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学习善知识的十德,无论是认识上还是心行上都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领会师父讲法的逻辑,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依止善知识是入道根本。师父就标题引领我们作了全面深入的观察修:先是从我们最熟悉的世间法的角度观察,世人学任何一门技术都要找一位好的老师。接着话锋一转,佛法修行比世间任何技术的难度更大,更离不开好的老师。

  接着,师父从僧格的养成,正见的获得,到止观修行三个方面引导我们观察,说明修行路上的每个阶段都要有善知识的指引。在我看来,到此论证就很完整了。可师父又引出阿难和佛陀的对话,“善知识是全梵行”一锤定音,我们的整个修行,开智慧,断烦恼,成就解脱,都归功于善知识。

  一个好的说法者,要具足定义,支分,譬喻,理由,教证而为宣说。而师父一直都是这样来说法的。完整,准确,透彻,无懈可击。得出的结论自然非常坚定,毋庸置疑。

  二. 重新学习善知识十德,确认导师十德全具,升起极大的信心,珍惜心。

  很多师兄在学习这一课时会拿善知识十德和自己对比,自己都没做到,这实际是没有抓住本课的正见。

  从自利的前六德到利他的后四德,实际就是从解脱道到菩萨道的修行之路。是有次第,层层递进的,从戒定慧三学,到教富饶,通达真实,德胜于己说明善知识自利的功德;到利他的四德:善说法,悲悯为体,精进,断疲厌。就是一个菩萨形象。安住于利益众生的心中,精进不息,无有疲厌。

  三.宗大师的理路是告诉堪能者,如何去找到一个好的老师。用什么标准?可是对于我们已经有了这样一位好的老师,还需要一一对照么?结论当然是,理由如下:

  1. 必须一一对照,否则就会人云亦云,导师很好。这个过程没有,后面就很难对导师升起净信,视师如佛的感觉就难以升起。这个过程就是观察修,确认我目前依止的导师到底符不符合善知识的标准,一条一条代入,深入细致的观察,最后真的会升起一种感觉,导师的生命品质就是佛陀的生命品质。特别是后几条的观修,善说法,具悲悯,精进,断疲厌。联系书院的缘起,五大要素,联系目前书院的改革,读书会,海外弘法,APP,僧众班,数字化…….导师的大智慧,大慈悲,导师的精进,绝非理性和常人所能达到。

  只有对导师的功德反复确认后,才会升起全然的依止之心。坚定自己对三级修学的信心,也为后面的课程打下基础,这点观修如果不到位,到后面的净信为本和念恩生敬就生不起感觉,到依教奉行时就会陷入做不到也无所谓的状态。

  2.对于老的学员,对导师功德的忆念会帮助升起稀有难得之心,对治修学上的麻木和疲厌。导师开示过,凡夫的特点就是容易得到的就不珍惜。在三级修学里久了,会对所拥有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陷入习惯性麻木,对导师功德的忆念,会很好的调动自己对三级修学两套模式的珍惜心.

  3.忆念导师的功德的当下,就是在逐渐净化自己的感觉,把我们的心从轮回道拉回到解脱道,最终成就导师的功德。

  这个学了百法很容易理解,就是调动想心所的功能,通过这种忆念什么,成就什么。

  多少次在去共修的路上,自己会不自主忆念导师的功德,不过以前的忆念都是支离破碎的,现在的忆念是完整的,那次在地铁上一个小时,自己就在那里一条一条忆念,升起的是满满的感动,自己是如何修来的福报?值遇这样的大善知识,今生不珍惜,来生真的难遇了......

  不断忆念导师的功德,达到的效果就是,自己烦恼炽盛时,法义正见拿出来也无力时,调出导师的形象,顷刻会化解所有的烦恼,贪嗔痴的小人在导师的威慑下,偃旗息鼓,灰溜溜地离场。

  4.自己第二轮的学习,通过思索,对定课中佛陀功德的忆念找到了突破点。尽管每天在重复,可是对佛陀功德的忆念来的感觉远不如导师功德的忆念,思维下来,主要是对佛陀功德的观修浮在表面,无论是次数还是深度都不够,自然没有达到改变自己感觉的效果,所以座下就花时间去观想佛陀的身语意的功德,回顾佛陀的一生,把他代入自己的生命中,这样下来,终于有一天,导师引导我思维佛陀的功德,当下就升起一种清凉的感觉,仿佛佛陀就在现场。这方面还要不断加强。

  善知识的十德,是要我反复去忆念,在忆念的过程中不断确认要坚决依止,在忆念的过程中不断净化自己污浊的内心,在忆念的过程中见贤思齐,高山仰止,正如有一首歌中所言,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愿以此功德 普及于一切

  我等与众生 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