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学内容上看,分成两大点:1、去除障碍 2、正明修法。

  在去除障碍方面,首先明确了自他相换的内涵:把原来爱自己的心,变成爱护一切众生;把舍弃众生的心,变成舍弃自己。从“以自己为中心”转变为“以众生为中心”。这是对自他相换的准确的概念描述,其他各种对自他对调的理解,纯属误解。而自他相换的精神与奥秘是:对待众生要像过去对待自己那样关爱,对待自己要像过去对待众生那样不在乎。

   两种障碍:

  1、 我和别人的痛苦,各有各的依托,我怎么去管别人?

  破法:用中观空性的观点去破,一切都是因缘假相,假名安立而已。“我”与“他”只是对待性的,都是设定,不是本质性的,没有自体与自性,是可以相换转换的,可以通过思惟来去掉“自-他”的设定,就能破掉这个障碍。通过“破除设定”来破障碍

  2、 帮助他人去除痛苦,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他的痛苦和我有什么关系?不必去为之努力!

  破法:世界上没有独立的东西,都是缘起的,没有任何一法可以孤立存在。“我与万物本为一体”,没有单独自体。通过“破除自他对立”来破障碍。

   正明修法

  1、 自他相换是修习菩提心的有效方法,并对改善生命有重要意义。意识到这一点,是修习自他相换的前提与动力。

  2、 自他相换修习的前提:看到我执、爱我的过患——是制造痛苦与轮回的永动机。如果不利他,劳而无益。空过时也!我们一直在浪费生命!

  3、 唯有看清真相,才能解除凡夫心,摧毁虚妄的生命。这个真相是:一切都是因缘假有,没有我,没有我所;进而用正见照破我执。

  4、 不断思惟爱他、利他的功德。这个“他”指的对象是:必须是一切众生。这才是大乘菩提心的内涵。

  5、 利他的标准:对众生珍惜到什么程度?像你过去爱乐自己、珍惜自己一样,用同样的程度去爱护他人。

  6、 菩提心的修法:应按次第修学,从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从念死无常、皈依三宝、深信业果、出离心…一步步地往上修,菩提心不是简单的七因果、自他相换,而是完全 的修行。

  7、 人方便→修习菩提心的方便(利他的方便)18个;马方便→破除我执的方便,1个。

  8、 菩提心的生发,是通过观察修来调动和保持的,而观察修其实就是一种心理引导、思想引导。

  9、 菩提心是王,所去之处需干净亮洁——忏悔、集资净障犹为重要。

  10、对于菩提心生发来说,除了自己的努力,依止善知识、同修环境非常重要。

   菩提心发起之量(略)

   修学心得:

  这堂课,在理论的理解上,狂烧脑。最大的收获是通过导师的开示,我重新学习了“利他”的真正的含义与意义。当我get到这个点的时候,如同获得了“火眼金睛”,也颠覆了很多观念。

  利他的好处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摧毁我执,二是成就大慈大悲。在上课堂,在说“利他可以摧毁我执”时,我就非常不能理解,利他怎么就能摧毁我执呢?——我执,好比是一颗大树,无始以来,我都在培养它,现在已经根深蒂固、枝繁叶茂;为什么利他可以消融我执呢?不是很奇怪吗?我去利他了,我执就死掉了?这是什么逻辑与原理?这个结果是如何运作出来的?“我执”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是什么作用于了“我执”?怎么就消除了呢?怎么就这么神奇?——百思不得其解。

  这堂课,导师说,“佛教说的爱他和利他,是建立在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基础上,建立在空性见的基础上,是无限、无所得的。这和一般宗教、哲学及世人所说的利他不可同日而语。”一语点清梦中人,原来,我的世界中的“利他”并非佛菩萨所说的“利他”,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我世界里的“利他”,是在建立在凡夫的心理基础之上的,是在贪嗔痴的平台上运作的,是有所求、有所得的心,甚至是为了更好地索取与得到而去“利他”,只会更加强化我执。而在佛菩萨的价值体系里的“利他”,是在空性见、无限性、无所得的,如同在水上作画,这样的心灵运作过程,是净化内心,而这样的心灵运作与净化过程不就是在抽掉“我执”的心灵基础吗?不就是在弱化我执吗?不就是最大限度地打击我执吗?——啊!原来是这样!终极武器啊!而摧毁我执,就意味着摧毁整个凡夫心,进而摧毁生死,摧毁轮回;除此以外还成就了大慈大悲。“以利他为目标,以成佛为实现手法,以我执为打击对象,这是一严谨的行动计划”

  “利他”的意义究竟有多大?我懂了!之前,我从概念上误解了“利他”,也从行动上做错了“利他”。用佛菩萨所说的“利他”概念去衡量自己以前所有的“利他”行,竟然都巧妙地错过了应该有的心行,无不是在强化“我执”;就连被我标榜为“真爱”——对孩子的好、对父母的孝顺、对爱人的爱,也充满了杂质、贪婪、所求……用心方法不对,努力全白费!怪不得导师常说:众生无不追求离苦得乐,这就是本能。但是,众生不知道离苦得乐的智慧与方法,虽然很努力,依然深陷在轮回里。

