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水

  静修营闭营式的那天,慈妙师兄主持的时候说大家准备好纸巾,因为很多人看到回顾篇会泪如雨下。中午回去的时候,我在口袋里放上了一包纸巾,但后来没用上。不是因为没哭,是因为不习惯擦泪水。回顾篇的PPT开始播放,一首悠扬的笛子响起,全场的掌声就像海里的潮水一样,规律又充满生机。第一次掌声响起的时候,我就开始流泪了,到最后师父们和义工菩萨的回顾的时候,泪流得更厉害了,然后我就只能使劲地鼓掌。
  这其实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倒数第二天的时候,济群法师出现在斋堂和我们一起过堂。当法师踏着轻盈的步伐走进斋堂的时候,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就哭了,虽然看不到法师坐在哪里。开始念供养偈的时候,泪水就完全忍不住了,泪水和着汗水、鼻涕一起往下流。吃饭的时候可能吃了泪水/汗水,也许还有清涕。

汗水

  天气很热。但很奇怪的是,排班、行脚、过堂都在大热天里,汗水一直都在流,却不觉得热。心静自然凉,没想到是这样的感受。
  还有就是义工师兄们那湿透的汗衫,每次看到,内心都充满了惭愧,后来见到义工师兄,能说声“感恩”就说一声。有一次在斋堂,看到一位帮我们打饭的师兄眼镜已经因为汗水滑到鼻尖了,我那时候特别想帮她把眼镜推上去。想想又觉得也许不合适,在心内默默地感恩。因为供电的问题,老是跳闸,得知义工师兄们晚上不开空调睡觉的时候,心里的惭愧真是不知道往哪里放。

笑脸

  想到义工师兄和师父们的笑脸,我就能感觉到包容、温暖和爱。可能师父们每个人学修及研究的重点都不同,但是每位师父都能让人感到那么舒服,那么慈祥,那么温暖,那么宁静。我感到自己防备和坚硬的心慢慢在松动,那些不快乐的过往和串习,在师父们的目光里仿佛像过去的影像,似乎开始变得轻轻飘飘。
  后来没事的时候又主动洗过碗、收拾会场,更体会到义工师兄们的辛苦。除了说声感恩,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义工师兄也会笑着回“感恩师兄”,我心里除了惭愧,已经不知道能装下什么了。

野马

  外面特别宁静,然后就能看到自己的思绪像野马一样到处奔跑,那一刻才知道我根本不是心的主人。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主人,其实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排班参加寺院巡礼,小师兄们说像军训,我却挺开心的。又能排队了,因为很久没有排队了,现在排的是队,其实体验到的是心,在排队的时候,静了。

宽阔

  同组有一位研究佛教哲学的师兄,一开始来的时候很坚定地说自己就是来旁观的,最后却默默皈依了。同组的师兄很诧异,纷纷问他怎么转变的。后来这位师兄解释了一大堆理由,但是我知道真正的原因肯定是藏在他心里。这次讲座也让我大开眼界,我觉得佛法真是博大精深,不知道以自己愚痴,穷尽一生能不能弄懂一点东西。科学的进步对世界的了解、改造不停地打破着我们的局限,但是我们的内心却越来越焦虑。当感受到心的宽阔无边的时候,我却很奇怪地感受到了宁静,如回到了最初孕育生命的海洋。

惭愧

  这份惭愧是对师父的,也是对师兄们,也是对自己的。首先惭愧的是,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有这么大的福报遇到了师父和师兄们。然后是对自己的劣根性惭愧。去之前,净信师兄说,我这次肯定会皈依的。皈依法会前一天,寝室长问我要皈依吗,我说,我知道我的心行还没到那里,关于信和疑的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就像那天西园夜话,净智法师的回答“从各个角度去怀疑佛法”,我也不会因为不能一口气喝干井里的水,而一口水也不喝。
  感恩各位师兄,感恩远在西园的师父,感恩你们对我的包容和温暖,纵使我是一个劣根。愿自己能真诚、认真、老实地精进,早日跟上师兄们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