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书院是通往觉悟的高速列车

  

  同喜班学员 观界

  

  师兄们好!末学加入书院学习有三个月了,如果算上参加学佛沙龙、菩提沙龙的学习,那就有大半年了。这段时间以来,感触很深,感触什么呢,就是学佛呀,越平实,得到的利益越大。

  

  末学自己一个人摸索着学佛,也蛮久了。是怎么开始的呢,首先是家庭的传统影响,因为家里老太太念佛,供有一个佛龛,每天早晚都定时念佛,说这是功课!所以,末学对佛菩萨也老恭敬的,但也仅仅只是恭敬而已,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每次走进寺庙的大雄宝殿,看着巍巍的佛菩萨,心里啊总是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感觉佛菩萨离末学很远很远。直到三十六岁的大年初一,上灵岩山拜佛,走进大殿后,心里一片安宁清凉,这是末学第一次感觉到内心没有纷飞的念头,有很充实的清净。回家后就开始学习读《金刚经》、打坐了,因为这就是我们印象里学佛的标准模式。但是呢,《金刚经》五千八百个字,基本上都认识,但其意义、内涵,说实话,根本不理解,想不通六祖大师怎么能一听到《金刚经》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豁然大悟呢。那么打坐呢,三五分钟,这个腿子啊,就不是自己的了。所以啊,这个学佛,基本上都是一个形式,虽然读了蛮多的经典,有恭敬心,说白了,也只是在种种善根种子。

  

  2011年的时候,曾经到西园寺拜佛,有看到学佛沙龙的指示牌,没多在意,心想,不就是一群人一起读读经嘛;2012年正月十五到西园寺拜佛,又看到学佛沙龙的指示牌上有其后的周日沙龙信息,心想,哎,这个还是蛮有常性的欸!于是周日就赶过来了,一问啊,要买门票的,心里当下就计较了一番,算了算了,也是好玩,来听个沙龙,要门票,还是上隔壁的留园去吧!直到2015年夏,我家弟弟参加了静修营,他说,哥啊,你是白学了那么多年的佛了,有这么好的一个学佛的场所、有这么好的一个师父在带在家众,时不我待啊!于是啊,我报名参加了一个一日禅,然后呢,又参加了学佛沙龙,然后终于进入了菩提书院。这个啊,就是佛家说的因缘吧!

  

  其实,学佛沙龙的那一套小丛书,就是我们进入书院后同喜班学习的内容!哎呀,怎么学辣么浅显简单的东西呢,你总得说个什么《金刚经》啊、说个什么开悟的《楞严》成佛的《法华》吧!然后,细细地读法师的书,慢慢地明白了,这个学佛的第一步,是要培养“信”心,就像张爱玲在爱情里的境界,愿意为一个人低到泥土里再开出一朵花来。但是我们凡夫啊,对张爱玲的这个爱情观点很赞叹,佩服得不行,但就是对学佛啊,拿不出这个态度、这个诚敬诚心来!为什么?现在明白了,这就是骄傲!佛学上叫我慢、叫瞋心!我都能读楞严华严了,我都大研博了,还叫我读这个小丛书啊!哎,在这个学佛啊,就是要你是“bushi”,因为你在佛学的境界里啊,什么都“不是”!就是要打破常规的知见,为什么呢?通常的学习,都是要“疑”,要提出问题解决问题,才能进步才能长知识,但佛学里的东西啊,佛如来早已经验证了,他要你来亲身经历、亲身验证。但佛如来说的佛性,就是我们的本性,我们在自己身上找不到,被出生以来的各种教育、成长以来的各种认识经验观念牵引了,所以学佛要从“信”心开始,信为能入,入佛如来的门;那么“信为能入”的后一句呢,是“智为能度”,但这个“智”啊,不是我们平常说的聪明才智,是在佛法熏习下开启的我们本来就具有的本性之智!前几天看了东北极乐寺静波法师在二会上的一个讲话,突然对“信为能入、智为能度”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为什么轮子能够流行?就是因为他抓住了我们凡夫的心理,有自己的知见,有表达欲,所以他拿那个看看跟佛法很相似的东西,让你能够表达自己的知见来发挥,这样他就牢牢逮住你了,而你也觉得很爽,这个“佛法”好,跟自己的心自己的想法相应了!欸!自己掉进去了还不知道!

