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内容思维三恶道另两道,傍生(动物)及恶鬼道的苦。

  这二道对于我来说是一是可见的,一是不可见的。但既使是可见的,我也常常视而不见,或从来没想过跟我有什么关系。

  在思维的过程中,我觉得与我建立联系的最有效方式是感同身受。人是高级的动物,动物的所有感受,做为人是能深刻体会到的,种种的恐惧和不安全感,这不仅仅来自越来越恶劣的自然环境,生存的压力,更多也来自我们人类,有些动物一生只为成为我们盘中的食物。谁说动物没有灵性,没有感情。我在网络上以现实中看过无数动物,看过它们的喜悦和悲伤,见过有动物为死去的同伴久久不肯离去的照片,看过它们死亡的痛苦,以及面对屠杀时的绝望,挣扎与恐惧,有些功物在宰杀时会默默流泪。

  饿鬼的苦,它来自饥渴得不到满足的痛苦。当生理需求生存需要的食物,饮水都无法获得,或者即使获得也吃不进去,享用不了,那种心是什么状态。自己极度饥渴的状态,由于自己的条件越来越好,生活越来越便捷,已很少有了。但旅游时由于买不到水,嗓子冒烟的感觉,那只是喝不到水一小会儿,可能几小时都不到。而饿鬼则是长达5千至1万年。

  这些三恶道的苦,到底离我有多远。也仅离我只有一息之间,当这口气上不来,下一刻对于我来说就是三恶道,漫漫长夜,痛苦折磨,无有出期。因为导致三恶道的因,贪嗔痴的心,我还很重,导致三恶道自己曾经造作的业(吃过的动物,嗔恨过的人),以及各种执着,贪婪,懒惰混恶,我疑我慢,都将把自己拖入三恶道。

  此时一想到这些,我就无比恐惧。

  这一周来,每天早晨,我都坚持去家附近的寺庙,跪在佛前做定课,为自己往昔所做深深忏悔,启求自己能有福报,结善缘,给自己时间和机会去精进学习,去修行,去实践止恶扬善,能够争取死后得人身或继续修行的指标,才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