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因果是引发菩提心的手段。大悲心和平等心是七因果修行的前提。本课内容为正式七因果修法的第一部分:于有情修悦意之相:知母、念恩、报恩,修习菩提心的心行基础。

  学习本课,跟随导师细细思维母亲的恩德,让我对母亲、家人的感恩心又加重了些。

  我的父母,在言行举止上,是正面的标准教材,热情善良愿意无私奉献的好人。没有什么错误不堪需要我去接纳包容理解,相反他们的言行是即使学佛的我目前还难以达到的高度。但对这样的父母,我却也难以有效告诉他们不杀生等等观念。

  我的另一半,也是一个朴实善良的人,但经常以家长的口吻对我指指点点,甚至有时有点絮叨。我以前就常说,你上辈子是不是我妈?

  我的儿子,也一定是和我曾经无比亲密关系的人,和我长得像,性格都有点像,有时也会像小大人一样和我说话。所以,我曾和他们开玩笑说过,家里我最小,儿子也是我哥哥。

  《地藏经》里,光目女的母亲投生为家里一婢女的孩子,告诉光目女她去世后的种种。所以,看着即使再幼小的孩子,怎么没有可能不是曾经当过我母亲呢?

  我的婆婆,性格方面某一两处,和我有着很大的相似度,我甚至曾经觉得她比我妈还和我合得来。所以我们缘分也甚深。

  对于我的年迈的姨妈,内心本能有同情心,看不下去她风烛残年行动不便却被儿孙晾在一边,我愿意给她做饭,买吃的及生活用品。我想着我别的能力、或者经济方面再不够,照顾一个姨妈总可以的。

  但是,诸供养中,法供养最胜。对于这些我生命中最亲密的人,我却由于缺失现在修学阶段该达到的心行,由此而未能表现出的种种吸引大家一起来学佛的特质。生病的堂姐因为疾病的恐惧加上善根,在坚持读经了。但她妹妹过来诉说种种烦恼,我看她深陷情绪漩涡,却没能让她接受佛法。没有佛法的安慰鼓励,显得非常空洞苍白。

  周三上班路上,也在想着众生当过我母亲的概率。在到这期为止的以往生命长河中,我不知道呈现过多少生命形态,投过多少次胎,再乘于当我母亲的众生的无数次生命,得出的数字当然是无穷尽。

  对于亲友、中庸较为容易发起悦意之心。最难的是对于冤仇,或者准确说是意见不合的人。很容易就会想,哎,算了,我说的话人家也不相信,所以,能避则避。对于学佛,也是非常低调,唯恐身边不理解的熟人知道。

  我觉得对于所谓意见不一致的人,其实不用费劲去想像轮回中她对我的种种好,其实本期生命中,和我们意见不合的人, 也总有她给我们温情的一面,哪怕一个微笑、一句爱语。如果真正一直这样观想后,一定可以对她生起悦意之相的。关键在于我执强烈,有时不愿去观想。

  为什么不愿去观想?我觉得我只是看似在修行。看似学的挺忙碌,加上义工,有时感觉时间排得慢慢的,好像回到了高中阶段。我看法义,思维习题,也深深感叹编制习题的师兄的智慧和境界。我也基本每次写好分享稿,但后面的心行检验达标了多少?对因果又深信了多少?还是会起情绪,各种各样的情绪,还是会不肯接纳。甚至,随着年岁增长,比以往反而容易反驳自己觉得不合理的方案。处世没有智慧,只有情绪。

  我所有的一切,吃穿住行,相比战火纷飞国家的安全的环境、开阔平坦的马路,以及外出时行走过的汇集人类智慧的跨海大桥、种种美景,乃至拿到手的一杯奶茶、一个小小的水果等等,无不是我现世、累世的母亲所辛勤付出,我才能享有。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只有利他的自利,是不圆满的;没有自利的利他,是不持久的。我唯有好好念恩报恩,才能实现生命品质的改变。