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七月,我进入了三级修学同喜班。这一年的学习让我法喜充满,我的生活、家庭、人际关系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今天,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个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改变。
  在之前的20多年里,我和妈妈的相处模式可以说是“水火难容,爱恨交加”,我俩就像猫捉老鼠,我拼命躲,我妈使劲抓。20岁,我开始了“大逃亡”的生涯,那时在我的认知里,妈妈是个充满负能量、脾气火爆、控制欲极强的人,就像无数颗绑在我身上的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一颗就炸了。
  我曾认为,我们之间的矛盾是今生今世都化解不了的,唯有我们其中一个人生命结束了才能彻底解脱。
  爷爷的离世,让我亲证到了生命的无常。
  爷爷在世时,父亲母亲竭尽所能,无微不至地照顾爷爷。所以他们对爷爷的离去没有粘著,没有遗憾。
  我问自己,如果到了爸爸妈妈离开我的那一天,我可以这么坦然吗?
  答案是:我做不到!
  佛法说,不要对亲情产生粘著,应当在拥有时珍惜,在离别时放下。我想我必须开始改变了,在我还拥有的时候。
  师兄们和辅导员耐心地开导我,引导我思考妈妈不安的情绪来源于哪里。我醒悟到,原来我和妈妈之间,更痛苦的是妈妈,并不是我。佛法说万事都是缘起的,我想到妈妈坎坷的人生经历,突然间就理解了,妈妈的暴躁不安源于她内心的不安全感,源于她内心的脆弱和无明。
  反思自己,修行应修慈悲和智慧,大乘弟子要有“普度众生”的愿力。而我,不要说大慈大悲,对自己的母亲都未能生起慈悲之心,更没有化解母女之间矛盾,解除双方烦恼的智慧。
  认真思考后,发现我跟妈妈之间的隔阂,主要源于言语上的伤害,于是我决定从“修习爱语”开始改变。
  《健康生活的五大信念》中,“不妄语”的内容为:
  “认识到由说话心不在焉和没有倾听能力所造成的痛苦,我发誓修习爱语和倾听,给他人带来幸福和快乐。”
  “明了语言可以创造幸福或制造痛苦,我发誓学习讲实语,讲能够激发人的自信,给人带来快乐和希望的话。”
  “我将尽一切努力来调节和平息所有的矛盾,无论是多么微小的矛盾。”
  这几句法语,触动了我的心弦,打开了我的心量。
  我反复念着这几句法语,在法语的加持下拨通了妈妈的电话。电话里依旧是那些唠叨。当我不耐烦的时候,我就在内心告诉自己要学会倾听。当妈妈再三抱怨跟身边的人发生不愉快时,我告诉自己“要努力调节和平息所有的矛盾”,首先息灭自己的负面情绪,用心观照自己的言语,再用佛法中学到的智慧帮助妈妈分析问题,劝导妈妈。
  几次沟通下来,我惊喜地发现,妈妈的抱怨逐渐少了。我们可以分享的话题越来越多了,聊天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妈妈在我手机里的备注,也从冷冰冰的“杨女士”转换成了“女神驾到”。这一切,对之前的我来说,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我醒悟到,我心中排斥的那个妈妈,是我在无明的受行中设定的“妈妈”。我被自己的无明催眠,并沉溺在这种痛苦的轮回里,十几年来一味逃避,无法自拔。如果没有佛法的指引,我必将继续沉沦在无明的痛苦中,却不知苦从何来,今生继续造下有漏的业力,并在轮回里周而复始,不得解脱。
  我感恩佛法,感恩导师给我们创造了这么殊胜的修行因缘,感恩师兄们的陪伴和相互加持。
  通过这件事,通过对轮回的了解,我明白了只有认识苦和苦的成因,才能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法,积极面对,解除烦恼,走出轮回,走向解脱。而且真正需要解除的,是制造轮回的心理,而不是逃避某个现象。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生命的结束也带不来彻底的解脱,甚至会造成无止境的轮回。
  感恩“修习爱语和倾听”,简单的几句话却包含了佛法无尽的智慧和慈悲。“大慈大悲”不一定体现在“大”事件上,也许多一句爱语,多一份倾听就改变了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