  

  所以啊,进入书院后,在反复认真地学习了《学员手册》后,真正感觉到,一本《学员手册》,说的就是二个字——依止!树立依止的正见!因为我们凡夫,就是不老实不真实不真诚,处处以自我的知见,来看世界、看他人、看自己。所以,依止很重要。毛沢东有一句话,叫“不破不立”,也适合在学佛上。不打破常规的我见,是不能树立佛法的正见的;不然的话,学佛,只是在装点自己的知识面。

  所以,学佛讲究“信解行证”。诚心诚意地信,是入门的条件;那么,在逐步获得佛法的正见后,需要通过“如理思维”来不断深入地理解佛法,怎么理解呢?书院成立六年来,积累了很好的经验,那就是“八步骤三禅修”,上个星期,修行部的师兄来我们班选班委,师兄说,你们真幸运啊,有这么现成的好的学习方法,你们要精进啊!是啊,这些都是师兄们经验的总结,我们是后人乘凉,拿着这些经验放到我们的学习中来、放到我们的生活中来,细细地学习师父的小丛书,时时观照自己的一言一行,唯有态度上“真诚认真老实”,才能“准确全面透彻”地理解接受运用,落实到“信解行”上,功到自然成,那“证”就期日可待了。

  

  菩提书院的八步骤三禅修,就是佛法“闻思修”的落实。一部《心经》,二百六十个字,没有一个字不识,但每一个字的内涵未必理解,理解了,未必能够落实到行动上。那么,法师的小丛书,完全是大白话,我们真的读懂了吗?以自己的体会来看,也未必。直到现在,学第十一课《生命的回归》,读到法师说,“我们的生命由两大系统组成,一是物质系统,一是精神系统。”心中想,这不就是唯识学上说的“相分、见分”吗?法师的通篇文字,平平实实,而把佛法的精义镕汇在其中,就像妈妈一样,把食物咀嚼得细细的,怕我们这些小北鼻不消化;而我们这些小北鼻自以为自己很成熟,不愿意吃,宁愿吃大部头的原著,满口“空、有、见性”,殊不知自己早就消化不良了,只是在数佛如来的财宝,跟自己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更不说有什么受用了。

  

  所以啊,学了三皈依,还有一个观念很重要,那就是“视师如佛”。我们总是对复杂的东西感兴趣,哎呀,西藏的藏密很赞啊,什么时候找个活佛皈依一下,灌个顶什么的。但是,我们有没有注意,藏密的皈依里边,特别多了一个“皈依上师”,那就是视师如佛。佛如来不在了,师父就是领路人,师父是发了无上菩提心,“当愿众生体解大道”来的,要顶礼师父啊!不能以凡夫心来计较比量,师父成没成佛,你凡夫看不出来,“唯佛与佛,乃能究其诸法实相”。你看《华严经》中,善财童子参善知识,先明自己已发菩提心,没有说大德啊你先行个什么看看瞧,我要认证一下。反过来说,也许我们上五台山碰到文殊菩萨,也不知道自己遇到的是谁呢。但我们可以抉择师父是不是真正的善知识,师父说法,是不是以佛法中的三法印来宣法的,“一切无我,诸法无常,寂静涅槃”,有没有要你以自己的知见来解读佛法。有了这样的正见,正邪立显,心明如镜,方始辨得师父小丛书中的法味。

  

  以上心得体会,正是在进入书院以后,真正确立的。在班级的开学典礼上,师父在视频中说,我们乘上了开往佛国的菩提号高速列车。对于这句话,在书院学习了三个月后,有了真正的理解和体会。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

  

  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

  

  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和南圣众。

  

  顶礼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