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课内容有三:

  一、承上启下。乘上,再一次说明中观把世界分为二谛对修行的意义,即只有正确认识世俗谛才能抵达胜义谛,契入涅槃。那如何正确认识世俗谛呢,这正是关键所在。这个关键就是要有无自性空的见地,以无自性的正见去观察世俗谛,认识世俗谛,这才是正确认识世俗谛的方法。所以启下便是接下来要告诉我们如何用无自性空的见地来正确认识世俗谛,也就是接下来的内容——要认识“人无我”和“法无我”。

  二、破斥“人无我”中的“俱生我执”,从第56偈到59偈讲的应该都是这个内容。但我觉得第56偈还有些总说的意味,”实我若稍存,于物则有惧。既无少分我,谁复生畏惧?”,把俱生我执和人的恐惧联系起来,其实是揭示了人类为什么会有恐惧情绪的最真实的原因——因为有“我”的感觉。我想到很多产生恐惧情绪的时刻,比如一个人在暗夜中行走,或者面对各种危险和不安的状况,我为什么会生出害怕?是害怕受到伤害吗?但如果是别人也面临同样的处境,我为什么就不会产生害怕的感觉呢?伤害其实是有对象的,如果没有对象,其实是没有伤害存在的。正因为在身体上产生的“我”的感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开始有了作用的对象,“伤害“也就开始产生了,接下来我的害怕和恐惧也就由此呈现出来。从57-59偈都在帮助我们观修:其实身体中并没有这个”我“的存在,身体只是现象的存在和延续。如果以这几个偈子为导,常做观修,必然会有非凡的力量,如同前面32偈所说的”若久修空性,必断实有习“。

  还有就是我知道了原来认为自己身体中有一个“我“就是俱生我执,这种我执生生世世跟随自己,其强烈的业力也的确是非同小可的。

  三、 破斥“人无我“中的”遍计我执“。寂天菩萨对遍计我执的破斥联系了当时数论派的思想,所以现在学起来,有些地方确实有些别扭,比如说关于”忧喜暗三德“的部分,还是理解不了。但是总体上的意思还是比较清楚的,第一是六识都是缘起的现象,无论哪个识得生起都需要各种条件的聚合。比如如果没有识认识的对象,识就产生不了作用;当然如果没有识得根器,识也产生不了作用,所以六识不是固定不变得。六识不是固定不变的这一点,我觉得大多数人理解起来应该难度不太大,因为我们都看到过,甚至有人可以亲身经历六识的变化,其中视觉和听觉的变化在生活中比较常见,比如因为种种原因,一个正常人可能成为聋子、盲人。味觉和嗅觉以及触觉的变化虽然少见一些,但并非没有,影视作品中也能接触一些,所以理解起来不很费劲。当然有时候也未必是这些识得消失,也有可能是特定因缘和条件下的改变,比如有些时候未必是听觉的根器有损坏,只是成就听识的因缘没有完全具备。还有就是意识,意识不是永远不变的这一条,在生活中也能观察到,比如年轻时很聪明,但是后来得了老年痴呆症,或者因为疾病使得智商受到损坏等等。

  我觉得理解六识的无自性并非是难事,真正的难点在于接受,就是接受自己的六识不是永恒不变的。就我个人而言,特别难以接受的是“意识也不是永恒的”这一点,我非常抗拒,因为我觉得自己今世还算是比较聪明的,虽然谈不上高智商,但也还不错,其实是对意识产生了深深的贪著,不愿意失去它。不要说是对意识,对其他五识也有贪著,也不愿意失去。所以一旦条件变化,其中一个识失去作用的时候,哪怕是一次感冒让我暂时失去嗅觉,也会痛苦不堪,就是因为不能接受六识皆缘起的事实。

  论文中破斥的另一个观念就是,六识是有一个主体,这个主体让六识分别发生作用。从逻辑上来判别,因为自性有特定的内涵,这种说法确实不能成立。但是我发现自己长期以来也确实有这样的感觉和认识。所以现在再想起导师在《生命的回归》中谈到人的认识都是建立在感觉上,非常不可靠,细究则荒诞不堪这一点,实在深以为是。如果不常常以空性正见仔细观察,纠正自己错误感觉带来的错误观念,不知何时能够发现世界的真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