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同喜班:照昧师兄分享

  在学习这节课之前,因为人工智能的能力强到令我不可思议的地步。在“挑战不可能”中,我看到人工智能画的画,做的诗,与人类的做的难分不说,还更胜一筹。所以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担心,我们人类会不会被自己制造的人工智能给灭了的问题。周国平老师说人工智能只是人们制造的工具而己,它也许可以比人的学习能力强,处理数据等能力确实是人不能及的,但它永远不会有情感,不会有精神世界。济群导师也说人工智能的学习和自我更新,只能在有限的范畴内。导师更近一步说心的本来面目:像虚空一样,无形无相,无念无住,无边无际。它一无所有,又含藏一切,能生万物。人工智能的有限性,和人类所具有的无限性相比,人类的优势是显而易见。两位智者也都说:不必对人工智能时代过于担心,因为人类也有差异性的优势。我们有情感,有精神领域可以开拓,重点是把这部分潜力,尤其是觉性开发出来。

  其实导师更担心的是现在人类的聪明才智都投入在发展经济和科技上,包括研发人工智能,但对自身的认识和优化,基本处于停滞甚至倒退中。导师在前面的课程中也说了人生就是不断的制造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人类疲于奔命的解决问题,而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永远赶不上层出不穷的问题。我们势必会烦恼不断。就如导师所说因为外界诱惑重重,使人身不由己地被裹挟其中,根本没有精力反观自照。导师也说当内心充满烦恼,迷惑时,这些负面情绪会不断给人生制造问题,制造麻烦,制造伤害,会成为制造痛苦的永动机。反之,当人生没有迷惑、烦恼、压力时,即使粗茶淡饭,也能乐在其中,所谓“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所以佛教更重视心灵健康,重视解脱之乐,而不是把拥有物质当作幸福之本的理解。

  讨论到现实意义与终极意义的统一对我的帮助是最大的,因为在此之前我一直有这个困惑,我们学佛的人要不要讲现实意义,要怎样处理学佛与家庭的关系,我学佛中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绕在里面出不来,外在的表现是,以前爱美爱漂亮的我,从此不在用化妆品了,衣服也从原来的追求时髦,到衣着宽松,穿衣随便,不讲究了,对家人也变的冷漠了,变得喜欢独处,不喜与人交往,和以前的朋在一起,也没有话题了。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不知自己只是从一个知见进入了另一个知见而已。导师告诉我们佛教并不是否定现实的幸福,只是要知道我们的生命延续到底遵循什么规律。我们今天能成为这样的人,我们的兴趣、爱好、性格等,是和过去的观念、行为、习惯有关。也就是说,所有结果都有它的前因。我就想起我小时候有两个好朋友,一个个性好强,喜欢高品质的物质生活,所以她现在的朋友圈是各种炫耀,有一个比较安静,喜欢思考,后来做了老师,又学了心理学,我是比较楞的,有时有点不识相的感觉。易怒,浮躁。那个爱炫的人呐,从小家里就爱干净,各种收拾,喜欢精致的东西,我一直很羡慕她家的干净,那个做老师的,父母就不太关注这一块,但她现在的生活也不太在意这一块,但是她家是最快乐的,总是在闲时各种愉乐。她的爸爸就是老师,她有环境教育的影响,所以也做了老师。我家父母就知道赚钱,母亲尤其强势,小时常常挨打,而缺少自信。养成讨好的性格。我爸特别讨厌打牌之类的玩乐,大年三十可以玩,大年初一就烧了。所以我家的孩子都比较中规中矩,缺少创造力。但都比较正直,善良。我们都有各自的性格,又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下,发展了和张扬不同的习气,我想如果我们三个掉换环境,各自又都会成为另一个我。本有的性格,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生轨迹,种种条件,因缘的变化都会影响到我们会是什么样的人,即使现在的我也不是不能改变的,也和心性的变化,环境的变化,随时在变,并无一定。但生命的延续确实有所遵循。我现在是有点改变的,我也发现是因为我自己的烦恼情绪少了点,才有能力照顾他人的情绪。如果我想到某人在针对,烦恼马上升起,心里就会不断制造烦恼,心里就升起伤害的痛感,很多不好听的话就在心里缠绕,但若转念一想,这是什么,为什么痛,是有我执在做怪,把条件关系的假相,暂时的存在,当成了永恒。我有多痛,就说明我执有多强烈,跟着我执走,就是无尽的轮回。如是用导师的法语提起正念,也就理解一点坛经中六祖说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你还在看他人过,就说明你把这个习气种子借父母因缘条件而成的色身当成了实有的我。不管除我执有多难,也要行。因为顺着习气走,就只有轮回无尽。导师告诉我们现在这个人身,不仅存在,而且非常宝贵,难得易失。但不能仅仅停留在现实价值,对人生方的终极意义认识能我们就不至于迷失在物质世界中。

  本节中利人和利及的关系,导师说世界是缘起的,不论人和人之间,还是人和自然之间,都是彼此依存的。如果我们仇恨他人,想要伤害他人,且不说对是否受害,自己首先会被这种不善心所伤害。想一想,当我们心怀嗔恨时,会开心吗?反之,如果对他人慈悲关爱,让他人因你受益,不仅能得到对方和社会的认可,同样会滋润自己的生命,让自己感到幸福。所以说,利他即是利己,害他终将害己。我也有一点点感想,之前我长期以来都是一个人学佛,和人之间的关系比较冷漠,参加三级修学后,我又当了小组长,为了和大家搞好关系,我就从帮助小组成员的角度与同修们常沟通,几个月下来,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变的稳定,和谐,温暖起来,当我感受到来自师兄们真诚的关心,特别是陈师兄,她其实是一个很心细的人,天冷了,她给自己买个加厚的口罩,想着我骑电车会冷,也给我买一个,护膝,手套什么的,晚上看我很晚没睡,也会提醒我该睡了,我不是说别人给我买东西,我就说人家好,而是我感受到除家人之外,真诚的关心,感动了我。熊姐,对我说的任何话,从不冷潮热讽,总是很认真的听我唠唠叨叨个没完,从不笑话我。雷师兄总是像个大姐姐,时不时提醒我注意说话的方式,给我中肯的建议,我不抗不拒,就在这种有爱的环境里让心自由的浸润着。人也变的开朗,活泼起来,我发觉冷漠时,首先冻僵的是自己的心。再反观自己在嗔恨时,心中之痛的强烈,也如世间说,伤害是一把双刃剑,当你挥向别人时,一定是先伤着自己,怀着不善心时,自己心里其实很难受,当一念慈悲心起,首先是自己的心变软了。我知道我现在的为善还在模仿,还在做意,还很机械。我相信随着学习不断的深入。我的心里会长出一朵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