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了这一课的法义,师父谈到的对学院式教育的感想给我触动挺大。虽然不熟悉佛学院的教育,但是师父提到的一些看法其实在我当初接受大学教育时也有类似的体验。大学几年虽然课时安排得满满,但对于学了到底有什么用时常产生怀疑,求教班主任和同学答之曰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只要按部就班地学下去就行,理解不了的背出来就行。但是可能我天性使然,不能理解的不能知道学了有何用的课程我一概都很抗拒,既不想为了考试成绩囫囵吞枣混混沌沌学,又确实没这么多精力细细去思考每一门课的内容,于是就在徘徊之间学完了基础课。一直到专业课有一位系里的老教授神采奕奕,讲课格外生动有趣,让我自然就听进去爱上了专业课,这时才发现之前的基础没打好想上专业课就有点力不从心,心想如果当初有一位这样的明师能回答我的为什么让我明了课程的设置是有用意有次第的,那我可能就有了目标和动力,学习也就有了方向。当然这是我那时的大学情况,其中也有个人是否努力的因素,举这个例子是希望经过这么多年已经有所改观,也为了说明一位明师给学生带来的受益真的不止是书本上的,而是能激发你去自己研究的兴趣。同样学习了这一课了解了出家也并不代表真的走上了解脱之道,如果不是精进修学,把佛法运用到日常的修行中去,那还是一样会一无所成。

  对于我这样的在家居士,虽然已经皈依,但是其实对于佛法的理解还是刚从法义上读得一点,甚至可能都还没入心,况且世俗的环境对于自己的诱惑又时时刻刻都在,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和坚持不懈的学习,那就很容易又回到了过去的迷惑中去而不自知,甚至沉沦下去。《我的判教观》这一章让我对皈依,发心,深信业果,戒律又有了不一样的认识。皈依是做出了人生之中最大的选择,选择皈依三宝,最终自身能成就三宝品质的一条道路。皈依是开启了这条道路的一扇门,进门之后怎么走,走得如何还要看发心如何,发心就是树立目标,时刻问自己学佛到底为了什么,是为了让自己这一世过得好一点,还是为了成就最终的解脱,目标不一样,能走得多久多远就完全不一样。这其中还涉及到心念,光有目标不落实到心行中去早晚还是走回老路。深信业果也是为了认识到六道轮回的生命形态是建立在心念之上,起心动念之间决定了未来生命形态的走向,因为相信业果,也会让自己时刻关照自己的身口意三业,多做善事不行恶事。而戒律就是给我们的心设置了防范机制,针对我们的凡夫心会经常生起,不及时加以规范容易跑偏,如果没有规则,不能保证我们时时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一旦跑偏就容易前功尽弃堕入恶道。所以这几个因素缺一不可,让我也从原先只是字面的理解到现在了解了背后的用意所在,不断去关照自己的心行,而不是拿到了皈依证就感觉有了靠山可以啥也不用担心了。师父曾经说过认识自己就是要认识到自己本来具足的佛性,只有依靠自己的努力去开发这种生命品质才会真正走上成佛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