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弟子,事师的核心窍诀就是“随师喜当作,不喜者悉止”,其实,如法的修学佛法的过程,也是事师的过程,而我修行的成就也取决于此,但关键还是为了成就相应的心行,也就是观念与心态的转变,行为上的依止更多的是一种态度的表达,并非究竟,最终还是为如教修行服务的。

  加行依止主要分为三类,一为内外财供、二为身口给侍、三为如教奉行。前两者行为的背后所包含的修行原理,则是帮助我舍弃自身对外在事物的贪著之心,以及对自身色身、感觉、情绪、想法等内在的执著,是一种非常好的无我的修行。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因为错误的观念与感觉,以及混乱的情绪,久而久之就会培养出许许多多的不良习惯与习气,比如对美食的贪著、对名牌服饰的贪著、对工作职位的贪著、对居住环境的贪著、对老病死的恐惧等等,由此伴随而来的就是需要我花大量的时间、精力、金钱来满足由此带给我的一种感官上的满足,以及需要积累财富来预防未知无常风险的发生。而我对人生的认识,也同样是建立在此基础上的。

  在同喜班通过对《佛教的世界观》、《佛教的财富观》、《佛教的环保思想》、《心灵创造幸福》等人生佛教小丛书的学习,让我认识到以往错误的认识,才会将世间追求的暂时利益当作我人生唯一的目标,它所带给我的其实只是对内心痛苦与烦恼的一种缓解,并非真正的幸福人生,而所能获得的利益相比于佛法带给我生命的价值与利益而言也是微不足道的。如实的按照教理的指导修行,不仅可以给今生,乃至尽未来际带来更究竟的利益,令我断除烦恼,解脱生死,成就法身慧命。

  事实上,通过财物供养的过程中,就是在不断弱化我内心对原有喜好的贪著,当这些都逐渐舍弃,我就发现自身修学的因缘也在逐渐圆满,修学的时间也在增加,由贪著带来的烦恼也得到了缓解与消失,帮助我可以更好的把心安住在善所缘中。这其中就是对利益与过患的抉择,在此基础上去除贪著,舍财求法。

  当然要避免陷入仅仅停留于行为上,而是要如教修行,真正去调整观念与心行,从自我感觉中摆脱出来,也要避免进入修学的“舒适区”,自我感觉良好。就对于我而言,以目前的收入每月供养一二百,看似好像如法修行,其实是被狡猾的凡夫心所欺骗了,因为我发现供养一二百块,其实完全没有触及凡夫心伪装的底线,固有的串习又有多少得到了改变与调整,这其实就是我的观念并没有真正转化成佛法的观念的表现,而是有选择的听,按照自我好恶来落实,所以才会如此不舍得,不舍得的并不是财,而是其背后由五欲六尘堆积的“自我”。我也发现这其中还有一种自我否定的情绪在,当我真正接受佛法,就意味着要对自我过去努力追求的一种否定,真诚、认真、老实的接受我往昔所做都是错的,并需要我从指导思想到具体内容,都能理解、接受、运用与落实,这种来自内心的挫败感其实是十分难以撼动的。

  对于身口给侍而言,无缘侍奉师长左右,照顾其衣食起居等,但我觉得努力落实《学员手册》中的态度模式,修学模式,共处规则,以及健康生活五大信念等,就是在帮助我逐渐培养成一名合格的法器,这个过程就是学法的过程,并非只有侍奉师长左右才是身口给侍,因为不按照我自己的意志行事,就没有自己了,一切要依模式的标准,凡夫心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这就是一种非常好的无我修行,也更适合现代人在世间去实践,毕竟出家求法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份因缘的。

  所以,勤行财供、身口给侍即是修行,又是表达一种态度,且都是为如教奉行服务的,也可以说这三者是一个整体的不同面,我可以将前两者作为修行的抓手,对于我这种初学者,从相入手才是更为直接有效的方式,也更容易契入。但也并非盲目的依止,而是建立在两套模式的基础上,通过闻思经教树立正见,然后在理性指导下如理思维后,从而生起信心与动力,由此基础上建立的依止心,才会比较实在,因为我正是通过三级修学才真正受益的。《本生经》云“报恩供养者,谓如教修行”,让我认识到唯有依止模式,按照教法去修行、去实践就是在落实对导师的加行依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