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步骤三种禅修是我特别爱学的一课,一是师父和辅导员反复强调其重要性,二是我自己也很喜欢研究“方法”,三是确实每次都有新收获。那么,这次的收获又是什么呢?

  

  也许我们组的师兄还有印象,前几天我说自修的时候感觉疼痛甚至看哭了,师兄们都很意外。其实,让我触动的点,是“传承”这个词。

  

  想起之前在网上看过的一个关于民间传统手艺的视频,是讲福建的一种扇子的,没错就是师父经常拿着的那把,视频里也有师父题字的片段出现。那种扇子的质量特别好,制作工艺看起来也并不算非常复杂,通过几分钟的视频,观众们纷纷表示“哦!原来是这么做的!”也有人不以为然,觉得自己的画工比匠人更好,难免遭到嗤之以鼻说他是眼高手低。

  

  回忆起这些情景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修学岂不也是同样?师父说的是“传承”,怎样才算传承?就像做扇子一样,围观一下,自以为明白了,可以把步骤说清楚,甚至已经掌握了一些技巧,就能算吗?有没有亲手一步一步制作出来过一把?真正传承这门手艺,稍微想一下也知道,需要花上许多年的功夫去实践,绝不是自以为是地说说而已。

  

  世间法尚且如此,比任何世间法都更“难”的佛法的传承,更是需要极大地付出,不仅包括时间精力,更包括心力。

  

  近来,我正遇到修学瓶颈,时间精力并没少花,却总感觉差那么一股劲,不能更进一步。因为考辅导员的因缘,认真梳理过一次,再次发现自己的根本问题还是在于不够真诚,没有时时刻刻、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自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失去急着治病救命的心,即便方法和运用再熟悉,也难保不变成学知识学技术,徒增口头功夫。

  

  学到这一课,猛然发现,之前自认为的“对八步骤的运用已经很熟练”竟然又是错觉一场!回想平时的修学习惯,遍数、笔记、提纲、结合自己,甚至运用起来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这些是比较熟练,可是,这哪里是八步骤?明明只有五步啊!我才发现,平时真的极少甚至没有在做六、七、八步,没有主动有意识地“摆脱不良串习,安住在正向心理中、依正见进行观察思考,思维不良心态的过患和正向心态的利益”。

  

  所以!才造成整体的进步迟缓,很多毛病反复犯,每次都觉得“这回真想通了”,但过不了多久还是会再次掉入情绪和烦恼中。并且,每每解脱出来还沾沾自喜,“看,又成功一次”。而不是想,“这个问题怎么又发生了?根源是什么?是不是因为观念的调整并没有到位,心态并没有走上健康轨道?”

  

  我一向自诩精进,早期是重点落在“闻”上,“思”很欠缺。后来认识到了,开始注重“思”,也有少少提高。但现在又发现,还是少了一个“修”字!闻思佛法不是为了学知识学技术,是为了治病救命啊!我真是把学佛前的痛苦挣扎忘得差不多了,因为修学时间长了,粗重的烦恼大大减少,整个人就越来越飘,进入一种“病好多了,现在生活也不错,只要继续好好学就行了”的幻觉中,慢慢就把修学过成了一种日子,缺乏真正的用心。

  

  如果直接问我,我是肯定不会承认的,“我怎么会是这样的呢!”但其实,我的行为早就表明了内心的需求感和迫切感已经大打折扣。最可怕的是,长期处于此种境地而不自知!

  

  所以,真的感觉特别疼,怎么又是这样!每次遇到修学瓶颈,最后都是发现,根本问题在于失却“病者想”。“看不清楚自己又自以为是”真的是我最深最重的病!只要忘记自己仍然非常危险、急需治疗,就不可能做到真诚,没有真诚,表面上的认真和老实都是非常肤浅、受用非常有限的。也许一时察觉不到,可时间长了问题一定会显现。

  

  这次师父来京,我其实早就获知了消息,却迟迟不能下决心赶来,总有各种理由推搪。直到前几天,终于感觉自己的问题已经到了临界点,不解决不行了。最后,是我的辅导员给了一剂猛药——我说:自己的问题总归要自己解决,想见师父每天自修看视频都能见,再说见到师父本尊我还有点紧张害怕。她说:你看视频会害怕吗?(不会)病人看医生照片会害怕吗?(不会)病人只有见到医生的时候才会害怕。

  

  真是一语惊醒病中人!师父是三宝在我们身边最大的化现,是加持力量最大的,我却还在因什么而犹豫?还有什么比法身慧命更重要的?自己生命中的贪嗔痴烦恼一日不解决,就会在轮回道上更进一步。我到底是为什么学佛来着?!

  

  于是那天,在网上一直订不到合适的票,大晚上的突然决定去火车站碰碰运气,一路噌噌噌地蹬着自行车,心像风一样自由!终于突破了烦恼妄想,不再固守着“靠自己总能解决吧”,不再自欺不再逃避,勇敢地奔向医生的所在,真诚地去面对。我不要再拖延了,尽快治疗吧!

  

  现在,在火车上,万分期待明天上午,现场听师父讲《玄奘的精神》,我要好好学习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