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皈依之路

  在同喜班修学《皈依,佛法的根本》时,师父有讲过一个佛经中的故事,就是忉利天子五衰相现的时候,他通过自己的神通看到自己当生猪中,后求助于天帝,天帝建议他皈依三宝,即时如教,便免生猪。后来忉利天子听从,果然没有生猪道。当时听了这个故事,我觉得是个天方夜谭,且很不削一顾,质疑道让人修学佛法也不至于搞得如此神叨叨的吧。还记得正顺师兄的回复是,那万一是真的呢?就是抱着万一是真的呢这样的心态,我又经过一年多的修学,终于对这个故事有了踏实的理解,且用当期法义来说说“忉利天子求道之路”吧。

  话说忉利天子清晰的见到自己的生命处境就是当猪,从天子堕落到猪,他绝不愿意,但业决定一切,靠他现有的方法,是无法改变当猪的命运的,而这个天帝就是向忉利天子传灯的人,忉利天子了解三宝功德如此殊胜圆满,毕竟是天子啊,上根利智,立刻自誓皈依三宝,绝不皈依余处,依教奉行,对三宝生起真切的皈依之心,不再以自我为中心,念念融入三宝中,完全以三宝为中心去修行、去生活,尽力要将自己变成了三宝。死期到来时,他因皈依三宝修行后业力改变,所以没有再堕入恶道。现在,对这个故事我丝毫不再有怀疑了。

  在此,我也分享一下我的皈依三宝成长之路。

  在进入书院之前,我对三宝是不了解,且又非常自以为是的,认为那是迷信。迷信就是自己遇到困惑迷茫了,然后万不得已了,不得不信了,以为它是至高无上的神。这个神还比较神奇,你信它它就有,你不信它,它就没有。而我并不想被这个神控制,所以,没考虑过要去信它。对我的无知借此机会深度忏悔。

  进入书院修学后,通过修学《故道白云》,对佛法有了很大的兴趣,家人问我去寺庙干嘛,我说我是求法去的。佛陀已经走了,对于走了的可以不再纠结于相了,要好好珍惜他的法,对僧是忽略不计的,对师父也是没有升起信心,还认为某些师兄就是在搞个人崇拜。一度认为师父这个也抄一行禅师的,那个也抄一行禅师的,讲解的也没有一行禅师生动,一度怀疑师父讲的是不是纯正的法,书院是真公益还是假公益。这就是典型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世智辩聪,在此一并深度忏悔。

  随着修学的深入,在师父法义内容的指点下,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是典型的三器,覆器、垢器、漏器,开始尝试放下自己的设定,不再去评析,就是认真的去阅读或者观听法义,尤其学了道次第略示修法后,我神奇的发现,我看到的内容和听到的内容和以前的不一样了,随文入观成了我最好的观察修,根本不用我的天马行空的去思维,就安住于法义中根据法义的内容观修即可。由此,我也才真正认识并承认自己是个重病患者,开始依止师父,依教奉行。

  现在,通过法义的修学,我清晰的知道佛法僧的功德,我也庆幸我能在师兄的引领下遇上师父这样的大善知识,全心全意的皈依三宝,也发愿生生世世不离皈依三宝。

  感恩三宝,感恩师父,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