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幸运能参加这次青春版静修营。非常感恩我的父母极力推荐与引导我进入西园,也感恩济群导师开设了如此美好的静修营活动,感恩书院的所有义工师兄及同修们。在未进西园时,我带着很多的困惑与不解,进了西园后,这些不解与困惑自行消灭。为期五天的静修营虽然结束了,但是在西园的点点滴滴都让我感动不已,几度泪洒西园。
  最让我感动的是导师带着我们去沙湖行脚那一天,当天苏州高温近40℃。当我完成节目供养后,早已满头大汗,烦恼油然而生。所以行脚刚刚开始,我的心是浮躁的。在湖边的路上总有几处被树荫遮蔽的地方,经过时能感到一丝清凉。我发现我的心正在受着环境的控制,刚走过树荫,因为能感受到那短暂的凉意,心情是喜悦的,但走到太阳底下,心立刻变得躁动不安起来,恨不得快点走到前面树荫下去。
  我立刻察觉到了这一点,便开始在心里默念:愿我宁静喜悦,愿我宁静喜悦。我试着降低外在环境对我产生的影响,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走着走着,我领悟到了一点:在我们人生路上,顺境和逆境是并存的。当我们身处顺境时,心中自然感到喜悦快乐,反之,当我们在逆境中时,定是烦躁沮丧缠身。如果我们的心足够强大,一颗平静超然的心是不会受外在环境影响的。

  那么,如何修得这样的心态呢?
  首先我们应该善于观察自己的心,发现烦恼产生的根源,正如界文法师所讲,种子刹那生灭,但只有现行时,我们才会有所觉察,所谓“种子生现行,现行熏种子”。而解决烦恼的关键,是在种子现行的当下,这是歼灭烦恼最好的机会。此时如果正确处理,削弱新熏种子的力量,便可改变生命状态。

  例如,当我们产生要打王者荣耀的念头难以自制时,不必自责,而是可以看着它,认出这是贪心导致的一种烦恼,然后观察身体的感受——放松,平缓呼吸。待身心稳定后,再问自己,我究竟贪的是哪种感觉?为什么我喜爱打这游戏?原来,我只是贪恋在游戏里做英雄的成就感。
  现实是复杂的,很少有一件事做了立马就有结果,但是游戏就不同了。开局时,每个玩家都在一样的起点上,在短短的二三十分钟内,依靠打野、带线等方法快速发育成长,付出了马上就有收获,能和别人拉开距离,产生我比你强的这样一种自我的优越感。然后打团时,我一定要参与,这是一种自我的重要感。这场游戏的输赢就要看我的发挥了,战场由我来主宰,正好满足了自我的主宰欲。
  但是在这样的一种恶性竞争中,为了达到目的,为了最终的胜利,我们会不择手段。比如对于野怪小兵、敌人会起杀心,反野抢队友的野怪,其实等同于偷盗。遇到技术比较差的队友还会口出恶语,不停抱怨,这就触及了五戒中的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我们造了这么多的业,在游戏中自然会烦恼重重,根本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反而会使自己身心俱疲。所以我们应该面对现实,在生活中做一个积极、乐观、勇敢的人,远离虚拟的世界,走出虚幻的感觉,认识由“我执”所造成的恶性竞争带来的无尽烦恼。不仅是游戏,人生亦是如此!

  世间的人,除了生存之外,基本都在为三种感觉奋斗,那就是前面提到的自我的重要感、优越感和主宰欲。这些感觉,正是我执的三种表现形式。我们一辈子忙来忙去,到底是在为谁打工为谁忙呢?其实,真正的幕后主脑是这个“我执”。所谓我执,就是我们对自己的错误认定。也就是说,我们都在为这个错觉打工。

  听到这里,大家可能会产生一个困惑。佛教所推崇的处世态度是不是有一点点消极呢?这也是我去西园之前的想法。
  在西园夜话中,我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有师兄问:我们年轻人所参与的社会竞争,所追逐的名利,所做的各种学习与工作,这样的世俗的生活有没有终极的解脱意义呢?我们应该用怎样的发心去做呢?

  导师答,从大乘佛法的角度来讲,我们所追求的世俗生活比如赚钱,我们可以赋予它不同的内涵。我们从事一种工作,可以抱着一颗利他的心,带着正念。我们赚了钱,不仅可以让自己得以生存,还可以造福社会。虽然做着同样的事,但我们用心不一样。一切不伤害他人的行为,都可被看作修行的一部分。这和我们所追求的究竟的意义是不矛盾的,是相吻合的。
  结合自己现在所学的专业——工业设计,我应该感恩传授给我们知识的老师与学校,抱着一颗利他的心去学习,思考如何设计出符合人体工学的更新、更美、更好用的商品,为消费者带去更好的使用体验。我认为其中自身的修行是关键!当然这需要有专业知识的积累、认识的改变、境界的提升,需要不断学习,努力奋斗。

  感恩三级修学,感恩济群法师,感恩一起参加静修营的师兄们,感恩无私付出的义工师兄们!是你们给了我一个重新审视人生的机会,是你们带领我从此走上菩提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