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法义的理解

  本课以西方哲学家周国平教授与济群法师对话的方式,探讨了人工智能是否对人类构成威胁。两位智者分别从佛法和哲学的视角,对认识自己,生命的价值,佛教的幸福观,人性与佛性,利人与利己,以及人心与人性等问题都进行了全面的解析。虽然本课的题目叫“人工智能时代人类何去何从?”,实际是围绕人心与人性这个主题在进行讨论。法义告诉我们,要正确认识自己;正确认识生命的价值;保持内心的安静与清净;以超然的心态追求人生价值;在追求现实价值和幸福人生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努力追求终极价值。人类拥有健康的心性和健全的人格,才能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时代立于不败之地。

  二、收获体会

  关于现实价值与终极价值的关系。虽然我过去也经常思考人生的价值,但是我不曾知道人生价值包括现实价值和终极价值两个方面。甚至都不知道还有终极价值这个说法。可能大多数人都只是在追求自己的现实价值,包括我自己。但我不知道现实价值就是过好当下的日子,包括“身体健康、心智健全、家庭幸福、儿女孝顺,同时能造福社会,让更多人因为你的存在得到幸福”。我以为只有为社会做了一定贡献的人生才有价值。我在追求这样的人生价值过程中,有无数烦恼和痛苦。以至于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活着为了什么?”这样的问题经常在我的脑子里盘旋。现在知道了,过去几十年在追求现实价值过程中,自己的烦恼与痛苦,以及给他人造成的痛苦与伤害,都是因为没有佛法智慧的指导。我理解的终极价值不仅限于对死亡的认识,或者死后的归宿问题,还包括觉醒的智慧。有了觉醒的智慧,我就不会被“我执”导向无尽的烦恼;有了觉醒的智慧,我不会有过去那些不健康的心态;有了觉醒的智慧,我知道每一个起心动念都是心态、习惯、性格、人格到命运的决定因素;有了觉醒的智慧,才能够更好的追求现实价值,并收获没有烦恼的幸福;有了觉醒智慧的人类,才能拥有健康的心性和健全的人格,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时代找到出路。

  修学两个多月以来,我深深感觉到了智慧带来的喜悦。主要体现在我跟女儿和先生的关系有了很大改观。

  不带“我执”和“情绪化”的关系更加融洽。以前,我跟先生说话总是带着鄙视的情绪。他说什么都容易被我怼回去。渐渐的我发现,我俩在一起他很少说话了。我说什么他也不答话。为此我又经常生气。我说“跟你说话就是对牛弹琴”。现在,我突然发现,我俩能够心平气和的谈论很多问题了。其原因是,我的“我执”少了,看问题更加客观了,说话时的情绪也少了。不仅跟先生的关系更融洽,我跟女儿之间多年的隔阂也开始消退。可能因为遗传加后天的影响,女儿跟我一样,也是“我执”加严重“情绪化“的性格。以前我们彼此都回避共处或者交谈。尽管各种通讯方式都很方便联系,但我们之间联系很少,有时一两个月都不会联系一次。因为我们之间一碰就容易起“火”。现在,她遇到问题或者烦恼会主动找我交流,我们之间的沟通交流顺畅了很多。我也能够以佛法智慧去引导她处理问题并化解情绪。这个变化一方面基于我去帮助她带了三个多月的小孩。他们一致认为我带小孩这段时间,小孩在各方面的成长包括身体、心智和能力,都是最好最快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佛法智慧的指导,才会有这么好的结果。

  还有最近为先生泡茶的事,我感觉到利他带来利己的愉悦。以前,先生经常在我面前说,上班时间都不用自己泡茶,一到办公室就有泡好的茶喝。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时,我就会讥讽地说“不好意思,这是在家里,我不是你的下属,没有人给你泡茶“。尽管如此,每次他自己泡好茶都会送到我嘴边,“喝一口”、“尝一尝,刚泡的,味道很好”,这些话我都听烂了。我对他这些行为和语言都不以为然。有时还会不耐烦的说“我不喝,拿走吧”。当然,我也偶尔会有点感动,或者淡淡的说一声“谢谢”。但是,我几乎没有主动给他泡过茶,更不会泡了递到他手上。现在,我会主动泡茶,也把茶水递给他。我发现这个小小的举动让他很感动。每次给他茶水,他都会很开心的说“谢谢老婆”。为此,我自己心里也很愉悦。

  现在的一切变化,都跟我的修学有直接的关系。在追求终极价值的过程中,让自己的现实价值得到了更好的发挥。所以,在追求现实价值的同时追求终极价值是不矛盾的。以追求终极价值为主导的人生,应该是更幸福的人生。

  感恩济群法师创办的三级修学,感恩前辈们的引导,感恩同修们的陪伴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