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对家的感受很肤浅。那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爸妈带着离开,换一个地方住,爸妈告诉我:我们搬家了。
  于是,我要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忘记原来的小朋友,和以前的花花草草说再见,去面临一个新的、陌生的、甚至是不喜欢的新世界。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常被这样潜移默化的原因,我变得不恋家。甚至对亲人,久了不见面,也不觉得想念,只是在别人都回家的时候,偶尔感叹一下:我要不要也回家?
  心,就是这样漂浮久了。有时累了,想停一下,却不知道该停在哪。
  不知道自己带着疲惫轮回了多少世,也不知道自己对人生感到迷茫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哭了多少次。但是发现,就算是哭得头昏脑胀,我还是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兜兜转转,终于遇到了您——济群导师。
  第一次见您,是在毗卢寺的大屏幕上。那次沙龙的主题是《我是谁》。
  这明明是困扰我许久的问题,可是那一次我却没有耐心,挑这挑那,一会觉得坐着都累,又觉得主持师兄讲得不好。我忘了,我自己有那么多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却还是把带有问题的目光抛向别处。
  时间也花费了,可是我却没有什么收获。
  隔了几个月,我又参加了《生命的美容》主题沙龙。而那一次,彻底改变了我,导读师兄谈吐优雅,书友们的分享情感真挚。我离开时,一位女师兄送我到楼下,眼神恳切地说:“孩子,你才二十岁,你来三级修学,会少走很多弯路。如果我在你这么年轻就遇到佛法,我的人生一定过得比现在好。”
  师兄的那双眼睛,闪着直击我心灵的光,就像在我离开家时,我妈对我说,闺女,路上小心,放学早点回家。
  那种亲切感,就像我妈一样,甚至比我妈对我还温柔。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想去抱抱那位女师兄。在异乡有这么一个人,像亲人一样对你说这么发自肺腑的话,没有利益,什么也不图,她只是单纯地希望你过得更好,希望你进了三级修学,这一辈子过得不虚妄。
  我至今还记得那晚的月光,皎洁明亮,没有一丝染污,就像我毫不犹豫、坚定地对师兄说:师兄,我一定进班。
  2017年3月26日,我正式加入三级修学。从成为学员的那一刻开始,也不知是什么赋予了我力量,看着窗外,觉得自己都可以冲破云端。
  正式修学之后,看了很多次导师的开示视频,对导师的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当然,隔着屏幕总觉得不够,很想去西园亲见导师。
  看到这个暑期有青春版静修营,我立马就报了名。大概是好事多磨吧,第一批我没有被录取。听到消息后,心里没有失落是骗自己的,但还是嘴硬着说,不去就不去,有什么好稀罕的。
  我还发小脾气地跟辅助员师兄说,这次不录取我,我这辈子都不要去见导师了。但是心里难受了好久,因为真的很想见到导师。
  在师兄的提点下,我去负责报名的师兄那里查询,并没有我的名字,系统出现了bug。再次报名之后,终于被录取了。
  因为有了波折,所以才更加珍惜。
  去过很多寺院,也参加过很多佛学夏令营,却只有进了西园才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宿。因为我知道,今生来了就不会走了。
  心里没有了以往的大起大落,一花一草都似曾相识,每位师兄的笑脸都不陌生。即便今生明明是第一次,但不妨碍我对她们油然而生的亲切感。
  若说没有情感起伏,也绝对化了。第一次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是恭迎导师进场。看着导师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泪水如泉涌,哭了很久,控制不住自己,就像个受了很久委屈的孩子,终于遇到了可以哭诉的智者,更是哭着唱完了《三宝歌》。
  那是我今生第一次亲眼见到导师。那么近啊,近得我轻喊一声“导师”,或许,导师就会看向我,就是那么近啊!
  那个我每天在电脑上看着的导师,那个传播世间智慧的导师啊,就那么近距离地在台上啊,我离他只有两排座位那么近啊!那种激动,或许比我中了两百万彩票还更甚一些。
  五天是多么短暂啊,弹指一挥间。
  今生是多么幸运,正青春,与您相遇,看着您摇着扇子,为世间洒清凉。
  以后我会常常回家,但下次,我想带着变得更好的自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