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普门艺术人生沙龙第七季

文│悟心、净欢   图│智秀

  这一天的普门禅堂,布置得异常清雅,白色莲花相映着寥寥绿枝,安静地伫立在清透的琉璃瓶中。艺术花瓶中文竹点点,独特的瓶身好似一位沉思的老者在江边静坐,还有几束狗尾巴草,更使得禅意空间平添了几分野趣,犹如江南的烟雨,晨色许许,清丽中饱含质朴,秀雅中蕴藏一段段故事。

  这些插花作品就是本次艺术人生沙龙的嘉宾——墨印的创始人李娜所作。8月20日上午,普门生命关爱中心的艺术沙龙邀请到墨印的创始人李娜,为大家带来了一场文化回归的精神盛宴。
  沙龙伊始,大家先静心感受禅茶一味,把心带回当下,感受自然的气息。

  静心之后,大家一起观看了济群法师关于《觉醒的艺术》讲座视频节选,视频中法师提出一个问题:生命到底是一个产品还是艺术品?这个问题引起现场来宾的热烈讨论。来宾们大都从事与艺术或者设计相关的工作,对于这个问题有着深刻而独到的理解。
  正如法师所说:“真正的艺术品是独一无二的,是精心创作的。”带着智者的启发,本期嘉宾李娜开始为大家分享她的“有温度的手工”。

出走是为了寻找

  看一个人有没有定力,看她静坐几分钟即可,于人堆里,她是不是能安之若素。开场前,人头济济,李娜端坐在那里,旁若无人。有静气的心才做得出艺术品。
  李娜说,十几年前,她不是这样子的。那时候,爱背包出游的她去了丽江,并留在了那里,和朋友一起做“民族风”的服装,用绣片、手绘、扎染的工艺放在服装上,“色彩斑斓,个性鲜明,但工艺上不是很注重,穿着的舒适度也不被重视”,可销路特别好。
  但是李娜总有一些不甘与不安,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觉得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有书友问:为什么呢?
  她说:“不知道,好像人被塞满了。”但被什么塞满了呢?她不知道,但就是想要停止当前的生活状态,想找到答案,于是她重新开启了“出走”的日子。

  她转身去了江南。在浙江一个古村庄里,她遇到了一个老人。老人祖上是大户人家,沧海桑田,结果只剩下她一个人留在祖辈传下来的大宅子里。吸引李娜的不是宅子,也不是老人的身世,而是孤独的老人依然每天打扮得干净清爽、一丝不苟,诺大的院子打扫得一尘不染、干干净净,院子里种满了花草,明明是一个人,却像是住了一个大家族,生机盎然。
  “那是一种对人生的态度。”更吸引她的,是老人的宽容、淡泊。一些人欺负老人一个人在宅子,公然地上门去卸古门,卸古窗。老人对站在梯子上的那些人说:“你们慢点,别砸了自己……”那一瞬间,她有点愕然。那时候的李娜,还是一个“什么都要揽在怀里,执著为都是我的”的人。
  老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的,除了我这把老骨头,而最后这把骨头都还要烧成灰……”

  老人有一手好的针线手艺,她拿出自己的旧衣服给李娜看,那种完全不符合现代结构,只有简单线条的衣服,穿在身上却特别舒服。李娜决定留在那里,跟老人学做手工。
  一针一线,老人要求李娜每天重复走平针。十几天的坚持,“人在一针一线中安静下来,都能听到自己的心。”
  书友们出神地听着李娜的分享,仿佛从时光中走来,诉说一个又一个动人的关于文化寻根的故事。

艰难的转型

  从浙江农村回来,李娜决定传承手工制作的工艺。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貌似繁华的服装市场,却几乎找不到能从头到尾做一件衣服的师傅。都是机械化流水作业。一个偶然机会,有人提醒李娜应该去农村的裁缝铺找老裁缝。通过老裁缝们的介绍,陆续找到一些有工艺的师傅,而几十年的工业化,多数人都不做老本行了。当然,这不代表一代老手艺人忘记了自己的价值。一位老师傅虽然现在已经炒房有钱了,还是愿意每天开车40分钟,到她公司上班。大多数师傅的境遇不是特别好,这几十年,他们沦落在各个地方,有的带孙子,有的做苦力。“我也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少开给他们工资。”李娜补充说。
  师傅找到了,开始招徒弟,愿意沉下心来学手艺的徒弟却不多。“总是很快就走了,能沉下心,一针一线,天天重复练基本功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困难还在于市场化。传统的工艺是有价值,如何提炼传统精粹,顺应现代人的生活,却也是事关销路的难点。
  互动环节时有书友问李娜:您有没有遇到困惑的时候?李娜说她曾经历了3次人生的转折,都已经习惯了。经历过,才更懂得繁华过后的朴实。

  设计上,她也曾得到智者的指引。“宋朝时,僧衣大褂内襟是完整一片的,我按照这个给济群法师做了一件僧衣,法师回馈说,这样不习惯。”这个插曲,和智者的对话,让李娜明白,不能把人们硬生生拽回过去,传承精粹的工艺同时也要顺应人们当下的生活方式。
  所以,墨印的理念就是去设计化,只凸现工艺,重视穿着的舒适性。这其实也是顺应一种有品质女性的态度:她们通常是“只有很喜欢很喜欢才买,这样才能穿很久很久”,有哪个女性会很喜欢很喜欢粗制滥造的衣服呢?落尽繁花、小院幽里的女性,都喜欢做工精良的衣服,而且要穿起来舒服,这才对得起自己那颗心。
  传承的不仅仅是一个工艺,更是工艺所蕴藏的文化内涵,生命态度。

“做有生命的衣服”

  李娜说,“手工制作的衣服,其实不完美,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经得起推敲。但手工衣服这个事情也很奇怪,同一时间,同一面料,师傅不同心情下做出来的感觉也不一样,好像是一个有生命的物质,而这样的感觉只能通过人才能表达出来。”

  这些手工衣服,是活生生的,有生命力的,既然是有生命的,必然不会是完美的,打动别人的始终是那一份真实和生气。
  这一点笔者完全同意,现代人过于追求完美的设计,完美的面料,甚至完美的人生,以至于内心始终忧郁不安。其实万事万物都在变化中,不可能有一成不变,也不会有所谓的完美。追求完美就是刻意造作,造作一定会带来因恐惧变化、害怕失败而有不安。
  就像墨印的表达:总觉得是人穿衣服,不是衣服装人。祛繁就简的衣装下,我们的本性会自然自在地显现出来。我们不躲,不装饰掩盖,让自己大白于自己,看见并看明白自己。无论多美还是多丑,与自己赤裸面对,与自己真诚相爱......
  这也是佛法中的相安;与自己相安,与别人相安,与环境相安。

坚持有温度的手工,做一个有细节的人

  李娜在前一天晚上就从苏州到达上海,亲自参与布置第二天的场地。她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用了极少的花材,布置了异常清雅的插花作品。她认真的态度也让这些花艺作品增添了几分温度。
  现场很多书友表示听完李娜的分享,都非常感动!有书友说:这不是有温度的手工,而是有灵魂的手工。大家都纷纷赞同。收获的是满满的感动,很多来宾都萌生了想要动手做手工的冲动,也有书友想更深入地了解传承的文化。有位书友说,通过这场沙龙,他对于自己的事业又了新的启发,对于觉醒的文化也有了新的认识。

  这是一场关于寻根的旅行,不仅寻找文化的根源,更是通过文化,寻找生命的出路。不禁发问:我们要传承给后代的是产品还是艺术品?最后引用济群法师的一句话和诸位共勉:艺术的出路来自生命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