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思考:

  深信业果这个部分,祖师是按照业、缘、果的逻辑编写的,首先是业的总相,包括特征、作用、力量等;接下来是业的善恶性质分别;再接下来是业种下以后,什么样的因缘会影响业结果;这期开始就是讲果报了,善业什么果报,恶业什么果报,果报大的如何大,果报小的如何小。我想祖师菩萨们慈悲为怀,不仅告诉我业果报应,应该还有解脱之道,规避之法等一系列善巧方便,让我能避免遭受大恶果报,趁着暇满人身,为了众生究竟离苦得乐,修学佛法。

  学中思考:

  关于善业,师父的表达很引人深思,现在人大多数的行为都是不善业,那么善业,就是建立在不善业的基础上,觉知不善业的过患,决心远离不善业,防护恶业的升起。在意乐方面及时发觉和对治,不让杀盗淫妄的意乐升起;在加行方面及时阻止,行为的产生;在究竟做后,及时忏悔。说的时候很清楚,但是现实中,这几个步骤是一瞬间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就发生了。所以首先要有觉知,感知当下的能力,第一需要训练,第二需要减少自己的思想行为言语,这样才有时间细细分析。关键还有一点,就是对象,善业恶业都是有对象的,也有善恶的果报,无论三善道或恶道,也都是轮回。只有证得佛祖的一真法界,万物一体,根本没有分别,自然没有烦恼,所有善行都是自然而然任运而生的,所以高级的级别是从事,对象入手。差一点的,从烦恼恶业入手进行对治,一个烦恼出现了,很快的发觉它,了解它的过患和产生的果报,对治它不让恶念结果,并且忏悔下次不再升起恶念,不再造作,这种方法也是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的修行。

  学中思考二:

  我感觉自己生活在一个果园中,每时每刻不知不觉的在播种,而且要吃掉果园里所有结出的果子。虽然播种不经意,但是吃果子的感觉非常深刻,苦辣酸甜各种果子都有,我已经沉浸在吃果子的感觉中,不断的造作,希望下一个果子赶快成熟,并且希望下一个永远是甜蜜的果子,一直吃到永远。

  有时候,吃到的是一个酸涩的柠檬,我不接受,不认可,不敢相信,为什么要让我吃这个苦果?现在我知道了,所有果实都是自己播种,在自己的果园中孕育成熟。无论异熟、等流或是增上,这些都是自己的造作,首先要接受自己曾经的造作,才能完全放下现在的感受,不再继续造作,才有可能不受后有。

  善果,其实并没有什么善果,善果只是针对于恶果而言,有了对比,才有了好坏和善恶。众生都是趋利避害,求乐避苦的,从不究竟的角度来说,佛法给我了一个暂时的去处——善趣。正因为我有分别,不肯放下一切,佛祖慈悲我,才给我开辟的止恶修善的法门。

  但,善趣,不是终点,再高的天道,也是六道轮回中的一处,再长的劫数受乐,也不能脱离轮回,也有受苦的可能。别忘了,我的追求是解脱轮回,佛菩萨也不会忘记,他们的使命是帮我解脱轮回。我认为,行善得善果也是可以直接帮我解脱轮回的。理论如下:把数字0比喻成为中道,负数是恶果,正数是善果,我长久在恶果中摸爬滚打,几乎到了负无穷,这时我要起码做一个善法证到正无穷,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中道“0”。中道所带来的是一种佛菩萨的究竟喜悦,而我一直体会的应该只是很微不足道的喜悦和痛苦,这种感受,虽然这种感受微不足道,但是也是非常有用的,觉受生起的时候,就证明这是一个善果或者恶果,一定有对应的善因或者恶因,顺藤摸瓜,找到它,认知它,不用消灭它,因为结果的时候已经业因已经灭了,守护好自己,别再造作即可。

  说的很简单,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太迟钝了,太散乱而不觉知了,就像一个味觉迟钝者,只能分别出齁甜和齁咸,通过清淡的饮食慢慢调节,我想更多的觉受都会出现,出现的时候别害怕,别无法自拔,记住这些都是会过去的,相信自己本身就拥有无尽的宝藏,只不过杂物太多,一时没找到而已。

  同时,又想到,修五戒十善一直到六度四摄,去做到无限纯净的善业,不生起一丝贪嗔痴的念头,这的确需要长时间的修行,要么怎么说至少要三大阿僧祇劫呢。但是那种本师相应法还是叫什么的法门,就是直接模仿佛菩萨的心行和生命品质,起心动念刻意的模仿,然后变成自然而然的生起,以佛菩萨为“0”这个基准线,这个法门的确应该比较快。

  当然了,我要是不知道佛菩萨对于这件事怎么想,我更没法模仿了。当然我肯定也不知道佛菩萨怎么想,看书看经只是很皮毛,这时就要恩师出场了,先模仿师父的言行,就是接近佛菩萨。最后再完成质的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