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那颗玻璃心“刚硬、易碎”

  事情要从小组共修说起。小组共修,师兄的一个知见与我产生了差异。我顿时起了烦恼。因为我觉得自己不能接受师兄的说法,觉得是一种哄吓的方式,偏于迷信。于是共修结束,我找了群里师兄,问师兄们的看法。在这件事上,我发现自己很想证明自己是对的。大脑中逻辑清晰,像一个经过训练的辩论手。觉充师兄提醒我:不要有太多设定。让我想起前几天共修结束,觉充师兄跟我说:师兄们观点不一致才是正常的,如果观点都一致,那才诡异,不正常。天哪,难怪男人比女人多修了500年,看看这差距。

  思维一下我这样对立不接纳心态的过患。我们共修团体本身是一个已经相对清净的团体,而我在这样一个团体,一点小的知见不同,就起了烦恼。那么我如何去在社会上生存呢。难怪我烦恼多。屁大点事情,就抑郁了。这个不被认同了,那个觉得不合适了。回到社会上,面对没有接触佛法的众生,我如何能安稳过日子呢。遇到点事情,我就会起烦恼,就会无限遐想,其实还是因为自己心太小了啊。

  比如,今早公公好心帮我把菜烧了,但是我嫌弃不好吃,就不高兴了,多大点事啊,就一个午饭,如果不好吃,还有很多方法,但是到我这就变成大事了;

  比如,老公想明天去面试一个人寿保险的管理岗位,我就不同意了。其实,去了又不一定一定换工作,自己就先设定各种了。想想,自己也没有接触过保险行业,也是凭着主观判断,自我设定啊。然后就开始觉得老公没用,老公不上进,一堆情绪就起来了。

  比如,老公早上累了,没有起床帮我烧早饭,我就起烦恼了,觉得老公说一套做一套,不对;

  比如,昨天微信有个同事,支持老大聚餐改时间,我就觉得人家违心了,不真诚,两面人,马屁精;

  想着自己之前一直喜欢被肯定,被认可,原来也是玻璃心的种种外相啊。。。。。。

  看看这些,都是些多么小的事情啊,而占用了我多少时间和精力呢?

  其实说到底,还是自己设定太多,接纳能力太差了。像一个敏感的刺猬,整天竖起来,去与世界为敌。我的那颗敏感的玻璃心,刚硬,易碎啊。

  突然想起来,之前有听说,是非分明的人,看起来敢爱敢恨,其实不然。刀子嘴,真的不一定豆腐心啊。刀子嘴可能藏着一颗刚硬易碎的玻璃心。

  其实都是因为缺少智慧,用我执给自己画了一个圈,自己坐地为牢。那么她的心和她的世界也就那么一点点了。

  思维一下转变心态的利益。如果我可以放下很多设定,便很容易接受很多事情,什么都可以接受,不用再追问为什么,不用事事都拿来用我执的价值观评判一番。不用再因为别人的一个不认可,就郁闷半天。那么我就不用把大把时间精力耗损在小事上了。不会因为别人多拿了几百块钱,纠结一个星期。是亏?是赚?原来一颗柔软的心,是毕生需要练就的。

  就是老大前两天在看报告的时候,也对我们的用词提出了建议。可以说明问题,提供建议,但是不要用抱怨的语气,对立的立场。因为对立的语气会让人觉得对抗,发脾气是不成熟的表现。天哪,原来是我不成熟,是我没智慧啊。这些在世间法都知道的道理,我却苦苦纠结。自己不成熟,还看不惯别人成熟一点。真是只小青蛙啊。

  世界是缘起的,每件事情发生都有它的因缘因果。而不是按照我的局限的思维去判断。之前学习认识的回归,就会发现自己的很多认识都是在情绪等的影响下,很少接近真实。所以我更不能用这不真实的标准去对事情妄加评论。如果知道世界是缘起的,知道世界那么大,就要慢慢放下傲慢的自我,放下我执,就会随缘,而不会去随我。小青蛙,赶紧放下自己的井口,放下错误的知见设定,收起满身的刺,圆融的去追随生命的流淌。

  柔软的人,他的言语和行动都是柔软的,因为他有一颗柔软的心。这颗柔软的心,可以包罗万象。原来超级接纳力,可以从柔软心开始练习起来。

  这两天,宝宝在帮我练习温柔心。我看着宝宝,观想:宝宝菩萨。然后在宝宝的目光下,我的心越来越柔软,我的手也跟着柔软起来。碰触到宝宝的手是放松的。这样爱抚宝宝,他会很安定。感恩宝宝,给我提供了训练场啊。不在乎多少次的多么特别的事情,但是只一件喂水的小事,都用爱心满满的去做。把每一件事都当成一次训练心的机会,表达爱传递爱的机会,这样心就会越来越柔软,那些毛毛刺刺都会慢慢收起来。自利和利他真的是统一的啊。让自己在每一次义工中增加自己的出离心、菩提心,为菩提路积攒资粮。

  曾经全副武装去战斗的玻璃心,在每一次爱心的滋养下,慢慢柔软融化。愿我与世界圆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