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慧杰

  在结束了7月1日上午的平行班升班仪式后,我们班师兄相约一起参观杨惠珊夫妇30年琉璃观音创作展——《一张脸说慈悲》。巧合的是,当天杨惠珊夫妇正好莅临现场演说,我们也有幸现场聆听了二位的人生历程和与琉璃结下的不解之缘。

  说起杨惠珊夫妇,就不得不先从琉璃工房开始。笔者几年前路过位于田子坊附近的琉璃艺术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的外墙装饰着一朵巨型金色盛开的牡丹花,非常吸引人的眼球,走上前一张海报映入眼帘,海报上的女人面容慈祥,散发出一种佛性的光辉。她是谁?她做什么的?这个奇特建筑里面是干什么的?笔者带着种种疑问走进了这家博物馆,从此也在内心开启了琉璃世界的大门,了解到世界上还有琉璃这种物品的存在,而且琉璃和佛教的渊源如此深厚。

  杨惠珊,中国台湾女演员,金马影后,一生出演过120多部电影,也是现代华人琉璃艺术第一人。
  谁也不曾想到,有着如此多奖项、正处事业最风光时的女演员,会从演艺事业的巅峰隐退,转而去研究当时鲜为人知的琉璃铸造。杨惠珊的爱人张毅说,初衷很简单,当时拍戏需要一件琉璃道具,国内找不到,只能国外寻找,发现中国的琉璃艺术早已断层,当下决定要自己创作中国的琉璃。另一方面,也因为演艺圈是个名利场,这其中饱含着各种酸甜苦辣,当时虽然杨惠珊处于演艺事业的巅峰,但也要为将来转型寻找一个突破口。
  从此,二人就在琉璃烧制这条路上摸索前行,不想“一入琉璃深似海”,期间经历了破产负债,仍未完全掌握传统的脱蜡铸造技术。后来遇到一位日本老先生,告诉他们,其实这种技法在中国西汉时期就已经十分成熟,当年河北中山靖王墓与金缕玉衣一同出土的琉璃耳杯,正是以此技法造就。这让二人感到震惊和汗颜,同时也决定将琉璃视为毕生事业。两位在不断的探索和研制努力中,最终攻克了琉璃烧制的技术难关,并且毫不保留地将这种技术公布于众,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以免中国的琉璃艺术再次断层。

  在各种各样的中国传统文化题材中,杨慧姗最钟爱的还是佛像。两位嘉宾当天也向活动举办场所捐赠了一尊琉璃佛像。为什么喜欢造佛像?因为慈悲。在这个动荡纷扰的世界中,有什么力量可以安定人心,解脱烦恼?唯有慈悲济世的佛,譬如千手千眼的观世音菩萨,发心普度众生。杨惠珊夫妇也希望能通过自己的绵薄之力,将佛的慈悲大爱传达给每一个人。

  杨慧姗创作的这组琉璃佛像,通透无色,纯洁无暇,表达了佛法无色无相的境界。讲座上有人问到,他一个朋友买了一件琉璃佛像,但发现里面有很多气泡,这是怎么回事?杨慧姗笑答:这是她创作的另一个作品系列《无相无无相》,她一改琉璃作品中气泡即为杂质的固有观念,反而大胆使用气泡元素,将琉璃佛像脱蜡铸造后,再进行二次浇灌,形成一种似有若无的存在。透过无尽的气泡,升腾而起的既是虚幻,又似生命——一尊透明的作品,冷冽静谧,也热闹非凡,好像一整个小宇宙般绚丽。古往今来多少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全被寄托于此,任人领悟。
  在杨慧姗创作的所有作品中,最让她欣赏的是存放于佛光山佛陀纪念馆中的、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尊千手千眼琉璃佛像。杨慧姗以奇迹的工作方式,不眠不休地在38天内完成了这尊4公尺88公分高的千手千眼观音菩萨。而这座佛像的原型,来源于敦煌莫高窟一幅即将消失的存世800多年的元代佛像壁画,这张元代佛像壁画虽已残破不堪,在环境的侵蚀下即将消失,但残存的画面仍深深震撼和启发了杨慧姗。想着这旷世的美丽庄严,终将与世人永远绝缘,杨慧姗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将这张壁画保存下来。
  在这38天中,为了交付满意的作品,杨慧姗连轴转,在脚手架上一干就是几天不眠不休,脚部水肿得连鞋子都难以脱下。可杨惠姗仍然不满足于眼下的成品,她希望能将四米高的泥塑烧制成琉璃,她说这是自己的今生大愿。最终,在佛法的加持下,杨慧姗如愿按期完成了这尊佛像。星云法师评价说,这是他目前看到的最好的琉璃佛像,在他心中排名第一。
  对杨慧姗而言:琉璃是无常的象征,脆弱、华丽,然而,稍纵即逝。琉璃是无我的象征,透明、清澈,如佛经所谓:身如琉璃,内外明澈。琉璃是人间修持,在高温中工作,在高难度、高失败里工作,是人在艺术创作中最困难的锻炼。
  通过这次参观,班级师兄们都表示不虚此行,杨慧姗突破重重困难,竭尽全力造大佛的历程深深触动了大家。在接下来的同修班学习中,师兄们也发愿披甲精进,在菩提大道上勇猛前行。
  活动结束后,大家合影留念。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摘自《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