  看到“利他”的利益与意义,才决定要用正确的发心去“利他”,由此生发“愿意实践自他相换”的心。

  “当我们要利他时,首先不干的,就是“我执”,那是头号敌人”。在以前,我是觉察不出来“我执”的,完全在它的摆布下做事。导师的这句话,像刻进了我的心里,仿佛赐给了我一双火眼金睛,提升了对“我执”的识别力,当“我执”跳出来的时候,我能快速地识别它,并克服它。

  这段时间,受疫情影响,各类运输都停了,花农苦心种的鲜花运不出来,烂在地里,看了这则新闻,真的很心痛。这几日又得知,很多花农开始尝试网络零售。我家里有养花的习惯,趁此多买些,一举两得。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受疫情影响,工作情绪也不太高,我为何不顺便再买些鲜花,改善办公室的环境,美化一下大家的心灵呢?——Good idea ! Just do it ! 正要准备做,心里冒出来一个声音:理解你的同事肯定会悦纳的,但是不理解的同事,会不会说你多事?会不会说你出风头呢?会不会……算了吧,别出力不讨好了!把家里弄弄好就行了,办公室就算了吧。

  这时,导师的话在耳边响起:“当我们要利他时,首先不干的,就是‘我执‘! ”于是,我准确地识别了它,我要突破它:你用心去做事,无所求,只为利益他人,只需要付出真心就好了!至于别人如何回应,那是对方的事,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也不是你要关注的。

  于是,我坚定地去买鲜花,用心地摆放同事们的办公桌上。同事们很开心。我也很开心——为自己发正确的心、做正确的事而欣慰。

  疫情以来,为了职场的安全,每日要消毒,刚复工那会,很多同事都没有出勤 ,我主动揽下职场消毒的工作,每天上下午各一次消毒工作,一天要花1个小时的时间。刚才开始的时候,觉得这项工作特别神圣,我终于可以为守护大家的健康贡献自己的力量了。甚至,在喷洒消毒水的时候,我会全程默念药师琉璃佛的圣号,愿职场的每一寸乃至祖国的每一寸大地,都能不被瘟疫侵犯。就这样,每天坚持,心里非常地喜悦。一个月后,同事们都复工了,疫情级别调低了,同事们也不那么恐慌了,确诊病例没有了,那我的消毒工作是不是也可以不做了呢?你看,我现在业务越来越忙了,我每天都得挤时间去消毒,挺够呛的,要不,再叫上几个人,大家轮流着来?…

  这时,导师的话在耳边再次响起:当我们要利他时,首先不干的,就是“我执” ! 我用师父给我的火眼金睛,我识破了它,逮住了它,仔细瞧:呀!这就是“我执”! 我从心里反省:疫情当前,我怎么可以有偷懒之心?怎么可以有惜力的想法呢?与舍命支援的医务人员相比、与党政军警相比,我做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他们都能很好地坚持,我怎么就不能坚持呢?真是惭愧!再说,保护好职场安全,也是保护好自己。于是,我调整自己的心,再次回到应该有的发心与频道,继续做好职场消毒工作!

  工作上,我比较努力,领导也比较关照我。每年,我都会去带上礼品去看望领导。表达我的感恩。我坚定地认为这种行为很高尚,应该去坚定地去做。除了领导,对周围帮助过我的老师、同事、朋友,也是这样表达自己的感恩心。在我看来,这就是“利他”。但是,本堂课听导师讲解了“利他”的心行基础时,我对照了一下自己生命中所有的“利他”行为,都不是真“利他”,瞬间有一种五雷轰顶的信念坍塌——错了,全错了,大错特错!尤其是在用心方面,先不去说 “无限性、无所得、空性”的心行基础,单说我的感恩,是真感恩吗?扒开来看看,有很多杂质:希望对方能关注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留给我;希望成为关系的润滑剂;希望对方能高看我一眼;希望能得到更多……确实有感恩的成份,但更多的,不如说是贪婪、索取、谄媚、讨好——伪君子!为了更好地索取,装作很感恩的样子,并非“真感恩”。狡猾的凡夫心摇身一变,变得竟那么高尚,今天若不听导师开示,自己也被蒙在鼓里。这就是“我执”的圈套。现在不同了,有了导师的传授,就有了火眼金睛。

  再次想起了导师说的那句话:“我们做事,并不是为了成就外在的什么,而是净化这颗心”。现在我做事情前,会特别审视自己的发心,到底发的是什么心?如果是“利他”的心,真的是无所得的吗?能想到无限吗?能在空性见的指导下去实践吗?不在于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而在于我在心里想了什么,我在用什么心去做。我获得了一个全新的价值座标体系。至诚的心,才是真心!

  多审视审视,多剖析剖析,不要被自己骗了。

  感恩导师,感恩三宝!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