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心行,突破道德的局限

  佛法既重视道德,也不排斥利益;除了物质利益,更注重精神利益;既关心现实利益,更强调究竟利益。成就现实利益和究竟利益和道德有着必然的因果联系。佛教道德会造就良好的心态、高尚的人格,利益他人,建设自他和乐的和谐社会;佛教道德不仅能成就精神财富,还能带来物质利益。

  佛教的道德让我们通过发菩提心,帮助一切众生走向觉醒,离苦得乐。让我们突然“我”的局限,突破二元对立,学会用因缘因果看世界,从而超越道德的局限,构建一种普世性的道德。

  佛教道德在当今世界的价值,让我明白,世界的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是人心的问题。究竟的解决之道,也是从人心入手,依佛法智慧建立普世性的道德准则。传承这样的智慧和道德,不仅对每个生命都有利益,也是当今世界的迫切需要。

  下面我从《道德的建立和提升》这一方面来谈一下自己的感受。

  首先,道德的建立要立足于圆满的智慧,要以万事万物、一切众生为出发点,否则就是不究竟的,必然存在局限性。就像我们以“人类中心论”出发就会疯狂作出开山填海,毁林开荒,掠杀动物等破坏自然、破坏生态的事来。以“我”来看问题,一切从“我”的需求出发,使我们看不清世界的真相,就会在满足自己或一部分人利益的同时,带来其它问题。比如我洗碗就是从我的需求出发,洗洁精多放一些,水多放一些,方便、自在、容易清洗,没有考虑到对环境的负担,对资源的浪费,更不管老人是否因此升起烦恼。再比如我对儿子的总是这也看不顺眼那也不满意,为什么老婆、岳母及周围的人总是经常表扬他呢?不都是站在“我”的角度,用“我”的道德在作衡量标准吗?

  还有,乱扔垃圾、宠物狗小狗小区随地拉屎、公共场合大声说话、吸烟、过年过节家里杀鸡宰鱼、屠宰场杀戮牲畜等……不都是以“我”为中心、“以人类”为中心,带来的二元对立问题吗?当我在责怪他人乱闯红灯、乱扔垃圾、背后议论、开车插队、上车抢位、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等的时候,我不也是做过同样的事,说过同样的话吗?

  我怪别人没文化、素养差、不文明的举止时,自己不也同样是他人眼中的“别人”吗?我自以为自己的道德还可以,只不过是“自我中心论”的掩耳盗铃而已!学了本期法义,我知道了自己道德的局限性和残缺性,离一个大写的“人”都还有很远的距离。

  其次,我们通过佛法修行来践行和提升道德。

  如果道德的目标不是所有生命,不是天地万物,必然会顾此失彼。才不会因为部分人的利益伤害另一部分人,也不会因为人类的利益伤害动物,或是因为有情的利益而伤害环境。

  去高山寺打七或做义工,亲近三宝,每次总能被师父们的悲愿和菩提心所感动。师父们为弘法事业忙碌不休,为寺院的建设含辛茹苦;师父们无论再忙也要抽出时间为学员传授三皈五戒、部署读书会、作弘法开示等。尤其是两位师父因为长期的劳累,身体有疾,也没有时间去医院治疗,让我从师父身上感受到佛教道德的无量福祉。

  每次体悟到师父们的广大菩提心和散发出的无限智慧,都让我倍受感动,倍感珍惜这来之不易法缘。虽然师父们面对任务繁重的寺院建设但依然每天早晚晨钟暮鼓,早课晚课依然精进不减,举止威仪仍然透露着一种淡定和从容,宛如莲花,不着水。这种威仪和智慧为我的修学注入了强大的动力,我没有任何理由懈怠!

  最后,以空性智慧和慈悲精神去除“我”的局限和二元对立。在我的内心一直有一个“我”,我的家庭、我的爱好、我的工作、我的情绪、我的身体及我们人类……因为有“我”就意味着对他人、对世界的主宰性和排他性。我一直活在以“我”为中心的世界里,用“我”的观点审视外界。自己从未想过只要建立“中心”,思想就必然会有局限,就会给世界带来二元对立等这一道理。比如以个人为中心出发,就会产生人与人之间的对立,就会难免和周围人产生矛盾;没有“我”,才没有伤害或失望;我现在终于明白以前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主要的原因就在于道德建立在以自我为中心上。

  而现在,我每天洗澡、洗碗、冲厕所等大量用水,不正是建立在以“我”为中心的心念上的吗?我所在的城市不缺水,我们家没有节水的习惯,我一个人节水有什么意义……正是这种建立在“我”的基础上的思想主导了我每天的无明和贪嗔痴!

  总之,整个社会就是一个唇齿相依的社会。我们唯有用佛法的空性智慧和慈悲精神,用缘起的眼光看世界、认识到世界彼此之间的相互联系,才能超越道德的局限,提升自己的生命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