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这一周对《八步骤三种禅修》的学习,我对“为什么要来学佛”和“怎样学佛”有了更深刻的反思和认识。
  记得第一次班级共修,当我静静地坐着聆听师兄们的分享时,突然之间恍惚起来:这一排排整齐的桌椅,这明晃晃的日光灯,这端坐着的一副副表情严肃的面孔……似曾相识的场景,让我想起若干年前,我在医院心理科走廊的长椅上等候治疗的情形!
  这种奇怪的联想,让我在那一刻几乎笑出声来。而现实并没那么好笑。过往的人生历程中,无明让我看不清生命的真相,心怀执著让我对世界充满误解,既不愿意改变固有的观念去看世界,也不甘心放弃自我的利益轻易迁就他人。我的内心总是充满了彷徨、迷惑和烦恼,时常感到焦虑、烦躁,无法安宁。
  到底为什么?我开始慢慢意识到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其后,我找过心理医生,读过“心灵鸡汤”,和很多朋友谈过心,经常旅行来寻找自我……我一直用自己的办法奋力抗争着,结果似乎有点用力过猛,活得还是那么拧巴。我思考了很久,发现并且承认一个事实:因为我没有信仰,所以境界现前而心无依止,以致在工作、生活、感情和健康方面都出现了种种问题。我是红尘中的重症患者,病得不轻,佛法是我目前唯一能抓到的救命良药——这,是我必须面对的现实状态。
  不同的是,以前的我是一个孤独的“病人”,现在有一群同病相怜的小伙伴陪伴在旁,我们一起治疗,一起蜕变,一起解脱。由于有这样一种心路历程,从参加读书会到正式加入三级修学,我的求法之心颇为急切而强烈。
  “找到你的上师,并且无条件地依止他。”这是我进班之前,在某本宗教类书籍上看到的一句话,给我的触动特别深。正式进班之后,我担心自己不用导师教导的“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方法修学,可能会难以相应,起不到效果而容易生起退转之心;也可能因为偏离轨道而致使修行走火入魔,不知所往,所以我想,既然选择了,就相信自己的选择,把自己全部交出来,老老实实地安住在模式中。在修学过程中,我慢慢摸索到一些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有了法喜充满的奇妙体验。
  我留意到每周课本里,不同篇章开篇的空白位置都有一小段文字,在快速阅读的时候往往容易被忽略掉。而这段不起眼的文字,恰恰是该部分要传达的核心内容。所以在第一遍阅读时,我会格外留意,以保证内容的完整性。
  当阅读第二遍的时候,我会梳理一下当期法义的理路和论述的方式,我们的教材在不同主题、不同篇章之间会有所联系,可以在书上做一些标注,把关联点和疑问标注出来。
  阅读两遍之后,我会快速参阅一下辅助材料,了解当期法义要求掌握哪些方面的知见和要点,并开始做思维导图。
  当阅读第三遍之后,我会重新归纳和调整思维导图,同时对书本的原话、互相关联的内容、教材中引用的经论、自己的理解等不同类型的要点进行区分,在思维导图上以不同的方式来标示,以确保准确。
  做好之后,我会复习一遍自己的思维导图,此时会有更多的思考和提问,再次对照和阅读教材,将未解决的疑问点单独记录出来,然后进入学习辅助材料的准备阶段。
  辅助材料是自修时一个非常有用的提示和检验。我会把焦点放在对同一个问题,佛法、世俗、自己三个角度的不同看法,并联系平时看到的、想到的案例,根据所学法义,用自己的语言回答,尽量避免机械式作答和生硬地寻找关联关系。到了这个阶段,往往有些问题能够快速回答,有些问题要翻阅书本和导图辅助作答,我会做一些记号,小组共修时重点关注这部分内容。
  要做到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法义,在当期内容的深度和广度上还是要花点功夫。比如:对于记录下来的疑问点,通过班级共修提问进行解决;参考导师的其他书籍(如《问道》)对当期法义的观点进行延伸和补充;浏览菩提书院网站上推荐的博文,开拓思路和眼界;学习音像教材的时候,同步记录笔记等……
  做这些确实需要花很多时间,所以对时间的管理尤其重要。比如:阅读教材和做思维导图尽量使用一整段完整的时间;干家务活、商务旅途中、等人等车的时候,可以利用预先下载的音频、视频资料进行学习……另外减少无谓的应酬,过少欲知足的生活,也是争取更多修行时间的有效途径。
  自己进班只有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状态还不是很稳定,心行力量也不够强大,有时候也有惰性和反复。要用佛法的正见替代原有的观念,对治顽固的串习,就需要时时刻刻和自己的贪嗔痴做斗争,这确实是一件很费力气的事情。知易行难,修行并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最重要还是坚持。我相信, 只要自己心怀坚定的信念,按照“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方法,老老实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在佛法智慧的指引下,有同参道友们的相互陪伴和加持,前方必将通向觉醒和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