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佛教徒的人生态度中的积极和消极之后,我才明白,以前对佛教的看法,认为佛教徒是消极悲观的,这样的观点是来自于我对佛教制度、佛教徒的生活方式,和佛教徒的为人处事的态度上来看的。当我把这些平时习惯性的对物质的追求,作为衡量的标准的时候,我觉得佛教是消极悲观的,也觉得这样的结论是对的,学习法义之后我才知道我的标准错了,所以得出的结论,是不可取的。

  还记得在参加修学前,一晴师父曾告诉我们,让我们去积极乐观的面对生活,用智慧来处理生活中的烦恼,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师父这样的告诉我们,面对生活的态度应该是这样的,我当时非常的纳闷,心里想佛教,还能这样说?

  原来佛教徒的,无边、无尽、无量、无上的4个弘誓愿,佛教徒的勤修戒定慧,最后要成就的自利利他的佛菩萨的生命品质。还有高僧大德为法忘躯,普度众生,积极追求的精神。正是在告诉我们,佛教是积极的。

  看到导师,师父们为传承智慧文化。放弃了,可以隐入某个清幽的环境里清修的机会,看到众生还深陷苦海真是的于心不忍,尽管我顽固不化,常常看不到休学的紧迫感,时时凡夫心作祟,在轮回中兜兜转转。但师父还是慈悲大爱的爱着我。面对高僧大德用生命传承的智慧,师父呕心沥血的调服,我还有什么资格不去用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修学,有时候还连每天定时参加早课,每次反复的闻思当期法义,这些最基础的我都不做,师父那么多年如一日的建设寺院,突破种种困难修建高山寺,还要为我们的班级中那些琐碎的事务操心,而我在做什么呢?不去积极服务大家,甚至连力所能及的事务都懒得去做,我不去行师所想、行师所行,还让师父一次次痛心,深深感到惭愧。

  虽然我以前是对人生做了深刻的思考,觉得看不到生命的意义,因为我看到了生命的短暂和虚幻,但这样的悲观,让我自己更加思考不出人生深层次的一些问题。学习法义后,我明白了,因为这样的思考,我都是在没有智慧的引导、没有信仰的基础下进行的,所以,这样的思考,让我更加痛苦,更加烦恼。因为当我在没有信仰的时候,就觉得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生命毫无价值。

  今天,我在学习智慧文化后而建立起来的信仰的基础下,明白了导师告诉我的。生命的两个层面。人生不只是苦,还是自由快乐的,但是要在摆脱迷惑和烦恼的时候,才能回归到这种状态,因为每个人都有本自具足的佛性。而我现在的修学就是在一点点将自己觉醒的一面开发出来。

  当下,决定做一个合格的佛教徒,积极正视生命的现状,运用佛法的智慧,来积极的改善生命,并且利益众生。在修学路上用既不盲目的乐观,也不过度悲观的态度,在点点滴滴的学习过程中进步,在尽心尽力服务大家的行动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