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因缘和合外出做了一次沙龙分享,感觉很受加持。在此特分享几点心得收获,供养师兄们,也算是强化观察修。
  1.难得之心
  在我现在的城市,因为各种条件相对成熟,很多事情进行得比较顺利,所以我慢慢修学和做事都容易落入一种麻木的感觉,内心开始觉得修学条件并不那么难得。
  可是外地的师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开一个班要等一年多时,面对这种情况,我才清楚地看到,我现在的容易前面有着很多不容易的铺垫,也有着当下很多师兄的付出。而且这种因缘也是时刻在变的,我当下有,过半年或一年还有没有,都是不一定的。所以,我要避免落入到麻木的情绪中去,珍惜每一个当下,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学得有力量。
  2.渴求之心
  我是提前一天到达外地的,师兄们很辛苦地安排接待,当天晚上就进行了一定的沟通,希望可以得到更多来自我们地区师兄的心得分享。
  之后整个过程,他们对法的渴求之心,他们交流和参加沙龙时的那份专注,那种欣喜眼光,我现在都记忆深刻。我想,那就是一种真切的、原始的、对法的需求。
  在沙龙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情况下,师兄们都说不必休息,现场气氛特别好。在参加活动的过程中,也促使我对自己学佛的初心进行了反思:我当初为什么学佛,我是怎么一步步探索接触到佛法的,佛法是不是真的那么殊胜?在思考的同时,我也重新强化了自己的这份渴求,而这对于持续的修学是有极大好处的。
  3.居安思危还是选择安逸?
  学到现在,我虽然表面上还比较勤奋地在修学,但内心是有点安逸的状态的,总感觉至少最近几年修学条件是没啥问题的。
  怀着这种心态修学,从开始就力量不足,容易落入到凡夫的心态中去,碰到一些大的对境有时也跨不过去。
  现在,在这种对境中,我开始思考,我真的那么安全吗?我在所在的城市还没有稳定下来,我还能保证呆在这里几年?如果到时需要转换城市,我能保证这种修学条件吗?另外,就算留在这里,就真的会一直因缘和合吗?这些都是不确定的。
  所以,我应该怀着一种居安思危的心态去修学,要有危机意识,让自己有点紧迫感,需要更有突破。
  另外,所有的共修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个人自修和提升上来。我不能过多地回避,应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进一步突破,要把自己当做“一座山”来培养,要让自己逐步具备一定能力,哪怕去一个没有修学条件的地方,也能完成修学。
  我不能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普通学员,老是坐在“最后一排”,保持那份暂时的安全。这其实并不是真实的安全。只有让自己的心行快速成长,让自己变成“菩提种子”,那才是真正的长久的安全。
  4.我就是亲朋的“一座山”
  现在再看看,除了传进来的家里师兄,自己所有的亲人朋友基本上都没有真正了解佛法的,更没有系统修学佛法的,最多只是求求拜拜。而现在自己通过修学真的知道了佛法对生命的重大利益,它可以真正让我的家人朋友生活得更好,可以究竟地得到安乐。
  当我看到家里的一个表弟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从楼下跳下时,当我看到有些父母和孩子闹出巨大的矛盾时,我知道他们都需要佛法的帮助。如果我的那个表弟和他的父母可以接触到佛法,那么这种惨剧或许就不会发生。
  如果没有学习佛法智慧,在外界巨大的压力和引导之下,我们很多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做一些错事。我不能再让更多不幸发生在我的亲朋身上!而我或许就是他们接触佛法的唯一火苗!
  那我该怎么办?不管不顾吗?我想我真的应该把自己定位成一座山,多一分担当和责任,我要相信自己可以慢慢做到!
  5.更快还是更慢?
  原来觉得社会压力这么大,我需要更快地去成长去努力,一直在想办法变得更高、更快、更强,但实际上这种更快还是偏重于我想得到更快,因的积累上并没有更快。所以在更快之后,自己反而更紧张。
  实际上,对于我来说,需要的并不是更快的能力,而是智慧地慢下来的能力。当我开始真正放下一些不必要的欲望,放下一些对现世得失的粘著,真的可以慢下来,踏实地积累,智慧地看待生活。这个过程才是真正自在、踏实的成长,而不是原来的慌慌张张。
  总之,只是靠外在的努力抓取,把自己的安全感放在对外在无常的依靠上,那是不可靠,是没有终点的。我应该先让自己的心变得安定。只有通过修学让自己的心切实地安定和稳下来,该来的才会慢慢到来。要不,没有内心的安定,只是疯狂的狂奔,只会像个驴子拉磨一样,原地踏步而已。
  6.通过多种方式让自己从凡夫心的粘著中走出来
  因为年龄等多种原因,自己对现世其实还有着非常大的粘著,而且还可以得到所谓的外在“支持”。我很多时候并没有放下凡夫的标准,选择的时候还是更多地以凡夫心为主导标准,以佛法为参考标准。在这种前提下,佛法不能入心、选择特别纠结的情况出现了。而且,因为我没有把幸福建立在依止三宝的基础之上,所以很多时候我还是没有安全感,没有力量。
  所以我应该利用多种方法修习出离心。不管是通过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做义工还是其他,我要让自己真切地从凡夫心中慢慢脱离。这是让心入道的基础,是修学的重要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