心。我把义工成长路径的每个岗位当成了世俗社会的升职,落入了凡夫心。这真的不是修行,不能这样。
  慢慢地,我发现自己虽然做事还可以,但我慢心却在滋长。做义工时,会看不惯一起做义工的师兄。经过反思,我先培养对身边人的慈悲心,慢慢地扩大到一切众生。如果连身边的人都不能慈悲,如何利益一切众生?之后,发现了一起做事的义工师兄的很多优点,我慢心减少,慈悲心增加了。
  开始做义工时,我发现很多师兄承担着几份义工工作。我“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认为这样不利于工作的开展,师兄们压力也大,容易影响修学。应该只做一个岗位,把一个岗位的工作做细,这样对书院才有利。可是后来,我想的是自己也要多承担些义工工作,我多承担一点,师兄们就可以少做些。但不能因义工行影响修学,每期法义要把自修做好。修学是根本,修学和做事要齐头并进。
  进入同修班,义工行不减反增,而自修遍数能达到五遍左右。正如净钟师兄所说:“修学和做义工的时间越长,修学和做义工的时间越长。”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总结出几个窍诀:
  第一是万能法宝——传帮带。和师兄们一起做事,发挥团队的力量,事情会做得更好,自己也会很轻松。
  第二是减少执著。不要想着自己是某个岗位的什么义工,希望有一天自己能“以无所得之心做很多事。”
  第三是搞好平衡。有段时间,只要到周末,我基本两天都在做义工。后来我太太对我有意见,抱怨我陪她时间少。我跟我太太说:“那我以后做义工就半天半天的,周末每天留半天陪你。”我太太也很高兴地同意了。做义工有劲头挺好,但也得照顾好家人,平衡好义工工作和家庭。
  我在三级修学做义工有一年多了,发现两套模式越来越殊胜。通过义工行,我看到了自己身上强大的我执和凡夫心,经常不断地反思和改正。
  我希望有更多的师兄参与义工行,义工行中真正受益的是自己。
  义工行中需要经常有智慧,义工行中智慧经常有。越做越有,越有越做。欢迎师兄们也来试一试。
  感恩三宝,感恩常住,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